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微信 | 注册 | 登录

首页>>深度观察 >> 详细

易纲:“三支箭”解决民企融资难 防止“运动式”政策

 
【标签】易纲 民企融资难


    今年以来,民营企业逐渐暴露的融资问题是监管至市场关注的重点。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指出,解决民企融资问题,要各级监管部门“几家抬”相互配合,保证商业可持续性,央行将在监管方面出台政策引导银行支持民企信贷,扩大民企债券融资支持工具试点,并研究设立民营企业股权融资支持工具,用“真金白银”来支持民企融资。


    “在目前的经济形势下,民营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尤其突出,主要是因为金融机构的风险承担能力下降,不愿意承担风险。这种形势下最先伤及的就是民营企业。民营企业融资难是在信贷、发债、股权融资这三个方面都很困难,这三个渠道是融资的主渠道。”易纲在11月6日接受多家官方媒体采访时表示。他同时坦言,前期一些政策制定考虑不周、缺乏协调、执行偏离,强监管政策效应叠加,导致导致了一定的信用紧缩,加大了民营企业融资困难。易纲表示,近期央行会同相关部门出台的一系列支持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的政策措施,会把握好结构性去杠杆和强监管、稳增长的平衡性。


    “今后,在制定政策过程中,人民银行将注重实地调研,充分听取民营企业和金融机构的意见;对需稳妥实施的政策,采取先试点再推广的方式;对利于长远的规范措施,设置合理的过渡期,避免‘一刀切’,便于企业适应调整。”易纲称。


    易纲表示,为解决民企融资难的问题,央行主要通过再贷款支持民企信贷,推出民企债券融资支持工具支持民企发债,以及研究设立民营企业股权融资支持工具这“三支箭”。


    易纲的“第一支箭”是针对民营企业的再贷款和再贴现。央行今年以来增加了3000亿元的再贷款、再贴现额度,基本上都是针对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易纲称:“凡是中小银行有客户、还能贷出去,只是因为存款不够或是存贷比太高,缺乏资金导致贷不出去的,央行都以再贷款、再贴现的形式支持这些银行。这点还会继续做。”


    易纲续指,央行今年增加的3000亿元再贷款、再贴现额度,其实是政策的引子,是“四两拨千斤”的引导。要使得再贷款资金真正传导到企业端,要依靠各类银行金融机构。“同时,在监管方面也会出台相应的政策。”他同时赞许对1000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免征增值税的政策,“这些政策都是非常好的,但是我们一定要落实到位。”


    “第二支箭”是推出了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易纲介绍,债券融资工具相当于给民企发债买了个保险,“民营企业违约了以后商业银行不愿意承担这个风险。我们推出这个支持工具,就是一个保险,如果民营企业的债发生违约,有人赔你债券的本息,你放心买就是了。”


    央行在10月22日发布公告称,设立民营企业债权融资支持工具。初期,央行运用再贷款提供100亿元初始资金,由专业机构进行市场化运作,重点支持暂时遇到困难,但有市场、有前景、技术有竞争力的民营企业债券融资。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此前预计,初期会形成1600亿元规模的市场,央行会根据情况决定是否进一步扩大规模。


    初期试点浙江荣盛、红狮集团、宁波富邦等三家民营企业,通过民企债券融资支持工具募集资金19亿元。易纲称,三只债券认购倍数均超过2倍,远高于今年以来民企发行债券1.24倍的平均认购倍数,而且发行利率均低于发行人今年已发行的同期限品种平均票面利率,有的较发行人今年发行的同期限品种平均利率低44个BP,信用风险缓释凭证费率为0.4%至1.6%之间,说明试点取得了积极成效。


    “这个保险是由投资者付费的,没有加重民营企业的负担。这样就解决了债券发行不流标、有足够的认购倍数的问题。只要民营企业的债能发出去,现金流就来了,银行也不催他还款了,股市也可以稍微稳定一点。” 易纲表示。他透露,下一步央行将进一步扩大民企债券融资支持工具试点,目前已有30家民企在准备债务融资工具的发行工作。此外央行正与证监会合作制定支持民营企业公司债券的具体方案。


    “第三支箭”是研究设立民营企业股权融资支持工具。易刚表示,为稳定和促进民营企业股权融资,央行正在推动由符合规定的私募基金管理人、证券公司、商业银行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等机构,发起设立民营企业股权融资支持工具,由人民银行提供初始引导资金,带动金融机构、社会资本共同参与,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为出现资金困难的民营企业提供阶段性的股权融资支持。


    在此之前,一行两会及各地方已经开始有所行动,采取一系列措施缓解企业债务危机:除了增加再贷款、增信民企信用债外,年内央行已经累计四次定向降准释放流动性;银保监会大举考核指挥棒,要求银行积极向民企、小微企业放贷;证监会要求不强制平仓质押股权等。


    政策频频,是否真的显著改善银行信用投放?目前来看,传导效果还有待显现。除了监管部门发力外,有银行业人士也指出,多年来银行以规模扩张为导向,习惯了“垒大户”的简单放贷模式,尚未形成真正的市场风险定价体系,这也是造成目前民企融资难的间接原因之一。同时,融资难和融资贵的双向诉求也存在自相矛盾之处,也让商业机构有些无所适从,关键还是要求金融机构能够建立有效的风险定价能力,而政策面也要让这种定价机制真正发挥作用。


    此外,部分民企的融资难,是高杠杆下的融资难,这部分企业缺乏必要的自有的资本金,长期以来高风险运作,是否还值得“救”?浙商银行原行长刘晓春曾撰文指出大型民企融资难是“伪融资难”,这种融资难产生于高杠杆下,是融资过分容易后的债务压力的表现,“质押股票的爆仓、债券的连锁违约等,都是这种‘伪融资难’。”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星也公开表示,一些民营企业在过去一段时间大规模地高杠杆借债扩张和收购,导致了对资金的过度饥渴,导致负债率高攀。


    在此次采访中,易纲强调了对民企融资的商业可持续性。“我们说的‘几家抬’就是财政、人民银行、监管部门要帮助商业银行和金融机构降低成本,使得商业银行和金融机构有积极性给小微企业贷款。如果在商业上不可持续,放出去就是坏账,收不回来,你今天让他贷款,明天他也不贷了。所以我们的政策一定要注意商业可持续,要让金融机构和商业银行有长期持续的给小微企业、民营企业贷款的积极性。”


    易纲最后指出,央行将加强与各部门的沟通与协调,要防止“运动式”收紧,也要防止“运动式”放松;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原则,防止行政干预和道德风险;注重加强市场沟通和政策解读,及时回应市场关切,使市场主体形成稳定预期;抓好已出台政策的贯彻落实,让民营企业有实实在在的获得感。

责任编辑:风间



我们的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