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微信 | 注册 | 登录

首页>> 会议活动 >> 详细

洪曦

 



洪曦

民生银行

总行私人银行部资深投资顾问


    【嘉宾介绍洪曦,民生银行总行私人银行部资深投资顾问。数字信号分析和军事战略双学士学位,经济学硕士,有20年的投资和财富管理经验,专注于财富管理,资产管理,离岸信托,对冲基金,PE股权投资,有丰富的高净值客户的服务经验。



    圆桌讨论:对冲基金逐渐成为高净值人群的投资方向


    徐骏:首先请允许我问洪曦总一个问题,因为民生银行在我的了解当中,其实在过去的几年当中,也采购或者为客户配置了很多的对冲基金,能否请您介绍一下?

    洪曦:很高兴有这个机会跟大家分享,高净值客户对对冲基金的认识是逐步的,因为有指数之后才有对冲基金,对冲基金本来是个舶来品。但是我们民生银行其实很早的就介入了对冲基金,差不多在三年前就为客户配置了对冲基金,有一个很重要的策略是CTA,实际上我们三年前就在国内给客户配置了。当时配这个产品起初是这样的,三年前或者更早的时候,A股当然还是熊市,我想找一个产品是跟A股相关性比较低的,因为大家知道其实对冲基金本身就是跟一般的传统的相关性比较低,CTA相关性更低,而且CTA本身是做商品的话,因为商品价格是全球化的,股票比如说中国美国、欧洲会有区域性的,但是商品其实就是起到了一种你钱没有越境、出境,但是你买CTA的话,你是享受国际化的,你远离了A,远离了系统性,当时是这样一个初衷,是新配的CTA

    两年前应该已经有了,有指数以后就有α了,其实那时候也开始配了。我明显感觉这一块大客户有一个必要条件,因为刚刚我们也谈到,中国的无风险收益率是高于海外的,那时候的信托无风险收益率或者叫固收,在710之间,这时候明显优于海外的时候,这是很确定的,客户可能会投这个。但是如果对冲基金的收益波动率很小,而且超越了10,这样就会有一部分客户愿意尝试对冲基金,特别是中国经济在下降的时候,优良资产明显减少。可以获得包括像信托,能满足他的风控要求的资产其实在减少。因为你房地产在下降嘛,整个中国GDP下降了以后,很多的不能够支撑有10%的收益。这是一方面,就是机会来了。

    第二发现对冲基金的量很大是因为中国市场的有效性,有效性比较差,就像很多对冲基金的选手说中国的市场就是很混乱,散户作用。大家如果看一下交易量比持仓,能够看出来对冲基金在这儿是很容易挣钱的,简单来说是这样的。总而言之说了这么多,中国的客户已经开始涉足这个。

    另外从理论的视角给大家一个分享,因为我们也做私人银行高净值客户,海外银行的包括海外的家族资金,它的配置它的对冲基金就是绝对回报基金,它的配置其实是不低于股收的,它基本上是在一个1530的表内,就是在20,包括就像我们看哈佛、麻省,他们的校园基金也基本在20左右,量是很大的。相反的看中国的高净值客户,跟它的距离还是很大的。两面的环境越来越国际化的时候,其实它的策略是相均衡的配置,我就先说到这儿。当然最近政策有些变化,这肯定是一个暂时的政策性的回调吧,但是方向性是不会变的,对冲基金这个在高净值客户配置上还是方兴未艾,刚刚开始。

    徐骏:非常谢谢洪曦总,洪曦总最后给我们定了一个基调,困难是暂时的,长期包括私人银行和家族基金我们非常看好对冲基金,因为对冲基金综对海内外的比较,目前国内的高端净值客户的配置在他总体的资产配置当中还是相当小的,有很大的潜力。说到了高净值人群的话,其实市场包括新闻上大家也经常听到,现在的中国已经经历了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其实我们的高净值人群已经初步形成,而目前的一个阶段富一代向富二代传承的阶段,这也是为什么最近这几年私人银行、家族办公室兴起的原因。今后的生力军应该是目前的年轻人,他们对家族基金的运作、私人银行的配置方面都有自己的需求和想法,所以今天也请来了吴总、刘总,也想听听二维,看看现在的高净值人群对于海外对冲基金和国内的对冲基金的这样一个配置的需求和他的期望是怎样的,以及今后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吴总:从信托公司的角度来看,大家都知道信托理论上来说是一个财富管理机构,但是现在实际我们在行业内,大家都认为我们是进入到一个所谓的泛资产管理时代,包括信托公司,包括券商,包括基金公司,都是在进行资产管理。这里面好像两者是结合的,但实际它是有一个本质的区别。就是是以什么为主导的。至少在目前我们从信托行业来看,还是以资产管理为主导,也就是说我们是发现资产然后去推荐给我们的高端人群,让他们还是进入到销售的阶段,而没有根据高端客户的财富管理的需求,我们根据他的风险的偏好来给他进行度身定制的管理,大部分的机构还没有做到这一步。像我们现在有很多银行的私人财富,包括洪曦总这边实际也就是往财富管理这一端来进行延伸。至少目前在信托公司来看,六十多家80%还是以资产管理为导向。也就是说现在正在朝合适的资产能够产生比较固定的或者是比较高收益的资产,推荐给我们的客户,以此来提升我公司的能力,以此来获得公司的收益。在这方面就像刚才洪曦总说的,我们在之前也有过交流,因为在目前十几年来中国所谓的无风险的固定回报实在是太高了。这个高一方面给受托机构包括信托公司在内带来了非常大的经营的压力,经营的负担,但另一方面又使我们所谓的高端的财富人群就坐享其成,他的心理预期就会非常高。应该说信托公司在四大金融领域里面是灵活性最强的一类机构,我们也可以看到在历史上信托公司参与了资本市场最早的证券营业部等等都是信托公司的,也第一批发起PEVC类似这样的基金,也有结构化的证券投资,就是最近被打击的散型的信托,也有私募阳光化的一些投资型的信托产品。同时更多的就像刚才说的,我们大概有70%左右的资产配置是在固定收益类,包括基建设施,包括房地产的一些投融资上面。在众多的产品结构里面,信托公司并不是一成不变,我一定要在基础设施、房地产领域去生根,而是根据市场的需求,它会灵活的调整。那么我们也看到在今年上半年整个信托资产规模里面,突然一下子爆发证券投资类的信托就有一个非常巨量的增长。这也说明了我们的客户人群并不是本身有非常强烈的偏好,他说我厌恶证券市场,我就喜欢固定收益,实际上并不是这样,而是要有一个正确的引导,要有一个完善的市场,能够让他获得这样的一些收益。

    从我们主动的管理,从我们自身的努力方向来看,现在整个行业从两年前开始,大家都共同的认为我们的固定收益类、融资类产品的这条路会越走越窄,主要原因第一是我们的优质基础资产现在确实是越来越难获取,我们现在绝对不敢碰我们的一些实体企业,大家都知道目前的实体企业的经营现状非常可怕,没有一个敢去碰。我们不得不还是在被倒逼的情况下要去碰房地产,要去碰政府信用,这是一个倒逼的状态,没办法。但是我们在两年前就提出一定要有一个转型,我们希望是往投资类方向,往直接融资,往市场资本方向去转化,各家公司都作出了非常多的努力,包括我们自己也是在市场现在对整个的资本市场有一些欠缺信心的情况下,我们主动地拿出自有资金作为一种征信的手段来发起一些母基金。我们财富端的客户的不理性,在资本市场非常活跃的时候,我们的证券类产品非常好销,基本上是一抢而空,固收类的非常难卖。到78月份在8月份就出现了固收类的产品的断档,一下子供应不上了,因为大家对固收类的产品蜂拥而至。这个市场的不理性也是我们这类财富管理机构,或者资产管理机构要往财富管理机构去转化、去变形的动力。我们一定要引导客户,在一些我们认为或者是市场已经出现一些变化的情况下,而不应该抛弃这个市场。就像上午也有嘉宾谈到的,在真正的合适的投资机会,并不是市场非常活跃、火爆的时点,而是应该在一个相对稳定的或者大家相对认为有一定风险的情况下我们去介入,这个可能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至少我们也认为,包括量化对冲在内的一些工具,是我们参与资本市场的一个非常好的手段,因为它可以对冲一些风险,不会追求绝对高的收益。但是我们所需要的或者说信托机构所需要的,恰恰是一些相对比较稳定的报酬。

    从海外市场的角度来看,我们也非常确实地感受到,我们的客户现在有非常强烈的资产全球配置的需求。就像对冲基金来看,我们现在碰到的问题是量化对冲在国内前一段时间非常火爆,但在未来一段时间里面,它会怎样?我们可能会心有疑虑。但是如果资产全球配置,是否能够获得相对比较稳定的收益率?这可能就是我们客户非常急迫地想了解的事情。因为他们可能会了解,我们接触了很多客户,我们也有一些原来传统地产类的客户到了海外,做海外地产项目,通过我们再来做一些客户的积累。这个是比较直接的客户的接受,因为他看到物业、看到实体,中国财富的积累应该说这十几年主要来源于资产的增值,而不是我们的股票市场效益的显现。所以这些财富端的人群,他们更容易接受的固定资产,可能是中国的传统思路,可能是他们十几年来的切实感受,他们会对那一块比较感兴趣。但实际上我们真的从国际市场来看,这一块的效益到底有多大,并不是这样的。所以对于海外的需求或者是海外对冲的产品,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我们也是非常有兴趣,作为信托公司也非常希望能够参与到这个市场。好,谢谢。

    徐骏:信托公司其实在我们很多的高净值人群服务的群体当中是一个非常强有力的资金渠道,今后如果说信托公司的资金包括你们的客户资金能够购买我们对冲基金,其实对于对冲基金行业的壮大是会起到相当大的正能量作用。接下来也非常了解大家肯定都知道天弘基金,因为余额宝是一个非常著名的互联网+金融的概念,然后它的募资能力也是非常强。在天弘基金也成立了自己的财富管理部门,为我们的高净值客户进行一个配置,其中也有一些对冲基金的配置。

    刘佳章:天弘基金大家觉得可能有一个余额宝,但是很多人也忽略了我们的子公司在一些专户专项包括子公司的行业中的地位也是前三名的,也就是说我们意识到了,我们为普通的大众去开发了一款余额宝产品。我们在这里面得到什么,可能相比其他机构,我们得到的最多的东西是,第一我们真的知道了国人的需求是什么,因为我们每天是接受海量的咨询,大家的理解就是说我究竟是能够竞销什么的,比如说我对固收的理解多高为高,多低为低,我能承受多大的风险,我能经受住一个多大的波动。我们发觉有大量的样本给我们提供了依据,所以有了余额宝之后,我们现在把它致力于打造成为我们支持各个业务条线的所谓的基层账户,所以借助这个人群我们也成立了一个大树财富的高净值客户的直销团队,也成立了家族办公室,也是针对超高净值进行服务的。因为我们知道大量客户的需求,可能有些数字让我们很吃惊。比如说差不多有60%以上的投资者,其实他本身是所谓的稳健投资者,不能接受太多的波动。可能像债券基金每日千分之几的波动,很多的投资者都已经很紧张了,因此无论是专项专户产品的打造,还是高禁止的客户在提供服务的时候,我们也是有意推出一些净值的产品,就是为了满足很多客户我有一个稳健的需求,第二不希望波动太大。传统的产品波动率是超乎一般的投资者能接受的范畴,所以我们从自己专户的产品的退出包括运作,我们感觉到第一人群可能对对冲类的产品已经由过去的陌生慢慢接受了,过去一说固收产品,可能就是银行理财、信托,慢慢变成什么呢?我认为债券基金可能也是固收的产品,余额宝也算是一种固收,对冲基金能否打造成一种低波动的,收益预期非常明确的产品呢?可能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客户也是逐渐的接受了。而且我们注意到在我们接触的一些朝朝净值人群中富一代跟富二代之间也是有些认知的问题,富一代更多的是从实体出来,更相信自己,对于金融的产品也是停留在相对比较基础的阶段。富二代的人群比较是有着接受西方教育的背景,对于现代金融的很多产品也是非常熟悉了,所以当我们在给他们进行一些所谓的投资理念或者产品介绍的时候,我们发觉对于这种对冲的产品也是有非常高的兴趣。我们成立了一些类家族基金,很多客户愿意说我这几千万配置到类对冲的产品,我是愿意尝试的,所以感觉到大众随着这几年金融市场的发展,其实他们也是逐渐成熟起来,对于一些过去看似非常难懂或者说不可捉摸的金融产品也是变得能够逐渐理解、逐渐接受了。这是我们最大的变化。

    徐骏:其实刚才刘总也谈到了关于现在的富二代可能已经很多都被富一代送到海外去接受了西方的经济和金融的理念、教育。他们在对风险和收益的承受度以及选择度方面都已经超越了原来他们父辈只选择一些股票型或者比较传统型的金融产品了。我自己在跟客户的接触过程中,也很容易,也经常会接到这些客户的孩子,他们会跟我说,你能跟我多介绍几款对冲基金的产品吗,收益如何,风险如何,而且他们谈得非常专业,并不是像以前的一般的企业家就只是问这个风险大不大,收益怎么样。他们还能够回撤率、波动率,很多的因子分析,他们都会来跟我们进行专业的交流。所以其实从土壤的培育而言,从我个人的感觉,我觉得对冲基金在高净值人群当中应该今后会有一个非常大的发展。因为这也是跟我之前听过一个互联网巨头,他的一个营销的思维有关系。他一直说我们的目标永远是应该面向2030几岁的这一代,因为他们将是中国主要的主力军,资金的创造者和资金的投资者。说到了富二代,刚才也提到了海外的教育,其实在我自己过去跟他们的交流过程中,也发现其实有很多的客户,现在的眼光由于把孩子送出去,然后自己在海外的移民,做海外的家族信托,离岸的信托,他们资金到达海外或者在香港离岸地以后会有一些配置海外的需求,这一点在最近的这两年中是越发明显。我想说在这一块很多的高净值人群也考虑到了全球资产的分散风险的配置状况,所以包括在跟我们提的时候,也提出了有没有海外资金的配置,这一点之前跟洪曦老师也交流过,洪老师也跟我具有相同的观念,包括民生银行这边有很多的客户有这方面的需求,我也想跟洪老师再请教一下,目前这些客户对于海外全球资产的配置大约是怎样的想法,今后的趋势会是责任?

    洪曦:谢谢你这个很好的问题,我先把这个问题放下,我想说一下对冲基金,因为谈到对对冲基金认识的时候,我想做一个补充。首先对冲基金这个事情是这样的,一定是专业人士,我的意思说即便是二代,他可能出去读过书,但是他只要不读金融工程,只要不是在个子领域里面,他其实对对冲基金还是陌生的。我想做一个铺垫,对冲基金的定义就不说了,我在跟高净值客户沟通的时候有几点跟大家分享。

    第一因为我们原来也是做非标,比如说高净值客户做的是信托类的,因为这种信托类的其实是抵押资产形成的,比如说你投项目或者什么的,是有一个抵押率,抵押地产十亿,五折,五个亿,你看他的第一还款来源是什么,能够覆盖你的本息的,这个时候是一个非常确定性的东西,你考虑的风险点跟我说的对冲基金是完全不一样的。对冲基金模式是通过交易,而且它是在某一种对事件的观察,对数量化观察以后提出来的一些东西,比如说它的算法,这个算法获得一种稳定性了以后,追求优化了以后,首先是看风险点,有多少风险点,这一个维度在一个区间波动性,它能够获得多少回报,追求这个。而且他跟原来的整个逻辑是不一样的,非标的逻辑是一种算术逻辑,就是说抵押啪啪啪算出来,但是对冲基金的逻辑是豁然逻辑,对冲基金的概率是在过程里面做一种判断,不能说它是赌博,或者赌的话也是一个大概率,整个的逻辑是不一样的。而且对冲基金真正你去了解它,刚开始你会觉得它很神秘,你要是了解一二了,觉得它很简单,再进一步了解了,它像海洋一样。中国的对冲基金事件驱动早就开始,比如说打新,定增,这在国外叫事件驱动,因为在特殊环境下,比如说你定增十块钱的股票给你八块钱打二折,就赌一年之后是否能穿透你的20%的保护层,包括打新,本身也是一个折价。我们在推出对冲基金,我想说的观点是,我劝我的客户说,你不要去研究对冲基金,其实我研究一知半解,我是学数学的,我是学密码的。在美国的发展也是这样,不是说开始你有钱就投对冲基金,不是的,为什么要有基金中的基金,就是因为这些东西就是需要你的知识准备和长期的训练准备。我们做对冲基金为什么要加CTA,这都是有原因的,被数理证明的。真正懂对冲基金的都知道CTA你加了百分之二三十的话是个下行保护,当然这个不是问题,我想说的是在中国一定不可能逾越对冲基金的基金,因为这个确实需要专业人员来帮他们配置。但是如果客户要懂的话,其实我们家族基金也是,他愿意做,那我们一起辅导他,一起来学习,一起去选,这是我要补充的个人意见。

    再一个回答您的问题,海外是这样的,我差不多每周都会接待一个海外的,我觉得是大部分对冲基金的,我跟他们讲两个。为什么我会建议我的客户投国内的对冲基金,因为国内的市场有效性差,就是这么简单,就是同样的你做α,α的效果就比那边好,简单地说是因为国内散户太多,因为它没有很理论的比如说相依价值,肯定不精准。大家做股票的时候你去买和卖的时候,你的依据是什么?你的依据跟他的依据完全不一样。第一国内更容易挣钱,这也是为什么海外的那些对冲基金愿意回来,就是这样。其实这个机会对他们来说真是那钱是白拣的,但是对于完全不懂对冲基金的人,你在里面操作完全是不平等的做法。但是如果国内不让做对冲基金了,我个人认为国内的系统性风险到临界点了,其实在财富管理的初衷的现在始终没有改的,你在各个维度上就是穷尽分散化,因为这在金融工具上是可以被证明的,这是个免费的午餐。如果中国的产品提得不够,就给你供应得不够,海外给你供应的产品是非人民币资产,如果人民币的汇率一年跌了3%,那你买海外的即便是无风险,收益率是5,那你加上3不就变8了吗?所以我觉得整个从大类资产配置来说,还是一个时空观的问题,海外的时空金融政策跟国内有很多方面是不一样的。这样已经看出来,海外的东西肯定很多是国内的非常有益的补充。

    如果我买他的证券化的东西,ADS的东西,再往下的话,我觉得就是到对冲基金,比如说它的SNP500,它的波动率可能是15左右,比如说A股的沪深3002530左右,就比别人高嘛,但是它的对冲基金的波动率可能是在713左右,就是说在波动率比较低,取得又比较好,是一个风险收益,权衡来说是一个比较好的,所以说是往海外的需求下面会越来越多。谢谢。

    徐骏:谢谢洪曦总,洪曦总是从本质上到实际的操作层面上都给我们做了很好的介绍。请问吴总和刘总你们是怎么看目前的状况,包括国际化的状况?

    吴总:国际化的状况来看,这个问题实在是太大了,说说个人的感受吧,我刚刚把小孩送出去,肯定会有美元资产的需求,在这个需求来看是一个刚性的需求,所以我肯定会有一个全球资产的考虑。但是在全球资产考虑的过程中,我现在考虑多大的量,我是解决一个刚性需求的量还是解决一个部分资产的配置往更高收益的配置去。在这方面可能我们还会存在一方面是汇率的管制,另外一方面是国内的无风险的报酬率,还是达到了一定的量。在这种情况下可能我就会比较犹豫,一方面我还会留一大部分的资产在国内会有相对比较稳定的或者是比较高一点的收益率,有一个增值考虑。另外一部分是考虑到境外有一个实际需求的安排,这是我个人的比方。为什么从去年开始我就一直要求我们公司做海外资产配置的产品,主要这个需求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比较大的群体的需求。所以我认为这个需求它并不是说对国内的人民币资产没有信心,这是另外一说,它是有这样的一些需求在,这个产品肯定是具有一定的市场吸引力的。

    刘佳章:我还是从客户需求的角度来说吧,因为这一段大家也都清楚国内的资本市场是答复震荡,但是对于超高净值的客户的反馈来看,其实六七月份有反馈,股市怎么办,股票还能不能碰,有。但是其实超高净值客户反映最激烈的是811日之后,就是我们的汇率突然发生变化的时候,很多超高净值客户说,小刘要不要换成美元,我要不要出去。当时我们说分析了对于汇率的判断,也谈到了中美两国之间的无风险收益的比较,你可以出,但是没必要全部出去。再从金融产品的需求来看,因为这几年包括股权投资,包括随着沪港通的不断开放,很多产品都是能够间接地投资到了境外。比如说我们要发一款港股打新的产品,客户的需还是非常大的,且非常感兴趣,甚至超高净值客户说不要再发一对多的,就给我们发一个一对一的,我想全要。这种情况是经常发生的,所以客户对于海外跨境离岸的投资管理,跨境的资产配置这种需求是有的。当然了出去以后又觉得还是追求尽量无风险,尽量是固收,有什么方法能解决?比如说做一些简单的QDII,简单的股票投资,可能客户不是很感兴趣,但是谈到了对冲基金的产品,跟他们展示历史上的波动率的时候,因为很多产品采用中性策略,可能回撤千分之几,很多客户看到是非常兴奋、非常激动的,特别是在现在的这种市场,国内的股票市场这个阶段,一个非常低波动而回报率很稳定的产品,是很多投资者特别是高净值以及超高净值投资者非常多的需求,所以我们就能够感觉到境内的高净值人群如果走向国外的时候,对冲基金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相关信息

我们的合作伙伴

财视中国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