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微信 | 注册 | 登录

首页>> 会议活动 >> 详细

Chris Schmutz

 



Chris Schmutz

Advent

Senior Director of Product and Business Development APAC

 

Mr. Christopher Andrew Schmutz, (Chris) has been Senior Director of Product and Business Development at Advent Software APAC in Hong Kong since August 2010. Prior to that Mr. Schmutz served as the Product Manager and Managing Director at JP Morgan (formerly Bear Stearns & Co.) Prime Brokerage Technology from July of 2008 until August of 2010. Mr. Schmutz has served in several other senior product management and business development roles working within the Hedge Fund and Wealth Management Community, including Investors Bank & Trust Fund Administration as Director of Marketing for the Americas and as Vice President of Strategic Sales and Product Development for Albridge Solutions. Mr. Schmutz’s in depth knowledge of the global financial markets focused on Alternative Investments has been instrumental in delivering key software solutions and services to firms like Goldman Sachs, HSBC Fund Administration,  Moore Capital Management, Citic Securities and some of Asia’s and the World’s largest Hedge Funds and Asset Managers. Mr. Schmutz attended the University of Charleston and Majored in Political Science.



   圆桌讨论:离岸对冲基金设立及对冲基金架构管理最佳实践


    Niaz  Khan大家跟我们分享的第一个问题是有关于最近的对冲基金行业的趋势,大家可以分享您所在的地区可能是大中华区、香港或者是世界上其他的国家。

    Chris  Schmutz我先从本地开始吧,我是在香港的,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多中国大陆的基金进入到香港来开立办公室,现在有仅做多做空的战略,包括有事件驱动的企业也在香港有所布局,而且现在我们有很多贸易公司交易所,大家现在还有很多提供不同的服务,就像我一样,也有其他的做一些服务提供商、律所等等。现在看到亚洲地区比较大的挑战是像对冲基金这样推动新业务的时候我们需要的是新的人才,无论是前台、中台、后台,包括会计、CFO,包括CIO等等,这是我们所感觉到的最大的一些挑战,要找到合适的人才,不容易。

    Marc  Parrott我也是在香港的,衡力斯的法律顾问,我相关的一些经验可能就像Chris  Schmutz之前所提到的,现在来自中国的这些基金或者经理们非常愿意或者非常有兴趣在香港设立,比如说衡力斯很多人喜欢像开曼群岛这样的一些机构,做多做空不同类型的基金,现在我们看到越来越多比较复杂的战略也会得到大家的追捧。如果放眼全球,或者根据我们在香港的视角转移到全球的视角,非常清晰的一点是,整个对冲基金的行业尤其是考虑到中国的这些基金,现在还是处于一个雏形,或者是一个比较早期的阶段。这和我们在过去比如说像北美为代表的这些成熟市场,也包括和伦敦市场相比,当然伦敦和北美市场要成熟得多,特别是在投资和投顾方面,这些发达市场的成熟度肯定是比较高。但是我们现在也开始看到越来越多的可以说是比较复杂的问题,因为你一个行业要发展在初期有很多的问题,作为一个另类投资的重要代表,现在市场也越来越喜欢或者是越来越有兴趣,现在一个非常主导的话题是,大家非常关注的你的费用或者说管理费,这不是说费用方面的压力越来越大,这不仅仅是如此,你的管理费,你看到过去的架构在发生变化。另外一方面你要做架构设置的时候,包括是你要如何回收回你的投资或者是设置费率,管理费率和其他费率之间的比例,架构的设置也变得越来越复杂。我们看到越来越成熟的投资策略正在进入到这个市场,而且市场在这个地区会变得更加成熟,就像伦敦北美一样。我们所在的地区是处于一个非常好的发展,有一个很好的前景,那就是在亚洲地区它的基础设施也好,架构也好宾得越来越成熟。

    Niaz  Khan你也提到了费率的架构,我们可能也会跟大家来分享一些不同的,像传统8+2或者是现在的费率架构的变化。辛威廉先生您又是一个投资者,又是行业很久以来的从业者,跟我们来分享一下。

    辛威廉:我可能说的是中国市场,但是我们本身春山资本也在北美在香港一直有投资,很多中国人会觉得,或者中国的企业觉得系统性风险是中国市场现在比较高的风险,自然而然的人们开始做一些多元化、多样化的需求。在其他地区包括香港或者美国市场的投资已经代表着中国投资者的一个新的趋势,特别是在最近的这段时间,对于春山资本我们在最近设置了一个新的平台,或者架构,也是希望来和这个趋势相契合,现在市面上也有很多走出去的讨论,当然背后还有很多像汇改汇率的挑战,以及其他的挑战,所以对于中国的企业要直接进行海外的投资不容易,再加上你所之前提到的费用问题,要设立一个海外的离岸对冲基金,费率费用是非常高的。这是有关春山资本的角度,我们有岸上,美国国内的基金,也有在开曼群岛离岸的我们的基金在岸上的基金是包括法务费一年只有50万美元。此外还有行政成本三项成本,不但正常的成本一般会有一个数字,25000美元到30000美元每月,所以我们现在看到你花的钱一年50万花在法务方面还有将近50万美元放在其他的外部成本上。所以你要设立这样一个基金,首先你要去把它日常的管理费用覆盖掉已经非常不容易了。至少一个规模要至少达到15002000万的规模,才能实现盈亏平衡,或者把外部的成本给覆盖掉。除此之外还有人员的工资,经理的工资,办公室的租金,所以在我们这样一个行业里面,规模是王道。

    Niaz  Khan还有一个补充的问题,您又提到了各种不同的费用,包括我们也有几个月之前的一个月报,它也是做了一个分析,也就是说运营对冲基金的成本非常高昂,全球的法规方面比如FATCA等等,也有很多中国本地的法规,做中国监管机构的法规,同样在美国、香港有各自的法规相满足,最近有没有新的影响,或者政策、成本方面是不是现在能够有一些对全球监管给你的基金带来增值。

    辛威廉:首先我们的基金是由美国团队,是SEC美国证监会所注册的投顾,所以不断得到它的监控,这是美方,另外中国的监管机构也有来自中国的监管方,当资本外流要走出去的,也有任务要完成。对于我们而言,很多人想要做投资,但是考虑到货币、外汇汇率的问题可能人们就退出了,或者就暂时不进入了。对于中国的政府而言,如果没有打开这扇门,只是不断的监控中国的资本,现在如果不开放这个资本市场的话,可能现在还是一个规模不是特别大的市场。

    Niaz  KhanMarc  Parrott作为一个专业的离岸的法律顾问,如果有人要来设立他们的对冲基金,首先可能要先找到一个合适的法律顾问,因为你主要是负责离岸的,你如何帮到客户,他们可能找你寻求帮助,可能你要帮助他们准备一些法律的文档、文案。要维护一个最佳的实践,有没有一些流程性的见解或者分享?

    Marc  Parrott对于我们衡力斯而言,首先会联系这个基金,特别是对于离岸对冲基金设置有兴趣的人,在这个过程中肯定有一些早期的工作,也有很多甚至教育性的工作要给到我们的客户。所有的客户都是和整个流程当中需要一些什么,或者涉及到什么。我在这里主要讲的还是有关对开曼群岛设置对冲基金、设置私募有兴趣的人,我们对冲基金结构中的绝大部分在离岸都会选择开曼群岛,我们也做英属维尔京群岛,那是另外一个比较热门的,但是BBI往往是在对冲行业以外的,也就是私募行业更多一点。在这里今天主要是就开曼群岛设置对冲基金做分享。

    首先我们做的工作就是像教育工作,我们要分享的就是整个开曼群岛在对冲基金的监管要求前提,大部分的对冲基金有一个最低的投资门槛,比如说十万美元。之所以有这样的一个门槛,这是和我们的公共基金或者是相互基金的法律有关。另外有的时候包括注册基金,它还可能从监管者有货管局、金管局也有一些相应的设置注册的要求,另外对冲基金的大部分在我们开曼群岛都是有相关的证书。现在开曼群岛的一些法律职业,它也是要做好合规性的工作。相对来说我们还是属于比较松的,整个的监管主要是每年向开曼群岛的金管局做汇报就可以了。但是最开始肯定想要了解我们这里的一种体制,一种安排,只有这样才能让双方作为法律顾问和客户包括一些服务提供商能够知道,你需要了解这些,例如合规方面需要了解什么,此外你的对冲基金,可能还需要第三方的管理人员来做管理性、行政性的服务。除了投资管理人来做管理以外,还有一些行政管理的人员。

    另外一方面我们也会引入到读懂的概念,这也是取决于你的对冲基金的投资策略,如果你是做的像券商,做一些不同的证券的着陆,包括其他的交易方面的操作,如果我们的客户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已经开始要考虑整个团队的构成了,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会给到一些具体的文档,包括备忘录,市场营销方面的文档,给到投资者有关当地所必需的文档,我们会汇总组合在一起,所谓要有实质性的内容,或者有特别要求的表格,包括和管理方、资金方投资管理的协议,包括其他的跟对冲基金相关的。

    当继续往后走,如果对冲基金基本已经打造起来,构造起来了,我们会做一些给到货币或者是金管局申请,能够让我们的基金在开曼群岛更快速的上市,另外有一些监管的评审、审查给到一些意见、建议,之后我们完成了申请备案这个基金就可以正式启动了。

    Niaz  Khan因为你说你主要是在开曼群岛,这是一个关注离岸的法律顾问,可能也有一些美国、欧洲的基金经理。那么我想问对比亚洲,我这边有几个例子,比如说亚洲的基金相对来说希望规模会更好一些,两三千万开始,包括辛威廉之前所说了,五千万或者是一亿的规模,现在很多的基金或者基金经理们管理的资产规模较小,可能在美国基金经理管理的是从一亿、两亿美元开始的,还有一些专业的其他顾问。考虑到这个地区大陆或者香港,你们有内部的法律顾问,在美国还有一些额外的顾问,那些企业有自己的法律顾问,所以你对于亚洲或者说中国的这些对冲基金的或者基金经理们对比美国这边有什么区别或者是比较大的不同点?

    Marc  Parrott可能有好几点,首先我在这个行业做法律顾问5年以上了,而且我一直关注开曼群岛的离岸,过去一直是北美客户,是我们主要的客户。总的来说你说的没错,他们的资产也会更大,内部的这种法律架构合规的架构也会更加完善。在亚洲市场上你看到的情况,现在还不是这样的情况,这意味着我们需要在一开始初创的时候需要更多的时间,而且决策的时间也会拉得更长,但是我认为这也是现在市场壮大的一种结果,也是市场在成熟的标志。我认为五年前基本上还没有这样一个市场,但是现在我们已经取得了非常长足的进步,在五年的时间内能够取得这样的成就,市场已经变得非常成熟,实际上亚洲的对冲基金现在已经是非常成熟了。随着经济总量的增加,这个地区的对冲基金也会进一步地壮大。

    Niaz  KhanChris  Schmutz这个问题我在对冲基金的经验并不是特别多,大概12年,你在美国的时候也是了解到了很多对冲基金的信息。

    Chris  Schmutz要看是什么样类型的投资,到底是岸上投资,对本地的投资者可以用传统的方式来处理。刚才你讲到了这样一亿的资金对于离岸投资的资金下限,你要去筹集到这一些资金的话,你一定要有合适的工具可以做到。你也要去做审查报告,你的基金管理者也需要去做很多的事实研究,你的目标是成为这样一种大型的基金。

    Niaz  Khan如果可以的话,你是否想要扩大你的规模?我这个同样的问题也想问一下辛威廉,如果说一个客户在寻找基金的行政管理支持的话,要注意些什么?

    Chris  Schmutz你要看一下,你到底要寻求什么样的人才,最近一个新闻告诉我们在美国的一个大型基金,行政支持在一周之内出了问题,客户认为是基金的问题。关键是一定要对于行政的能力做出合适的评价,因为我们投资人会去问你,你是如何去组织你的基金的。你们的员工是否是努力的工作,我有一个朋友他是从事基金的行政工作,他说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确保你有没有有力的行政支持团队。所有这些部分都应该是安全的,应该是自动完成的。他们介绍了一些新的项目,你和他们见面,有些人认为基金的行政支持人员是工作节奏不快,比较懒惰的,实际上行政工作也是非常重要,很有压力的,如果出现问题也会影响到整个基金的表现。我们一定要确保行政人员的工作是高效的、安全的、可靠的。

    Niaz  Khan你们在选择行政人员的时候,你有一些什么样的标准?

    辛威廉:因为我们是针对中国投资者的,所以我们所寻找的品牌名字应该是代表着安全,并且使得投资者也感觉到安全的。第二点这个生意是很难做的,因为我们的模式是非常复杂,我们有PE的业务,有特殊情况基金业务,所以说当你去评估净值的时候,还会暴露于这种系统性风险当中,所以我们每个月都要去上交一些报告,现在是按照季度来上交报告,每年还要有审计报告要上交,所以要有很多的工作要做。对我们来说最低的行政投入是一百万美元,当然我们如果说做得好一点,可以把它降低到50万美元。我们最重要的就是要去雇佣非常有能力的员工,他们可以去理解到我们每天的运营工作。并且他们是可以去兢兢业业的有耐心地干上好几年,而不是马上就指望着致富。

    对于你们这样一个全球投资的团队来说,你并不仅仅需要基金经理,同时还需要一个非常有力的团队支持,我们有除了基金经理以外,还有19名其他的支持部门的人员,比如说我们的法律顾问,还有后台的人员等等,所有这些都可以为我们提供足够的支持,如果没有这样一个架构存在的话,那么当投资者有一些问题问你的时候,可能就会出现问题。当然这样一个资金的下限差不多是一亿美金,如果是低于这个数字,我们就没有足够的支持。

    周杨:我同意刚才Marc  Parrott的角度,给大家讲一下我的感受,在座大家都是非常资深,讲的都是非常成熟的方面,在中国的现状特别是海外资金的对冲方面,真的是不成熟,大家不知道怎么成立一个对冲基金,我应该先去找谁,如何挑选服务商,我其实在中国更多看到的是这些非常基本的问题。还有五六十页的PPM,我英文不是特别差,要是让我读这么多页的PPM,非常精准的理解我日后的运营商的工作,还是有影响的。我们特别希望能够用大家特别理解的语言,用我们特别理解的文化交流方式,去跟大家讲一些问题。特别是在PPM当中涉及到的问题,很多东西其实在成熟的投资经理人上面根本就是不成问题的理解,但对于现在中国的现状,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东西对他未来的运营影响。所以在挑选律师、挑选行政管理人的时候,特别是要考虑沟通上的便捷性,他是否真的能解决你的实际问题,别六七十页的文件做完了,大家真正实际运营的时候,发现这个事跟当初他们想的完全不一样,这是我们在中国跟客户接触当中发现最多的问题,就是这个文件是自己准备的,但是实际准备完成之后根本不了解里面的细节。这是我看到在挑选服务商方面都要注意的问题,就是沟通的便捷性。

    Niaz  Khan你的观点非常有意义,我想我的时间可能快用完了,但是在此之前有一个问题,对冲基金投资他们当然追求的是收益,还有没有其他的标准,他们在做投资决策的时候还有没有其他的标准?不管是个人投资者,还是机构投资者,他们有很多的投资渠道,为什么他们要选择对冲基金呢?

    辛威廉:对冲基金在中国市场是一个新兴事物,在1997年爆发了金融危机,当时人们对于对冲基金的印象就恶化了,但是它实际是一个非常好的投资工具,可以帮助我们去享受高的回报率,所以现在有很多人对对冲基金感到兴趣。对冲基金也吸引到了很多的人才,对于我们来说所寻找的当然是高回报还有存续期,如果说存续期太长的话,那么人们可能就没那么有兴趣了,因为他们想在用钱的时候能够拿到钱,这是在最差的情况之下他们的期待值是什么,投资者想要看的是,他们有多久才能把钱拿回来,因为在心理上他们希望投资期限是尽量短的,这样他们才能感到安全。所以我们可能需要去向投资者做很多的解释工作。

    周杨:我的第一个问题是想问辛威廉,今天上午听了您的介绍,您本身做春山蓝基金是一个FOF,从这些角度上,我想听听您的建议,什么样的人可以出海,我能不能也干这事儿,能不能给我讲一下,让我理解一下。

    辛威廉:首先假设你是一个杰出的分析师,对于这个世界形势掌握得很好,在一些大宗交易或者说宏观的经济方面,你有比较好的分析,那么投资海外有一些投资ETF等等,都是很好的。这个条件满足的情况下,你要在海外进行搏击的话,首先你要给基金选一个好的地方避税,这是很显然的,开曼群岛是一个比较不错的地方,其次好的基金的管理者,以及律师楼的选择非常重要。当然你在做PPM的时候,这些律师的事情看起来是千篇一律的,但是具体到每一个基金的时候,它又是非常不同的,这个过程实际上你要根投资人进行沟通,他们有不同的要求那么你不可能让每一个投资人都满足、满意。怎么办?这是一个妥协的过程,在海外和国内有一个严重的不同,就是国内大家要求不同,经常要求基金管理人会有不同的待遇,比如说他的时间久,我的时间短一些,或者说我的费用比别人要少一点,各种各样的特殊要求。但是对不起,在境外我不知道其他人怎么做的,但是至少在美国这是违法的。所有的投资人他们的待遇应该是相同的,他们拿到的PPM是一样的。当然了个别的,你作为老的投资人可能给他一点点优惠,这是介于管理人和个人投资者之间,但是如果这个变成大面积的时候,如果有人没有得到,对不起,这就可能变成了一个违法的事件。所以在境外投资基础设施是非常重要的,我觉得选一些知名的管理人、律师,非常有经验的,可以减少你许多的麻烦。可能不发生,但是一旦发生他会让你天天跟投资人在那里闹事,或者说在法庭上见证,你都没有时间去做你的投资了。

    周杨:谢谢辛威廉,听您讲了之后,我觉得我可以出海了,我觉得我是分析现在特有把握,而且我身边有几个挺有钱的朋友对我也特支持,跟辛威廉说完了以后,我决定要去建立一个离岸基金,你可以告诉我说在法律方面如何去建立一个离岸基金吗?

    Marc  Parrott我之前讲过一个比较典型的手续要去建立一个离岸基金,一开始需要起草一些文件,在这之前你就需要去退一步,有两个关键的问题,你要去问自己,如果说你要设立一个对冲基金的话,首先我这个钱要投资到哪里,在哪里动用这个钱,第二点就是我要在哪里筹集到这个钱,谁会投资这个基金,到底是美国人还是亚洲人,还是欧洲人,还是所有全球的投资者都会成为我的投资者。所以你要想一下要去哪里筹集到这些资金,这样才可以建立一个合适的架构。一般来说对于初期的基金经理人来说,为了有一些目的,你应该建立一个统一的信托,你可能要考虑引入北美的这些资本,但是相应的架构可能也会更复杂,在座的人会听到(英文)的这样一个主结构,有不同的主结构和分层的结构,分成多层的,还有一些岸上的引入到一些离岸的企业、公司。首先要搞清楚我们的筹集资本募集资金的市场是什么,那是我架构背后主要的影响力驱动因素,在此之后会进入到文档这一段,包括早期大家之前有的也提到,有引入到专属的管理,包括监管,包括主要的券商、第三方做审计,包括交易方,这是引入到我们整个具体的基金的操作,或者是运营方面。在开曼群岛如果你已经准备好了所有的这些文档,而且跟相关的服务供应商已经开始联系了,然后你就可以找到我们的货币金管局来做一些文档的安排申请,很短的时间内就可以来发起你的基金。这样离岸的基金安排可能是一个优势,前面所提到,我也呼应一下,包括辛威廉所所提到的,对于做一个离岸的基金架构,首先基金本身是可以免税,或者不付税,并不仅仅是一个避税的载体,不同的辖区也要满足各自的纳税义务。我们至少可以避免的是一个第二层,基金层面的税收方面的优势。包括呼应辛威廉所提到的,对于对冲基金而言有一点非常重要,对冲基金它可能所从事的或者说所做的这些业务其实是非常复杂,而且它是不希望受到限制的,所以要满足这些目标,我要实现这个收益率的话,可能它跟投资市场并不是有很大的相关性,而共同基金它可以做一些股指,你可以关注股指来追踪,你可以选择整个产品里面基点比较低的,问题是什么?如果你想要实现投资组合的多样化,而正是通过采取一些复杂的策略来实现这一点,那我们这其中包括很多复杂的工具,包括长短仓,还包括其他的一些,让我们很快就能够完成的多头、空头、买入、卖出,还要满足监管方面的限制要求。包括要满足大量的报告机制,报告的合规要求,还要充分利用市场的走势,这是非常不容易。所以这里我想强调的是离岸基金变得很重要,背后的原因有很多,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投资者最终会选择,这其中的一些优势也好,一些理由也好,你觉得是适用于你,对你来说是有意义、有价值的。这是在海外离岸发起基金。

    周杨:非常好,Marc  Parrott还有个问题,现在的离岸辖区太多了,我看到有不同的,有卢森堡、开曼群岛、有英属维尔京群岛,当我们在选择某一个注册地址、地区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关注点?

    Marc  Parrott现在的辖区真的是很多,很多都是大家所选择的。对于对冲基金而言,开曼群岛是最具吸引力的司法管辖区,他们有些地方是相似,因为司法都是属于英制的体系。另外考虑到整个司法体系的体制,因为满足的是英国普通法,所以大家之间的相似性很多。当然BBI也包括LP的架构,无论是开曼还是英属维尔京群岛,从所谓的实际的法律角度,要设置一个基金,设置一个架构安排是很多相似点,但是开曼群岛是属于在对冲基金行业最早进入到这个辖区的,所以大量的离岸对冲基金至少对于全球的基金经理或者说对冲基金本身都会选择开曼群岛。它并不完全是从司法的角度、法律的角度出发,但是可能这也代表着一个比较良性的循环。因为你要管理基金,要做投资,那可能你想要找的就是一个熟悉的环境,成熟的环境,所以对于司法管辖区而言,可能有的人之前会在几个开曼的基金都有过投资,可能不同的时间段都有投资,然后你这个循环就会继续往后走,然后会考虑到你的战略策略,谁来做审计的,谁是你的管理者。包括当涉及到独董的话题,在经营层面的实际好处,包括投资回报率的记录,不是直接说为什么你要选择Apex或者是某一个辖区,大家一看到开曼群岛的时候,有很多指标大家都会感觉很舒服,能接受,这就是一个所谓的良性循环,至少在你注册对冲基金的时候是有好处。卢森堡本身目前也有一些好处,是进入欧洲比较好,因为我们提到AFMID,这是在欧洲市场上你必须要满足的法规。同样在最近的时候,对于整个欧洲的一些证券或者监管当局也宣布对于某一些包括延长卢森堡注册的企业,一些工具延得时间更长,这是相比其他的岛,市场上大家主流的观点或者已知的事实是什么,这个工作我们会继续做。现在也是市场里面的主流观点。

    从我们的角度而言,我想说开曼群岛也可能会被包括到同样的好处,最近刚刚欧洲建议可以延长它的一点,包括之前提到的泽西岛(音)这边。开曼群岛如果说现在不够好的地方是什么?如果说有些做得不足的地方,我要举一个例子,从投资者的熟悉度相对来说开曼群岛也不是一个劣势,是一个默认的选项。

    周杨:所以可能大家讨论下来开曼群岛至少在你的对冲基金设置的时候,是一个首选。我们还会提到整个产业链里面的不同的服务提供商,这中间的管理者,也是大家提到好几次。我下一个问题想要问Chris  Schmutz,这个问题我也会经常问自己,作为一个行政管理者,如何能够高效帮助他们每天运营好这些对冲基金?能否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

    Chris  Schmutz好的,大家可能会讲这些管理者就像会计一样来做一些投资报告,或者做一些监管报告的事情,但是现在的新趋势是什么?对于整个资金管理者你要做的工作有很多,可能你就像是一个外包服务提供商,你可能要做的是中台、后台,外包的,包括定期的评估工作,你可能做的服务范围是很广的,也就是需要本地的基金人才,要了解本地国际的一些标准,也了解本地的工作环境,另外一方面还能够帮到您作为一个公司,也包括我们之前一个专家所提到的,能够在一定成本上帮助你来抵消一些之前你付出的成本和你相比是一个互补。可能对一些比较小的,会邀请独立的资金管理人员,利用他们的资源来专门负责中后台的工作,包括报告等等。当这个公司在成长的时候,他们可能会把一些公司从外包或者引入到内部,从成本效益来说会更好。关键是什么,当你来做面试的时候,可能你要了解他们提供的服务范围是什么。你本身希望从业务角度想要实现什么。第三点他们如何能够高效、有效的帮助你实现目标,成本有效性很重要,但是我们要考虑到它所产生的成本。

    周杨:谢谢Chris  Schmutz,大家提到一个词,不一定是高频的出现,但是个人觉得独立董事非常重要,可能Marc  Parrott提到过几次。在这个领域您的专业知识也非常熟悉,能否给我们分享一下。

    Niaz  Khan首先对于独立董事本身,对于大部分像开曼这样的一些辖区,不是强制的做一个离岸独立董事的要求,但是如果你有离岸独立董事,是有很大意义的。可能人们会说到底是中国大陆,还是在中国香港,还是在新加坡的基金经理,他可能有很多独董方面的必要要求或者最低要求。有的时候你能够获得离岸赦免,首先要满足在香港以外或者是中国大陆,或者是新加坡,或者其他地方,你希望能够从税务安排的角度能够安排一个独立董事,包括在香港以外的地区是不是有你独立董事会以外的成员。你是不是一定要在开曼群岛的独董呢,也不一定,你在新加坡或者泰国也可以有。如果你想要很快成功的话,我们是需要一个独立的独董,这对于投资者也很好。假如说你的公司是在开曼群岛,然后独董是在澳大利亚,毕竟澳大利亚是一个司法辖区,有着自己的环境和监管标准,如果说你的独董是在澳大利亚,人们可能会不了解开曼,这给人的感觉上并不是非常好的情况,所以背后有两个角度,一是投资者的角度,第二从满足一些税务方面的安排、要求。无论是散户,还是机构投资者,跟他们分享,你还是需要专业的独立董事,并不仅仅只是一个法务总监,因为作为投资者的角度,觉得这是不够的,他们无法获得足够的信心。包括Marc  ParrottChris  Schmutz都提到,其实现在有很多做空做多的基金如果能够有一些独立董事的话,其实代表着这是一个非常增值的安排,如果业务很正常,一切顺利,没问题,没关系有没有。但是如果出问题的时候,你的董事会有这样一个独董就变得尤其重要,如果你遇到一些估值,可能大家相互之间,服务提供商之间有歧义,无法达成一致了,你肯定需要一个非常专业的董事会成员,必须要有相应专业的知识,帮助你解决问题。所以归根到底有一个离岸的董事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我们在这个行业里面有15年,只看到这个需求在增加没有减少。之前我已经提到了部分选择安排独董的原因,所以这是为什么我们还是需要有这样一个独董,以及他们是如何带来增值的。

    Niaz  Khan我想要问辛威廉一个问题,前面又提到了费用,如果就这个主题老的是20%的管理费,这样一个架构,现在合适吗?是不是现在要减少这部分的费用,你觉得现在从架构的角度而言,对对冲基金的经理而言,这个架构是不是要改变?

    辛威廉:对于大部分的投资经理人而言,已经有很多不同的选择,所以他的权力更大了,可能要求减少管理费,但是对于一些比较特别的,他们自己同样也是有着非常强大的议价权力,我遇到了一个人把这个比例从20比到130,也就是说我只到1%的管理费,但是要求30%的非常好的收益提成。在私募的行业里面,人们可能会要求有一个更好的收益提成的架构。假设你的收入是每年80%,你就没有收益提成,如果超过了这个预支,超过了30%40%,我要的就不是20了,我要的是20%的收益提成。如果超过了30%的话,可能我要的就是35%,甚至更多的收益提成。现在有关管理费和收益提成的架构也是根据你之前的表现记录,也是取决于投资者本身的知识,包括对于行业的了解。

    Niaz  Khan同样在这里可能对比过去的五年、十年,到现在,现在是不是做对冲基金变得越来越难了?

    辛威廉:是的,变得越来越难了,首先市场的变化非常非常快,所以大部分的对冲基金在中国规模还不大,大家现在还是用传统的2+20的结构,80%的对冲基金经理可能很难产生非常好的年度收益。只有20%的经理人或者说基金产生了80%的回报,如果要对快速变化的世界作出响应,作出一个自适应,你的学习能力,你的投资策略,你的投资风格必须要快速的作出改变来应对现状,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现在看到这些算法交易策略在中国是大受追捧。我不相信人,我相信的是机器,或者说是计算机,所以这可能是一个原因。

    Marc  Parrott还有一些其他的想法要补充,有关费用。这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差异,我们看北美市场或者说伦敦市场,再来对比我们在亚洲看到的,尤其是看香港包括大陆。在座的人看到的传统的2+20,这是你现在最后的机会是利用传统的2+20,它不代表着未来。有很多发布的是对冲基金的数字,从那些公共的数字,我们现在看到的对冲基金行业的管理费,或者说北美行业的管理费可能是1.61.7,所以业绩不佳对于对冲基金的220的费率机制压力很大,会面临冲击。现在看到有很多表现非常出色的对冲基金,可能它在募集资金的时候可以选择对它非常有力的架构,但是他们绝对是少数。另外非常有意思的一点是包括辛威廉在PE里面提到的,现在有一个长期存在的障碍,如果是我们现在接受到传统的2+20的架构,你获得的回报并不是完全的绩效制结果。现在在美国、北美我们已经开始看到一些比如说他所收的一些收益提成也是基于你的指数回报,你要根据你的表现多少对比标普500,你所对比的,并不仅仅只是传统的20%的收益提成,它可能是各种可能性的数字。包括我们提到浮动的管理费也在发生变化,相比那些固定的管理费,但是有关费率的部分可能会有更多的讨论。



相关信息

我们的合作伙伴

财视中国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