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微信 | 注册 | 登录

首页>> 会议活动 >> 详细

周晶

 




周晶

华宝兴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国际业务部总经理


【嘉宾简介:周晶博士目前担任华宝兴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国际业务部总经理,负责公司的跨境投资和商业拓展业务。同时担任公司的首席策略师,为公司的整体投资活动提供宏观和大类资产配置上的指导。周晶博士在中国和美国从事投资研究工作超过十年,曾经在德亚投资(美国),环太平洋证券(美国)和汇丰证券(纽约)等机构工作。在加盟华宝兴业之前,周晶博士就职于纽约的汇丰证券全球中央银行部, 负责为中央银行提供组合管理和资产配置策略。周晶博士在美国密西根州韦恩州立大学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哥伦比亚大学获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同时拥有CFA, FRM , CMA和CFM证书



Mr. Zhou currently is the Head of International Business at Fortune SG Fund Management, in charge of cross-border investment & business development for the whole company. He also serves as Chief Strategist at Fortune SG, providing strategic guidance to the investment activities of the whole company through systematic macro and strategic models.

Mr. Zhou has more than 10 years of experience in research and investment in both China and U.S. He worked in Asian-Tex Services (USA), Fortune SGAM Fund Management and TransPacific Securities (USA). Before joining Fortune SG in June 2011, he was working at Global Central Bank Group in HSBC Securities (USA) and providing trading strategies & portfolio management advice to central banks across the world.
 

Mr. Zhou received his Ph.D. in Economics from Wayne State University in Detroit, Michigan and MBA degree from Columbia Business School in New York. He is a CFA charter holder and also holds FRM, CMA and CFM certifications.



    圆桌讨论:QDII/QFII全球对冲套利,机构投资人投资组合与资产配置新动向


    周晶:我是华宝兴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国际业务部的负责人周晶。我们公司是一个合资基金公司,合资方分别是宝钢旗下的华宝信托和SG旗下的资产管理公司,现在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规模是2400亿人民币。国际业务我们起步于2007年,到现在为止做了8年的时间。主要是做QDII还有QFII这两块的业务,包括资金从国内投出去和从国外引入投资人进入中国的资本市场这两块工作。QDII这方面的工作首先是我们有主动也有被动,还有一些平台类的业务。主动类的投资主要是投资海外的港股还有一些美股的中概,因为我们对于中国公司还是比较了解的,基本面方面来说。所以做这些公司的投资会比较有信心。被动我们有一个比较大的专门投资海外的叫做油气开采企业的基金,20多亿的规模。

    在平台类业务我们主要是跟海外的对冲基金合作,也就是争取把海外的优秀的对冲基金策略能够引进到中国来,我们合作的一些对冲基金也是一些比较大牌的。QFII主要是这两年做得比较多,就是想利用这两年中国自由市场发展比较快的机会,把国外的这些资金引入到中国来进行投资。现在主要是推荐一些产品卖给国外的QFII管理人,主要还是固定收益类的产品更多。同时在权益类上面主要是做他们的投固,投固现在有做量化策略的投固,也有做一些主动策略的投固。

    李海龙:首先非常高兴今天能参加这次活动,我们雷根基金主要有几块业务,第一是对冲基金,第二是普瑞(音)IPO,第三是互联网金融,第四是海外资产。我们在香港有个香港雷根资产,主要也与国际上的一些对冲基金机构进行合作,也通过一些量化的策略逐步与国际化接轨。国内这块主要的业务在普瑞IPO和对冲基金这一块也是大力发展。我们雷根基金主要在今年尤其2015年量化对冲的策略相对于收益还是不错,得益于我们的策略性的不断完善和修正。从国际化的发展QFIIQDII是这样,我们现在也在积极地拓展QDII,但是现在由于汇改和汇率的问题,QDII也是非常抢手了,普遍上市场也都看发现QDII非常好卖,非常抢手。

    田峰:周总这边可能以基本面为主,也有部分的量化加强。李总这边刚才也介绍了,在二级市场还是以量化为主,α、β管理为主,能不能给点干货,就你们的投资经验简单地几句话做一个分享。

    周晶:投资经验上面,为什么前面已经讲过,为什么海外主动管理这方面还是集中于港股和美股的中概股,原因就是在于我们是做基金中的基金的研究的,其实强调的是你对一个公司的基本面非常了解,如果我们去做一些中国以外的公司,例如美国、欧洲的公司,可能并没有这方面的得天独厚条件。相反不管是港股还是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因为我们自身A股有一个很强大的研究团队,可以借助这个A股的强大的研究团队,首先是在行业和整个市场的大势上面先把握一下,其次因为这些公司总部都是在中国国内,所以有机会做登门拜访,有机会跟管理层,对他们以后的发展商业模型和发展规划进行比较深入的讨论。这样做一些投资的公司,中长期来看可能会走得比较稳健一点,能够给投资人带来比较好的回报。对于其他的一些非中国公司在海外上市的,我们认为去海外寻找最好的投资顾问,他们是投资海外的公司几十年,对公司还有海外的行业趋势把握应该比我们好。而且我们整个团队其实也就七八个人,要想把海外的所有公司一网打尽,基本不可能。所以在主动管理之外也做了很多类平台业务的拓展,也是希望能够给国内的投资人一些更好的选择。其实这里多说一句,我们的法方股东其实是有一个全球最大的管理账户平台MNP,就是这个管理平台管理的规模是超过一百亿欧元的,上面有超过一百个全球的对冲基金策略。这样一个平台目的就是引进全球最好的对冲基金管理人,最聪明的投资人,把这些策略能够推荐给他们法国国内的机构投资者。我们现在也正在学习法方的经验,争取作出自己的平台,能够把全球的除了投中概以外的优秀对冲基金策略,能够逐步引进到国内来,当然这方面我们还在做继续的拓展,主要的情况就是这些。

    QFII因为是投A股,因为我们自己本身基金公司是很强的,我们华宝兴业的A股投资的能力长期在业内是排在前三分之一没问题的。所以我们在给这些QFII做投固的时候主要还是用一些A股团队的经验,当然我们自己也开发了一些特殊的量化策略给海外的投资人,在A股这一次大跌之前,这个量化策略,他们可能并不是非常接受,但是这一次大跌之后,我们这些量化策略,其实在这一次大跌里面的表现都还是不错的。以后他们可能逐步对A股的投资,个人的感到可能会逐步转向量化、对冲更多一些,这是我们在投资策略上选择对冲的情况。

    田峰:李总你也介绍一下量化投资里面有很多策略,不知道你这边主要的策略,能否简单的几句话给大家做一个经验分享。

    李海龙:我先从QDII这一块,针对与现在的市场普遍认为QDII存在几个问题,我先简单说一下。

    第一配额的问题,现在的市场随着人民币的贬值,QDII都想出海,都想大额的配置海外资产。但是由于汇改的问题额度有限。

    第二汇率的问题,人民币的贬值也是推升了美元的加息预期,这个预期非常强,尤其是下周三91617日美联储召开会议的情况下,针对于美元加息的时间窗口,也会有明确的节奏。美元一旦加息,针对于新兴国家会有很大的连锁反应,相对会受到一定的影响。那么从2015年的中报显示现在的QDII的资产配置,9%是配置的美国资产,52%配置的是香港资产,现在资产配置类有75%配置的是股票,19%配置的是基金类,还有5%的是配置债券。配置一个股票针对QDII在资本市场的配置,QDII的研究体系两方面,第一从企业的估值角度,大家都知道现在国内的市场估值和境外一些企业的估值,国内一些企业估值还是相对比较高估,这是其一。从估值的角度,国内市场的企业和国际市场相互对比的情况下,多数普遍应用的,大家都看的是PE,你要想分析一个企业的真正盈利预期,就要看PEG,包括EPS,包括增速,综合进行分析。其二问题的分析有一个量化,量化的情况下,就是刚才谈到了一点左侧交易,左侧交易的情况下,要是针对QDII的投资涉及到流动性,如果说要针对于像量化你要涉及到一个频率的问题,这个就要考虑到海外的资产和国内资产的配置,在频率交易的问题,就要有一个明确的区分。大家都知道尤其在国内量化这一块,证监会有明确的文件,近期限制量化高频的问题,这是国内。但是国际化这块针对对冲业务是逐步完善,逐步推进国际化。右侧的交易体现就是说汇率的问题,前一段时间人民币贬值,级差的情况下迅速放大。

    第三国内的投研能力的问题,周总说了一点,他们资深的投研团队和资深的能力。国内的投研针对做QDII的情况下,你要充分考虑到流动性,因为流动性包括你交易的频率,会影响你这支产品的配置,具体如何配置。现在从中报我看一个数据,QDII多出的数据75%是股票,境外的企业和境内的企业大家都知道A+H,前一段时间出现了很大的套利空间,尤其沪港通这一块,这是说能做的。通过汇改和资产的配置,就要有效地把量化进一步完善。现在我们这块也正在进行研究,因为你要配置香港的市场和美国的市场,第一时间差的问题,第二考虑汇率风险的问题。有时候你要仔细地算下来的情况下,一个产品的收益再加上汇率的风险,会影响你相对的收益,这一点是非常大的问题,汇率的问题。

    第四产品的问题,现在国内QDII的产品资产配置相对比较单一化,为什么?第一由于国内针对于QDII这个业务的情况下也有八年之余了,中国现在像达沃斯论坛李克强里也说了金融体制改革要不断推进,包括国企改革。下一步针对金融体制的健全,金融产品包括期权业务的展开也会进一步拓展QDII发展境外市场多元化的配置,问题就来了,企业对于量化产品。不同的产品如果单单从股票操作的或者α、β策略,第一你清晰地界定企业的估值问题,第二量化趋势的问题,两方面同时着手,你要想控制好一个产品的最大回撤和夏普指数的情况下,就要全视角把这块做好量化信息。这是从左侧的交易机制。右侧的交易机制的情况下,大家都知道事件驱动性,你从国内的事件驱动和国际化的事件驱动的情况下,两者的差异化是非常大的。所以我们要应对一个全球化的资产配置,第一要清楚的了解国际化市场的变革,第二要应对国内市场的发展,综合地进行资产配置,把策略不断健全。这就是说国内市场、国际市场的发展策略的应用机制是有差异的。

    田峰:每一次市场出现大的波动的下面,像2008年、2010年甚至更早1997年,我参加的每一次不管是国内的还是国际的论坛,讲得最多的就是讲的风险管理的问题。因为从客户,从配置的角度来说,可能会产生风险厌恶,所以对于风控来说可能也是非常重要的。我想把这个问题稍微扩大一点,因为现在有QDIIQFIIQFII是把钱配到A股里面来,QDII是把资金往全球配置,从这两个角度请二位谈一下境内境外不同的投资人对风险偏好,对投资策略方面的一些理解和你们感受到的内容,给大家做一个分享。

    周晶:对于境内外的投资人来说,我们感觉差别还是很大的。境内的投资人,现在中国的资本市场,尤其是A股市场还是散户为主的市场,如果是散户为主的市场,散户的风险偏好其实变化非常大。比如说去年7月份以来,基本上散户的风险偏好是越来越大,能够接受的波动率非常高,甚至今年年初我们出去推销产品,你要跟他说我们的预期收益率10%15%,估计这样的产品中国的散户是看都不会看,中国的散户可能要求是一季度卖产品的时候可能年化收益率都不是50%这么简单,都恐怕是100%的回报率。到了现在的阶段,股灾之后,最近我们也在做一些产品的销售,散户又变得极度风险厌恶。你再去跟他讲任何的风险权益类产品,没有人理你,散户现在都是说你有没有固定收益类的产品。朋友因为是做信托的,我知道他们年化10%的信托产品上半年没人管,现在推出来十秒钟就已经秒杀光,7%8%的收益率就已经可以了。现阶段给国内的投资人做QDII产品推荐,可能还是要更多的着眼于固定收益类的产品。811日汇改以后,人民币有几天贬值挺快的,中间价那一个礼拜贬了4%,现在有一点恢复。人民币出现快速贬值的时候的确发现中国的投资是有一部分的把人民币资产换成美元资产的趋势。但是后来又发现有一点很有趣的现象,当中国的这些投资人主要是散户,把人民币换成美元之后,不是想用美元去投资的,是把美元当做跟黄金一样的避险资产,就认为拿着美元不动,这是最安全的投资,就跟他们去买黄金,拿着黄金不动是一样的投资策略,这个时期我们本来想给他们推荐一些海外的风险、收益比较合适的投资产品,直接鼓励他们用美元去申购,发现这样的一个推荐其实是没有什么效果的。反而在这种情况下你可能跟他推一些收益率比较低,但是波动率也很低的固收类产品是会有一定的余地,这也是我们目前在做的工作。

    其次就是说当人民币出现双边波动的情况下,去推一些叫做对冲基金产品,可能最近的时机还可以,因为对冲基金产品前面我们推的时候基本上也是说海外成熟的对冲基金产品本轮的收益率8%10%左右的水平,也是非常好的策略。但是这样的策略在国内前面几年推行得并不是很容易,尤其是A股迅速上涨的时候推销的难度非常大。最近A股下去之后,这一部分的产品开始主动有投资者来向我们询问了,这也是最近的趋势变化。

    第三随着中国人尤其一部分高净值人群做海外移民,包括把子女送到海外的人数逐渐增加以后,这部分人对海外产品的兴趣开始逐渐上升,这跟普通的散户还不太一样。所以这部分人因为在海外待过一段时期,对海外产品的回报率有比较清晰的认识。我们见过一个个人资产有几亿的客户,他每年的大部分钱放在国内,投资国内的资产,对国内资产的回报率要求是高过从银行的借贷成本,银行的借贷成本是6%,所以国内这部分资产的收益率要求是高于6%,但是最后自己配置的海外这部分资产他的容忍度要高很多,他觉得每年有2%3%的美元回报,他就感到很大的满足了,基本满意。所以这部分客户我们最近也是在逐渐地谈,推荐一些海外比较成熟的对冲基金策略给他们。

    对于海外的QFII客户,基本上都是机构投资者,整体来看他们的抗风险能力还有对投资回报的理解要比散户深很多,把钱给你的主要目的还是做相对收益,主要是为了击败A50或者沪深300这样一些指数。这样的组合我们做起来可能压力会感觉稍微小一些。国际的投资者也是要看他们的机构类型,比如说如果是一些长期投资者,对你的耐心和风险的认识还是要更好一点,但是对一些海外的券商自营资金,他们其实对回报和投资波动率的要求会更高一点,还是要看机构的类型。这是我对境内外投资者特点的认识,下面交给李总。

    李海龙:针对于像QFII,我们在香港上个月做了一场报告会,针对境外的机构也是讲了一点,都说有的机构就说A股市场看不透,你说的一些α策略、中性,他还是认为A股的市场估值还是偏高。他不跟别的比,就跟亚洲、香港比。因为毕竟有A+H,相对于有个套利。综合这么一看的情况下,市场现在针对于有些机构和投资人,还是针对于国内的市场偏理性的,但是通过沪港通,每天的进出额度的受限,额度相对于小的。但是从中国的企业体制的发展,李克强总理也讲了一点,尤其是“十三五”规划年,要大力地发展国内的实体经济。而且通过汇改的问题,为什么要限制QDII配额的问题,也就是说进一步地促进国内的流动性,鼓励你QFII进入国内进行股权包括一些实体投资这一块二级市场,二级市场的发展也会间接带动实体经济的发展。也就是说从QDII出去和QFII进来,为什么相互的额度受限发展有影响,简单我就说这些。谢谢。

    田峰:谢谢,有一个投资者比较大的困惑,我前两天遇到一个投资人,他之前由于做了一些海外的实业投资,两边都在做做得比较大,他问我一个问题,他说如果我个人想做些投资,我去投海外。海外的金融机构特别多,他就掌握不了,最好找一个中字背景的。找中字背景的他又有一个疑惑,如果我们基于基本面的话,中资背景的公司去做中概股有优势,但是做海外的其他的非中资的公司,自下而上方面去研究不占优势,还得依靠其他的机构。如果我去做量化,又有个问题,之前很多在华尔街做量化的人回到中国来,因为中国市场的有效性没有海外那么高,所以量化在国内做似乎比海外更容易赚到钱。刚才的第一个疑惑就是如果选一个中资背景的做海外中概股的公司,你投的也是中国资产,可能还起不到资产配置或者是真正大类资产配置的作用。这个疑惑两位怎么看,简单两句话回答一下这个客户的疑问。

    周晶:虽然中概股和港股我们投的也是中国的公司,但是我们认为因为美股市场和港股市场的投资人的结构不一样,美股和港股中间的这些中国公司从估值水平上来看,其实是相对于A股有比较明显的优势的,尤其是现在H股的整体PE水平已经低到了7倍的水平,你其实做一个港股和美股中概的投资实际上也是一个大类资产的风险分散。A股就算是经过这一轮的暴跌之后,它的整体估值水平还是非常高,尤其是创业板还是6070倍左右的估值,主板1215倍的估值,分散一部分到美股、港股估值相对比较低的中国公司来讲,也是资产起到一定的分散风险投资的作用。

    李海龙:现在国际化的发展,如果从A+H的溢价比,确实香港公司投资价值相对收益比A股的投资收益更好一些,从全球化的资产配置现在的角度更偏向于国际化,但是由于国内政策性的因素,还是说相对于受限,我只能说这么一点。但是配置一些国际化的资产配置是长期的发展战略,绝对是收益性相对更安全的资产配置。

    田峰:刚才周总提到了你们的产品油气开采类的基金,以它作为投资主题的基金,大宗、原油可能您这边研究比较深入,能否谈一下您的观点。

    周晶:目前的观点认为大宗现在的水平基本上除了铜以外,都已经跌到了2008年的水平,现在对于大宗来说,给出了一个预期,基本上全球经济类似于2008年到了一个崩盘的边缘。大家对于大宗以后的价格怎么走,就是取决于大家对于全球经济怎么走的预期,大家觉得全球经济会不会像2008年那样再来一次全面性的崩盘,如果是这样的话,大宗的价格肯定是还有往下走的空间。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们认为现在大宗的价格距离象样的反弹基本上很接近的。之所以做这么一个判断的主要依据就是现在全球经济来看美国的经济情况跟2008年完全是天壤之别,2008年基本上美国房地产市场崩掉,GDP变成负增长,失业率上升到10%以上。现在美国经济GDP恢复到3%左右,失业率下降到5%左右。所以我们认为从全球来看至少美国的情况是非常好的,当然中国相对于前面几年来说,中国经济的确是有一定的继续下行的可能,但是我们认为中国经济总体来看下行是大概率事件,但是整体如果完全失去控制,从而经济整体硬着陆的概念我们认为不会太高。中国经济今年可能是6.76.8左右的增长,明年可能下降到6.5左右,但是经济的下行肯定是缓缓下行,不会是快速硬着陆的过程。总体来看我们认为中国和美国这两国的经济,因为现在全球的整个经济引擎实际上就是中美两国,只要这两个经济引擎不出现过大的问题,大宗的价格可能到了年底的时候,或者说明年年初是会有一个随着情绪的恢复而会有一个整体的反弹机会。这是我们对大宗的整体看法。

    田峰:最后一个问题两句话,李总,因为目前市场关注比较多的刚兑问题,市场的无风险收益率始终维持较高的位置,资金也很难从金融体系往实体去转。刚兑打破这个话题也是很多人对未来的一个风险点,从你的角度来说对这个问题怎么看?给大家做一个分享。

    李海龙:近期大家也都能看到一个问题,股权质押的问题,现在有一些上市公司股权质押比例的情况已经高于70%,这是很严重的问题。针对于刚才田总说的刚性兑付的问题,随着中国体制的改革,而且近期大家看到一个数据地方债已经扩大了,这个问题标志着刚性兑付针对于企业的实体发展,国家的财政政策的情况下一定会大力地支持,为了扩大国内的流动性和企业实体经济的进步发展而做的全视角的策略。






相关信息

我们的合作伙伴

财视中国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