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微信 | 注册 | 登录

首页>> 会议活动 >> 详细

王一鸣

 



王一鸣

CRO

米么金服 


    【嘉宾简介:十年以上的零售金融从业经验,在招商银行拥有12年的专业经验,在招商银行信用卡中心,担任政策室经理一职,主要负责主管风险管理核心策略条线,期间还曾负责筹建整个成都分部的工作,被评为招商银行系统青年岗位能手称号。科室规模的迅速成长,业务承接能力也逐步扩大,由单一征审扩充为涵盖征审、催收、欺诈防控的风控全流程机构。

    对客户的授信策略研发、信贷资产组合管理、风险预警体系搭建等相关工作都具有相当丰富的经验,与团队一起研发多项创新型授信管理模式,驱动风险经营理念的创新,推出免抵押类汽车分期、智能额度服务体系、嵌入式信用卡瞬时金融等业内首创型产品。在招行这12年的时间里,打下了扎实的业务功底,也积累了丰富的管理经验,同时还打造了自身的大局观与创新意识。 

    在米么带来团队打造了一套米么特有的风控体系:米么风控针对消费金融产品特性,建立‘大米么风控针对消费金融产品特性,建立‘大数据实验室配套四大风控引擎’的核心系统,以大数据挖掘、研究和运用为主轴针对不同风险打造客户引擎、商户引擎、反欺诈侦测引擎、贷后轨迹追踪四大引擎,致力创造消费者满意的消费金融产品的同时保障信贷资产质量。】



    嘉宾现场发言实录:


    圆桌讨论:非银金融如何提高风控能力应对未来合规要求


    谷来丰:非常开心能够被邀请到这样一个高大上的论坛上,和几位业界非常知名的重量级人物,来探讨风险管控这个问题,我刚才也看了一下几位的简介,背景都比我强的多了,我被邀请来,估计是我过去写过一本书,叫《互联网金融》,是去年的1月份就成稿了,印了一大批,结果拖到11月份这个书才出版,政策都变了很多了。

    刚才几位给大家稍稍介绍一下背景,都是非常非常专业的,米么金服的CRO王一鸣,他在招银做了12年的时间,招银的老兵了。而且在招银系统里边年轻的时候被评为青年岗位能手,在信贷资产组合管理、风险预警这个方面,有非常丰富的经验,他有个奇妙的经历就是2008年他被选为奥运火炬手。我们掌声欢迎王一鸣。

    第二位是我们黄总,镭驰金控的副总裁,黄总是澳门科技大学毕业的工商硕士,做了三十年的银行工作,但你看上去并不老,可能很年轻的时候就搞金融工作了,在银行里担任非常多的职务,主要是运营和信贷这一块,他对金融和嫁接互联网这块有非常深刻的理解,我们掌声欢迎他。

    第三位是银票网的COO潘俊先生,潘俊先生是海龟,在加拿大学的金融,恰好我也是在温哥华,然后在汇丰、摩根史丹利这些机构都做过,现在回国也是创业,我们掌声欢迎他。

    最后一位,我觉得很有意思,我们的郑海阳,融道的副总裁,你看他的经历,是个大咖,他过去做过FT,就是金融时报新闻网的特约撰稿人,他还有个经历就是搞研究,在中小微企业融资研究中心做总监,现在做融道网,我们欢迎这位大咖。

    接下来我们每个人用大概两分钟的时间,你们各自介绍一下你们自己所在的机构,具体是做什么的,最好是能给归类,比如说我是P2P,就很简单,我是B2C等等,用这样简单的方式做一下介绍,我们先从王总开始。

    

    王一鸣:很有幸来到这样一个场合,和几位行业的专家分享在这两年多以来,米么金服一路走过来的过程当中,包括我个人包括企业所收获的一些,特别是在互联网金融这样一个金融领域,风险管理和数字化、大数据应用的一些感悟和内涵。米么金服是在2014年成立的公司,整个团队都是招商银行信用卡中心的一群老兵出来运营的,投身到这个行业,为什么会投身到这个行业呢,其实在去年的时候,我参加我们股东的一个年会,当时也邀请我作为一个新的注资企业,介绍我们企业的时候就提到说,我会对银行从业了这么多年之后的,对这样一个金融的生态,和对金融领域的创新有自己的一份追求,我们认为五年前你到银行去办房贷和五年后去办房贷的流程好像没有任何的改变,我们觉得这件事好像是不对的,我们觉得有更多的一些方式能够把金融这种服务有更多的一些创新,更多的一些服务于垂直产业的一些体验的升级。

    同样作为我们这家企业来说,我们也知道,今天的话题是风险管理,我觉得最核心的回归到原点来说要知道自己擅长做什么,有能力做什么,米么金服是从事个人信贷,面向个人消费领域,其实我们在场景化的消费金融上迈出了自己的步子,现在在不少的消费领域,特别是年轻人比较聚焦的一些衣食住行相关的领域当中,能够嵌入一些金融服务到这些场景当中去,形成了我们企业主营业务的搭建。我想往前走,我们会更多的涉入到更多的垂直领域去,创造消费需求,同时为这些消费需求面向的这些客户,服务好他在金融理财规划这方面的一些我们能够服务的内容。 

    

    黄届庭:刚才我们主持人说我比较年轻,可能童工就去了银行,反正男的年龄报出来也无所谓,我已经50几岁了,也是在国有银行做了15年的行长,有十年的信贷行长的经历。我到镭驰金控是去年才来的,有情怀,有想法。我在这个公司是负责投资跟风控这两块。我们镭驰金控下面有四块,包括我们的股交所,包括镭驰基金和股权融资。公司从2012年成立以后,只专注于做一件事情,就是为小微企业提供一些融资服务,然后我们也没有做P2P。也跟大家介绍一下,中国这个商标P2P是被镭驰金控注册下来,也是表明我们一个态度。今天是讲风控的,上次一个圆桌会议上大家问我这个问题,你从体制内来到体制外,你认为这个平台的风控会怎么做?然后我用一句话来解释,其实一个真心要做好互联网金融的平台,它一定会比传统的互联网更加重视风控。但是传统的金融和互联网金融,它的风控的方位是不一样的,途径是不一样的,等会我们可以来做一些探讨,传统的互联网它怎么做风控,互联网金融企业它怎么来做风控的,谢谢大家。

    

    潘俊:感谢大家,今天非常容幸代表银票网来到这样一个舞台,借此机会稍微讲一下银票网的特色,我们是专注做票据市场当中细分为银行承兑汇票板块的一个金融信息服务平台,由于我们资产端的产品是银行承兑汇票,它有一定的优势,因此我们除了自己的风控把控的相对较好之外,另外我们这样的资产的产品是非常能够保证期安全性的,因此在这方面我们做的是相当不错。我们平台从14年上线到现在一年多的时间,目前接近六百多天线上时间,我们是零预期,零坏账,我们的交易量昨天达到了50个亿,没有任何的坏账,没有任何的预期,我们服务于八万多家中小微企业,这些企业提供的这些票据,放出贷款之后对他们起到了一个刺激的作用,开展业务更加的方便。我们注重修炼业务的同时,我们也想服务于社会更多的团体和机构,因此希望借此机会和大家沟通一下,相关的一些经验,以及未来的一些发展趋势,谢谢大家。

    

    郑海阳:大家下午好。我是来自融道网生菜金融的郑海阳,今天非常有幸能够和各位业内的专家,还有交大的老师一起来探讨关于互联网金融风控方面的问题。

    首先向大家做一下自我介绍,我们公司叫做融道网·生财金融,为什么有个点,因为我们2009年就成立了,在中国都是做互联网比较早的企业,我们之前做的叫做全区搜索引擎的模式,也就是说我们搭建一个平台,一头是中小微企业,另外一头是银行,还有各种各样手里有钱的机构,我们为他们提供这样一个平台,让他们之间互相的沟通和交流,怎么提高他们成交的效率,降低他们的信息不对称,提高解决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题,所以我们2009年成立的时候,我们企业的使命就是帮助中小微企业解决融资难。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是到2014年的8月,我们获得了上海国资委的一个投资机构,叫做上海科技投资有限公司的投资,我们也是成为了首家国资背景的互联网金融平台。目前我们平台一共有四个产品,一种是车贷,一种房贷,一种是担保贷款,一种是信用贷款,基本覆盖了目前主流的贷款品种。今天也非常有幸跟三位风控方面的专家来学习学习,请教一下。

    

    谷来丰:谢谢。刚才四位专家也都介绍了各自的企业做的业务,还有各自的特色。接下来我们就针对风控这样一个主题,讨论三个话题,哪三个话题呢,有各种场景,第一个是去年归到P2P这类的企业当中,又出来好多,像E租宝什么的,而且好多的这些机构,比前面的都大,所以你讨论之后,大家对于这个行当,首先对P2P就不信任了。就让你们这些B2C什么的一块儿吃瓜落,最后大家就觉得互联网金融不靠谱。在这样一个混乱的情况下,我们怎么能够重新建立信任,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流动性风险的问题,就我所知,中国做互联网金融,信贷这块,差不多90%以上都是错配的,纯粹的P2P,咱们国内干不了,好像也没那种商业土壤,所以基本都是错配的,国家还不错了,还给我们土壤,也不给你们收什么保证金什么的。实际上你错配你就是做银行,但是银监会也不来管你,地方金融办也搞不懂,多少还支持一下。所以一错配,一遇到国家一紧一松或者货币出现什么问题就出现流动性的风险,什么叫流动性风险,就是你错配的时候,你期望一切都是平滑的,错配到期还能把钱还上,或者寅吃卯粮都能做到,七个盘子八个盖,或者八个盘子七个盖,盖来盖去看不出。但是现在突然出现一个政策,加紧了,变成了八个盘子六个盖,盖来盖去手里就掉一个盖,变成五个盖,马上流动性问题出来了,这种问题怎么对付。这是第二个问题。

    第三个问题,就是谈到我们东西都放在网上,互联网最怕的就是黑客,最怕的就是信息的泄露,你们有什么好办法,能够防范黑客的攻击。

    

    潘俊:在座的我可能是比较年轻的,我先来抛砖引玉,浅谈一下我的一些见解,不到之处请大家指正。大概聊一下这三个话题,第一个就是怎么样增加信用度,之前我们也看到了,各种负面的消息,实际上在去年是比较多的,我个人来看,实际上这也是一个好消息,如果这些机构不爆出问题,迟早这个问题还是要爆发的,它暴露出来这个问题以后,有一部分企业经过了这样一个转折之后,迫使它必须离开这个市场,监管机构也会有相应的措施出台,来严管严控,剩下的这些机构如果在严控跟规章制度出台之后能够存活下来,能够保证它的运营,那么自然而然就是我们所谓的淘汰之后剩下的就是精英,自然而然这些能够存活的平台,必定有它的可取之处,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如何自己给自己增加信用度,我们就要做到的是什么,信息透明化,公开化,这个也是监管的要求,但是反过来讲,你能够把自己平台的一些相关的措施,相关的规则,相关的资质给展现出来,我们说句通俗点的话,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客户看到你的风控能力,包括相关合作机构的能力,包括资产端的配置,他全了解了之后,为什么不会增加对你平台的信任度呢?其实这一点来说,实际上是给了我们机会。如何去展示,如何的做好,实际上不仅仅是做到政府要求的这些东西,很多情况下也是由于客户这边的需求提高之后,迫使你要去做修改,为什么,很多平台有,你们平台没有,为什么不展示,客户会问这样的问题,一旦你展示出来之后,自然而然的就是一种征信的措施,提高客户信心的手段。

    银票网这边一贯是做这个事的,因为我们银票的理念就是客户至上,团队为中,最后一句话就是诚信为本,诚信为本不是在这里说说就可以的,而是要有一种持之以恒的心态,不断的去改进,不断的去做这些事情,要把所谓的这些风控的东西落实下来,才能够做的比较好,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我想谈一下关于您说的黑客攻击的事情,其实黑客攻击,是多种原因的,一般情况下是平台存在漏洞,另外就是各种相关的软件,你采用这些软件可能不是自行开发的,这里必定会存在一些相应的门槛,就我们而言,银票去年一年没有做过多的广告投入,有两千万的用户,主要是靠的什么,我们先把技术做到位了,客户了解了之后,他知道你有一系列的措施之后,自然而然对你的平台有所信赖。相应来说你平台自身的防御能力就先要做好,因此互联网行业入门是有门槛的,不是说随需应变外面买一套软件你自己找一个开发,一个维护就可以把这个平台做起来,不是的。如何能够保证客户的信息安全不泄露,如何能够做到我们的合同内容不被篡改,这些实际上都是比较重要的。用业内的话来说就是技术占了三分,内控占了七分,除了你做好这些技术升级,硬件升级,必要的措施之外,怎么样做好内控措施,实际上也是相当重要的。

    这里我们银票网是这样的,我们叫做公司的内控要有目标,要有标准,部门之间的内控要有制约,部门设定一定有它的原因,部门与部门之间要有制约。第三点,就是我们相应的操作要有制度,然后相应的岗位要有职责,做的过程要做到监管,我们相应的风险要能够监测,最后做出来的效果,整个的工作要有评估,做完之后要有整个的考核,整个流程如果按照这样的方式去操作的话,不仅仅是要有制度,最重要的是在落实上,你落实了这些细节之后,整个防范体系自然而然会上升。再换句话说,风控这个东西,实际上不是一个风控部门或者某几个风控的人能够去做的,而应该是整体的企业每位员工都应该有这样的思维,有这样的意识,因此它是个全体的事情,不是一个独立的事情。我们要从人控开始慢慢的变成规制,这样的一个转变之后,自然而然各个方面的能力都会有所提升。

    

    谷来丰:谢谢,看看其他家,不必要回答所有的问题,拣一个或者捡两个就可以了。

    

    郑海阳:我说说我们是怎么做的,就第二个问题,我们如何让这个投资人重拾信心。

    因为我们相对而言,有一定的国资背景,所以我们的公信力跟一般民营的P2P平台相比是占有一定的优势的。但是我们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因为国资背景的P2P可能利率比较低,可能对市场的反应没有各位这么灵活,那么我们如何让投资人能够长期的跟定我们呢,所以我们从今年的315号开始,我们推出了一项新的制度,大家可能都知道投监会,是投资人自发成立的一个组织,来对P2P的平台进行监督。我们做P2P的时间比较晚,是从149月份开始做的,但是我们从151月份就成立了投监会,从一开始我们也是跟其他的P2P同样的做法,把投资额在前十名、前二十名的投资人组织起来,希望能够通过他们对其他的投资人树立一个榜样,你看我们大的投资人在我这里投了这么多,说明我们这个平台是安全的。但是时间一长我们也发现有一个问题,这样一来,不可避免的被大家垢病,好像投监会成了一个俱乐部,大家觉得这帮人我们平时要哄着他,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也是先照顾他们,反而对于小额的投资者来说是比较不利的事情。所以我们从今年开始,我们就把这样一个制度做了一下改革,只要是我们生财金融上注册的用户,都可以成为我们投监会的成员。当然了,你如果要成为我们投监会的成员,你可以提交申请,如果你实在是没有时间的话,那我们也没有办法,这个是自愿加入的。

    

    谷来丰:那得看你们的机制,是不是上面还搞了常务委员会,因为你人太多的话,开会就成问题了。

    

    郑海阳:我们在投资人的沟通中我们发现,投资人最关心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你们P2P网站上发的标是不是真实的。第二个,我们的钱是不是真的去了这样的一个接盘者的账户,这是我们跟他们反复沟通下来,发现他们对于P2P的风险方面最感兴趣的两个问题,所以我们就针对这两个问题,把投监会监督权力的落点落在这两个问题上,我们可以为他们提供现场查标的权利,我们希望他们随时随地可以来我们这边,比如说他们可以指定某一个标,某一个人,某一个业务员,开的这个标的所有的文件,包括网上的流程进行检查。这就是我们如何重拾投资者的信心我们今年所做的努力,不管你有没有在我们网站上投资,或者你投了多少,或者你投的时间长短,你都可以提出申请到我们的网站上,进入投监会,我们都是透明的,只要你敢来查,我们就敢让你查。

    

    黄届庭:我想表明我的两个观点,第一个,不管是传统的金融也好,或者互联网金融也好,它本质都是金融,所以这个行业不是谁想做就能做的。包括12月份出来这些P2P也好,互联网金融的管理条例也好,它其实从国家层面或者监管的部门层面,它一定要来引导一些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情。整个资金的流失三千多个亿,为什么呢,现在银行的利率很低。中国的老百姓最可爱,也是最可敬的,他希望能够把这个资金跑赢CPI,所以这个东西一定是在他投入的时候,有一个比较规范的做法,这是我的一个观点。

    第二个观点,我是从体制内出来的,我一直呼吁,互联网的本质就是小额分散,千万不要去学银行,因为从银行现在的角度上来说,它的二八理论很明显,它目标的20%的客户,你要去抢也抢不过来,我们互联网金融或者去改变它,或者去引导它,最后让它来真正的关心中小微企业,也就是它的长尾。如果他的长尾它不感觉,然后逐步逐步的那些长尾就被互联网金融给蚕食了,到时候它的长尾变成短尾的时候,要么他就自己改,要么就互联网金融把它改革掉,所以我是这样认为,所以我们的目标就是看一些小微企业。

    当然第二个谈到如何增加信用,信用不管你大也好,你披露也好,前面爆出来什么宝它都披露很多的,大家都以为真的,其实是假的。其实做这个业务,我自己来做这一块业务的话,第一个,互联网金融对客户的了解,一定是全面性的,而这个全面性是非传统银行能解决的。我们把一些称之为无意识的这些行为把它记录下来,通过他的有意识行为去发觉这个客户到底好还是坏。其实我们现在很多的企业,它在银行没有借过款,在整个征信系统里面没有征信,这是现在一个最大的问题。第三个问题就是银行现在还比较喜欢有抵押类的,那个有抵押类的,现在姑且不说那个抵押最后的变现,至少这块业务来说是一个红海,大家都希望来降低风险,希望通过一个抵押来解决。而未来的发展,更多的是科创性企业,更多的是创业型企业,很多的业务银行都不去做,举个例子,关于知识产权的一个融资,关于专利的融资,这两块东西其实现在我们都想做,但是问题为什么不敢做呢,这就是缺少有效的评估,如果国家这把一块评估能够做到一个国家层面,或者一个省市层面,让互联网企业,互联网的用户真正的帮助这些小微企业,或者科创企业有一个长足的发展,这才是真正的互联网金融它应该负有的内涵。

    

    王一鸣:因为我在银行也待了十多年,对我来说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感受。其实在银行做金融也能体会到,能学到很多,需要分门别类的把某个业务做好。互联网业是一样,对我来说,刚才我们在座的每个企业,都比较多的去阐述了我们为什么会去做现在这个事,是有现在的一些专长。我们米么金服非常擅长的是个人消费信贷,我们并没有去发展资金理财类的业务,更多的是通过和银行的合作完成资金这块的启动,因为这块银行有它自己的优势。回过来说,如果说从这个行业内从业的这些互联网机构,能够充分的去从自身看到能做什么,不能说我什么都能做。我必须知道我们能够做什么,我能够专注于做这块,能够比银行做的很好的理由是什么,我觉得是我们互联网金融对于这个市场,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点。

    刚才也提到了另外一块,我觉得也是在去年发布了这样一个非常突出的,就是行业监管。我个人对于是非常支持的,当然我们现在还有很多的缺失,比如说对数据怎么样来统一,每个互联网品牌都会展示很多的数据,但是这个数据没有标准,大家都用有利于自己的方式在展示,另外一个这种数据是没有监督机制的,而且这种监督机制是怎么样来推动它的规范化的,或者是它过程当中有效的监管,这是我自己的一些看法。

    

    谷来丰:我们刚才讨论了第一轮的问题,四位专家都给出了非常务实的答案。现在我们还有时间提出第二轮,第一个是关于大数据,王总这边我也看到,利用大数据来管理风控问题,来控制风险,你们四位所在的金融机构都在使用大数据监管风险吗?

    王一鸣:有。

    潘俊:有。

    郑海阳:我们这边暂时没有。

    

    谷来丰:我想等一下你们举一些例子你们是怎么做的,我也听到了一些大数据控制风险的一些好的方面,但是也有一些问题,专门做金融风险的公司,搞大数据搞来搞去最后还要管阿里巴巴,管腾讯要数据,或者管电信去要数据,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就是监管,去年下了条例,我想听听你们四位对监管的看法,这个条例很合理,管的恰如其分,还是说条例不太好,管的太严,或者说条例不好,管的太松。

    

    黄届庭:可能大家都比较关心互联网大数据,在座的都比较诚实,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其实对于大数据大家都有不同的来源,对我来说第一个,来源的真实性非常重要。这个数据是来自第三方,第二个,数据的新鲜度。这是很重要的。然后你有没有好的一些模型,这些模型是不是经过模型训练,有没有好数据坏数据进行比较。我举个例子,我所在的原来的银行,它的数据是宇宙级的,但是因为这个设计的时候,它本身这个数据是不关联的,所以你拿到的这些大数据是无法进行充分的比对,充分的做一个勾连的。所以它本身做这个大数据的时候,它底层架构的设计,包括它之间的勾连关系非常重要。    

    简单介绍一下我们怎么利用大数据,从去年开始我们去找了一个非常简单的切入点,每家企业都要发工资,我们平台做了一个薪资宝,给企业发薪,我对企业的要求很简单,我做到T+0,你从我这里发工资,当天所有的员工可以从我这里把工资取走。大家觉得不就是发个工资吗?然后我们从企业的特性,企业的发薪,单单我们从企业发薪这个角度上来说,我们给出了47个纬度,我不能全部说,可以简单的举点例子。我们面对的是小微企业,如果我观察小微企业,观察一个什么点,发工资,可以从人数的变化来看这个小企业的成长历程,可以从小企业同样的人,他的人的变化率,比如说这个公司20个人,下个月还是20个人,但是有十个人换掉了,人员流动率在50%的时候,这个企业可能存在一些问题。再去分析是骨干还是普通员工在流失,这个是非常多的。我有两个博士,一个27岁女博士,一个32岁男博士,我们这个部门不叫数据模型部,前面加了两个字,叫政策数据模型部,为什么加政策,在中国如果你不研究政策的话你会吃苦头的,做模型它是做趋势分析,它一定要把这个政策考虑到它的模型。我举个例子,比如说在经济的上升周期,国家出现了一些什么政策的变化,你可以预计未来哪些行业是国家主力要推的,这个时候你对这些行业的权重就加上去了,而如果哪些行业国家现在是不需要的,甚至对这些行业抑制的话,我们已经警示出来了。比如我们现在内部已经提出了132个类型的企业是禁入企业,不管他有没有风险,这样的话真正的把一些大数据用于这些企业,第一个我们必须要筛选客户,哪怕跟机构说我的风控做的很好,我一百笔业务,九十九笔都很好,你一笔业务出问题,可能把你九十九笔业务的利润都擦掉。

    而且还会存在八个杯子六个盖,甚至八个杯子五个盖的问题,企业到时候没有及时还上,就存在平台垫资的问题。我看一个平台,30个亿产品都是一年半两年,我在想这些企业到了一年两年以后,它的增长量必须在35亿到40亿的规模,它才能把30万洗出来,所以从去年开始,谷院长说很多的企业做法,其实我们来评判这个企业好与不好,就要去看它的商业模式,成立不成立,现在E租宝可以说了,我去年就说,整个的租赁行业,它的平均利润是16%,它能够给客户18%,甚至20%22%,它里面一定是有猫腻的。它只有把一笔的抵押物分两次,一次卖给投资者,一次卖给银行,这是E租宝出来之后很多的银行是入套了。本身的风险管理来说它很弱智的,你要去分析,它那个模式成立吗?哪一个企业它会给人家的钱超出这个行业的平均水平,或者还高的多,它一定会存在风险的。

    

    谷来丰:非常感谢,他说了一个很普通的道理,不论什么东西,你用最简单的逻辑去分析它,马上这个问题就暴露出来了。

    

    王一鸣:在大数据这块来说,在个人消费领域应用的基础或者说在原有的实验场景上来说,可能是更充分的。因为在这块领域,对于大数据的探索走的是相对比较靠前的,数量化的进行风险决策,其实是在个人零售领域,在过去的十年当中,无论是在国外的经验里面还是在国内的探索之后,已经被认定为比较有探索价值和实验价值的。很多金融的风控解决的就是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就是你如何了解你的客户,了解他的身家背景,了解他的现金流,做一些前期的判断和预测。或者去做很多类似于证明我妈是我妈的这样一些事情。原来在银行的方式下面,为什么我办银行房贷的流程、手续,几年都没有变化,其实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去向银行证明说我妈是我妈,或者我要列举我的各种证明。

    也举一些例子,我们面向的是个人消费者,其实我们面对很多的客户,可能是一些银行无法服务,无法覆盖,或者说从行业来说是一些信贷白户的客群,你怎么去认识他?互联网基本上是几个路径,基本上三个主要信息源,一个是出身,本地人还是外地人,年龄、性别这些基本要素,第二个,工作,甚至要开工资流水证明,第三是信贷报告。数据源来自人行。但是新的方式下,为什么会创造出这样一种大数据的模式,应该说我们现在每个人,包括小微企业,它很多的过程都在被数据化,就像我们在座的几个坐在这边,手机放在兜里边,手机就记录我们今天下午坐在这里一下午,和各位分享一些事情。人的很多事情在被记录,而且这些数据,是很客观,很真实的展露在面前,如何利用这些数据更好的为一个客户证明他未来的发展,提供他当前的比较有效的金融服务,这是我们所面临的课题。所以我们在现有的方式下,对数据化投入是比较大的,我们整个团队就跟黄总一样,我们的内部也叫政策与大数据部,当然我们加政策的原因,我们认为数据它会有两个领域,一个数据叫做基础数据,更多的像基础科学或者基础物理学,它会研究比分子再小的是什么,比原子再小的是什么,它会对科学理论层面或者工具层面的技术前沿做一些探索,研究更好的去解决数据化的某种方法论。

    另外一个更多的面向应用层面,因为每个应用场景都是要有针对性的举措和措施的,你的管控方向也会有很多的针对性和落脚点,政策需要对这些点发出来的郑国去创造,对你企业作出有价值的一些工具。所以我觉得大数据是这个时代创造的,可以对金融革新,提升体验,或者它的整个产品模式的升级,支持我们去发展这块业务的基础。未来可能会有变化,可能五年之后我们坐在这儿不是谈大数据,可能说生物资源怎么进行管理。大数据是时代创造的,既然这个时代有那么多的数据,我们觉得当然要去利用它,促进这个产业的发展。

    

    郑海阳:刚才三位都说你们都已经开始用大数据了,但是对我们来说,大数据是适合远方,但是目前在中国征信体系还不健全的情况下,我们只能够在目前苟且的基础上,再来作出我们适合远方的一些探索,我们确实还没有运用到。

    

    潘俊:因为我们公司是刚刚开始做大数据的,我们主要的精力现在还是用大数据做一些技术分析,用来做一些定价。然后我们因为主要的业务是跟银行承兑汇票挂钩的,因此我们产品的风险相对较小。如何去做好一个定价,是我们现阶段比较看重的一个方面。因此我们的数据部门主要是结合了行业研究和目前票据市场的分析,来对我们的产品做比较精准的定价,因此我们的产品在业内比较有竞争力。

    我这边对于大数据应用的开发或者说是大数据以后的应用趋势,讲一句,我觉得大数据的应用,以后会用在各行各业当中,都会有所涉及,但是最关键的是如何进行分析,如何进行建模,如何把它转换成实际有效的IOI,这是最关键的。

    

    谷来丰:非常感谢刚才的四位针对大数据的问题进行了讨论,时间关系,这里只能做一点点总结,大数据的使用实际上涉及到三个问题,第一个是建模和计算,算法的问题。第二个问题就是运算能力的问题,第三个问题就是数据料的问题。在我们国家,前两个问题其实一直在探索,而且进步也很快。最后一个问题问题最大,就是大数据这些数据料,被控制在大量的政府机构、事业单位或者这些大企业手里边,它不拿出来我们很难办,而且以前我们确实见到了很多搞大数据的机构,由于没有非常好的数据料,由于他掌握的数据质量比较差,所以最后实际上这个变的苟且不远方了。

    今天非常感谢四位嘉宾来分享他们的观点,也非常感谢在座的各位,感谢你们的关注,谢谢大家。









相关信息

我们的合作伙伴

财视中国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