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微信 | 注册 | 登录

首页>> 会议活动 >> 详细

邵宇

 



邵宇

总裁助理,首席经济学家

东方证券


【嘉宾简介:金融学博士,中国社科院在站博士后。牛津大学John SWIRE学者,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工程管理学院兼职教授。陆家嘴沙龙理事会秘书长,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成员。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专家成员。美国华尔街日报、英国金融时报、中国财新网专栏作者。
曾任职上海宝山区发改委副主任,复旦大学国际金融系副系主任、CFA项目主任,西南证券研发中心总经理,宏源证券研究所首席分析师。同时广泛参与媒体和公众事务。
2011年加盟东方证券,目前任总裁助理、首席经济学家。研究领域覆盖全球宏观、中国宏观、权益债券投资策略和金融工程。代表作品包括《新政机遇》《穿越镀金时代》,《危机三部曲》,《微观金融学及其数学基础》。
2014年度中国青年经济学人,上海十大青年经济人物。



    嘉宾现场发言实录:


    主题发言:宏观经济展望与金融创新


    邵宇:感谢主办方,很高兴有这样的机会跟大家交流。刚才在等待的时候有送给我一个杂志,我看到里面有句话印象很深,就是风起来的时候猪都会飞,这个话也应用于我们的投资领域。但是另一句话就是说当潮水退去的时候你才知道谁在裸泳。风向和潮水都在变化,我们主要是做宏观研究的,我们希望从宏观经济的角度,希望给大家提供一些视角,一些观点。

    首先说宏观经济,应该是改革开放以来最困难的一个周期,经济还在下滑的过程中。今年发生了很多事,包括现在也发生了很多事,比方说最近的疫苗,大家如果住在一线城市也知道房价在拼命的飙升,这个跟我们的宏观经济以及跟我们的互联网有什么样的关系呢,关系是千头万绪的。我们给大家一个非常简单的理解,整个宏观经济的框架,就两件事。第一个是全球宏观,今年大家只要关注一件事情就可以了,就是美联储加息的节奏。如果大家现在观察到中国股市在反弹,包括新兴市场,还有大宗商品,油价已经从26块钱涨到了42块钱,就是因为美联储加息了,所以全球的连通性再一次回到了新兴市场的货币,以及股票、房地产,和相应的这些高风险的资产上。关键的问题在于能维持多久。因为原计划美联储是四次加息,但是经过正大广场的讨论以后,现在看起来可能今年在六月份加息的概率较高,可能只有两次。其实如果美国只加息两次的话,对全球经济来说都是一个非常好的喘息的时间的窗口。

    现在我们知道这个喘息只是一个窗口,最近有一首歌叫做不能只考虑眼前的苟且,还有远方。美联储加息对中国汇率产生的压力,大家也看到了,现在看起来,资本流出正在减缓,同时人民币保持一个相对的稳定,因为人民币一旦保持向相对稳定,就意味着中国所有的投资都会有升值的空间,不管你是做互联网还是做房产的,都是一样的。汇率是整个资产价格最重要的参照系统。

    第二个方面,大家非常关心的够是中国的宏观,中国的宏观大家可能已经有明确的感受,其实从一月份到二月份,有一个比较大的政策的转向,我们用更为积极的货币和财政政策,试图在有利的托举中国经济。去年权威人士做了一个分析,认为2016年重要的工作是三去,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如果我们严格的执行三去,并且考虑金融业经过去年这样一个疯狂以后,下降的份额,那么整个经济增长可能会维持在6的水平,达不到原来预计的6.5的增长目标,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觉得政策可能有调整的空间。中国只有一次比较成功的去杠杆、去产能和去库存的经验,那就是1997到199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事后看起来这样一个三去对后来整个经济的复苏有明显的好处,但是我们的研究显示,这里面有一个重大的误解,其实那个时候之所以起来是因为我们在1998年我们开始有了住房抵押贷款,2001年我们加入WTO,使得外需成为支持中国经济的最重要的引擎。换句话说,我们做了三去,但是学会了两个更加强劲的引擎,所以中国经济才会再起来。但是这一点,今年我们看不到有更强劲的引擎跟随,如果只是一味的强调三去,而不做后面的一步,这样的话我们将面临一个风险。正是考虑这样一个可能性,我相信政策就会有一个调整,这个调整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财政政策,前年的财政赤字是2.1,今年是2.3,今年一口气加到3.0,根据我们测算还有1个百分点的空间,每个百分点将提供六千亿到八千亿左右的刺激,所以我们觉得财政政策今年可能有更多发力的空间。当然财政政策不光是用于投资的,更多是用于中小企业,以及支持我们的创新和创造。

    同样货币政策大家已经看到了,我们在周一下调了0.5个百分点,这是史无前例的,以前都是在周末做的。这给我们带来了相应的一个刺激。但是同样我们也强调,不能只有目前这样一个苟且,我们所有的降息政策只是为了托住经济增长。所以这个转向我们现在的金融行业,金融行业现在面临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因为大家去年都经历过像过山车一样的市场的变化,其实某种意义上说,现在整个中国的金融体系是最为脆弱的时刻,我参加过非常多的银行商会,包括中央监管一系列的监管再造的会议,为什么呢,因为大家知道,我们刚经历过一个过山车,现在有些公司还在坚守,保险发的分红险由于购买或者是收购房地产类的企业,会引发什么样的变化我们现在还不清楚,互联网金融去年的监管的真空,已经形成了比较大的风险。现在看起来在未来新一代的监管体系里面,央行将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所以在这个系统,再造的过程中我们的风险也是非常大的,我们期望在今年五月份,中央监管会议上我会给出新一代监管体系的人事、组织和功能的构架,所以我要提醒大家的就是,请为新到来的监管体系做好充分的准备。

    我们都知道,其实我们到现在只有两个金融配置资源的体系,一个是商业银行体系,中国的金融资产95%是在商业银行,那么商业银行正在进行什么样的变化呢,商业银行原来的利润自己都不好意思了,但是今年它的利润是负的5恩%,它可能会做两个调整,可能会分割自己的理财部门,来成立独立的类似于公募基金的净值核算的机构,来承接更多的债务和相应的标准化的产品,这是一个重要的趋势。第二最近也也提到,也就是债转股,因为我们的银行拥有大量的坏账,包括一些僵尸企业的债权,如果能重新捡会1997、1998年的经验,成立一个单独的资产管理公司,使它债转股,这就是我们商业银行正在做一个类似于投行的功能的再造,大家可以去寻找这里面存在的获利的机会。同样第二个也是非常重要的,也是我们大家一直所提到的,资本市场也就是直接融资体系,确实直接融资体系在去年我们遭受重创,在今年一月份大家也看到了,我们借鉴了发达经济体的熔断制度,我们四天融了两次,如果我们要起动资本市场的创新和创造,这里面要做的工作非常多。现在的工作已经转向稳定和投资者保护,注册制包括战略新兴板都已经理清。大家知道商业银行是从来不会为我们的中小企业,或者是创新创造型企业提供额外的资金支持,因为它是根据一个冷冰冰的三张财务报表,以及相应的比较硬的这些固定资产做抵押来释放贷款,因为它拿的是储户的钱,它不可能做更多的冒险。这个时候占中国经济总量5%的资本市场就开始发挥它的市场,其实我们做资本市场已经很久了,我对资本市场理解也非常简单,大家都说美国的创新创造多么厉害,我觉得并不在于美国人有多么的聪明,首先这些关键的创新和创造,或者我们说这种史诗性的创新和创造,始终是一个概率的事件,这个概率是由这个国家的人文、社会和政治制度决定的,它的概率可能一直都是不变的,比如说在美国,成功的概率可能是万分之一,那在中国可能我们的成功率没有它高,可能只有都是万分一零点五,在概率不变的情况下,怎么样增加我创造和创新的成果呢?很简单,我对他的分母进行无限量的投入就可以了,明白我的意思吗?概率是不变的,如果你要更多的伟大的企业诞生,你只有拼命的去给它的资本进行投资,其实资本市场的游戏非常非常的简单,这句话是这么说的,只有SB一样的投入,才有NB一样的产出。

    看一下我们的新三板,挂牌的企业最近有六千家,总的市值不到1.6万亿,一家阿里巴巴在高峰的时候就是1.6万亿,哪怕这六千家公司全部都被牺牲掉,只要有一家公司成为阿里巴巴这样的崛起,就已经成功了。所以这就是资本市场的游戏。而资本市场对于中小投资来说,只要这个游戏的规则是基本公平的,他们就会孜孜不倦的投入到这个过程中,因为大家都觉得自己很NB。所以这就是我们现在正在玩资本市场的这样一个工具,我们希望资本市场能够为我们创新创造,包括我们的互联网金融企业提供额外的增长的空间,和机会。

    这是我们已经很成熟的两代金融体系,第三代其实我们一直都寄托了,也就是我们的互联网金融。互联网金融至少从逻辑上说我们可以穿透资本市场游戏的规则,以及改造我们的商业银行体系,使得我们的中小企业、创新企业以及个人,能够获得更为均等,更为普惠和更有有效的资金的供应,但是很遗憾,我们现在也没有走到特别有效的途径,反而是比如说P2P,现在可能私下来说,三分之一已经跑路了,我还不是非常清楚行业的状况。所以今年金融监管的重点将会投射到互联网金融。互联网金融跟资本市场,以及基于三张报纸的比较硬的商业银行体系,它的优势在于哪里,无非就是从你的交易行为,你的社交行为里面能更客观的描写你的风险、信用和投资偏好的一个函数,或者说一个算法,根据这个算法能够对你更加个性化的定制你所需要的金融产品,以及评估你的风险,我相信这条路或者这个逻辑,仍然是成立的。只不过我们需要更多的精力和时间,去找到这个可行的方法或者说算法。这其实就有待于各位的努力。

    所以我们今年可能是一个金融的监管年,肯定有一个高峰,接着就会有潮水的退去,所以我觉得今年练好内功,找到可行的盈利模式,可能是我们整个金融创新的核心。只有这样才会真正的大浪淘沙,真正成为可以跟商业银行体系,资本市场体系并驾齐驱的第三根金融的支柱。这也是我们对互联网金融的非常深厚的期望。

    最后我想谈一下,我们现在的资本市场包括未来经济的大致的方向,因为今年总体来看,经过我们所提到的一系列的宏观政策的变化,大概率我们会守住6.5恩%的经济增长,到了二季度经济增长会有所复苏,但是我们也注意到,这样一个增速带来的后遗症也非常明显,我们已经观察到二月份的通货膨胀数据已经是2.3左右,我们开始担心这个通胀会不会接近3,我们现在分析,至少目前来看,在三季度可能能够达到3的水平,这取决于大宗商品的访谈。至少短期来看这可能不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但是现在的麻烦就在于,我们一线城市的资产泡沫正在兴起。因为大家也都知道,股市没有特别好,现在还在一个徘徊的过程中,所以大家把大量的资产又投入到一线的房产,根据我们的观察显示,上海可用的库存不到五个月,我们担心这个资产泡沫会比较的凶猛,股市只占中国5恩%的财富,而房产大概占到10%,房产一定是最后一个泡沫,所以我相信,基于去年的这样一个经验和教训,房产借助一些新的工具的场外配资,将得到全面的控制和抑制。因为可能会避免海外的风险波及到中国,可能是一个最为重要的决策选项,这就是我们对目前宏观的研究。

    对于金融创新方面,我们今年是一个监管年,所以各位互联网金融的从业者做好监管风暴,以及相应的内部框架,和盈利模式调整,祝大家在这一轮当中好运,这就是我的演讲,谢谢。







相关信息

我们的合作伙伴

财视中国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