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高层喊话:汇率短期波动正常 向购买力平价靠近

    2019-05-29 09:25:04    来源:第一财经
    关键字:汇率 人民币 美元


    贸易摩擦的不确定性近期给人民币(6.9101, 0.0122, 0.18%)汇率波动带来影响,不过,近日人民币贬值的担忧正在消散,在岸和离岸人民币对美元皆在6.9处走稳。


    5月28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下调49个点,报6.8973。前一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上调69个点,报6.8924,创4月18日以来最大升幅。截至22:00,离岸美元/人民币报6.9238,在岸美元/人民币报6.9112,两地价差进一步收窄,显示离岸人民币预期趋稳。

    央行行长易纲近日在中债指数专家指导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上表示,对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充满信心。“十年期国债利差仍处于较为舒服的区间,美联储加息可能性降低,都有利于人民币汇率稳定。”

    人民币汇率接下来走势如何?如何看待贸易摩擦的不确定性?金融业将如何应对市场变化?金融高层的密集发声显示,有能力保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经贸摩擦的影响完全可控,中国有能力、有信心做好应对。

    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27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人民币汇率短期波动是正常的,但长期看,我国经济基本面决定人民币不可能持续贬值。中国仍是世界经济增长的最大引擎,具备极好的市场空间和增长潜力。随着经济发展质量提升,人民币市场汇率将不断向购买力平价靠近。”

    高层喊话,汇率预期态度明确

    受贸易磋商影响,汇率波动加剧,自今年4月下旬以来人民币汇率持续下行。不过,在近期监管层密集发声表示“有能力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后,汇率出现了上涨行情。

    5月19日,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就当前我国金融和外汇市场运行情况接受采访时表示:“今年以来,我国外汇市场运行平稳,境外资本流入增多,外汇储备稳中有升,外汇市场预期总体稳定”,同时,中国央行“完全有基础、有信心、有能力,保持中国外汇市场稳定运行,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在美国加征加税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一定程度贬值是正常的市场反应,但也应理性、审慎地对待。

    央行副行长刘国强23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应对汇率波动经验丰富,政策工具储备充足。目前虽然汇率出现一些偶发性超调,但市场状况是平稳的。

    郭树清在五道口金融论坛的发言稿中表示,人民币汇率短期波动是正常的,但是长期看,我国经济基本面决定人民币不可能持续贬值。

    他在随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进一步表示:“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通过买卖外汇来获取投资收益是不现实的,将金融资产转移到海外也是不安全的。在成熟市场国家,几乎没有企业和居民专门靠‘炒汇’获取投资收益。随着经济发展质量提升,人民币市场汇率将不断向购买力平价靠近。投机做空人民币必然遭受巨大损失。”

    尽管此前人民币中间价连续多个交易日下调,但目前下调幅度较前期已大为收窄,稳于6.9关口附近。5月27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上调69个点,报6.8924,创4月18日以来最大升幅。

    不仅如此,远期即期汇率差值也表明,近两年市场对于人民币汇率的预期整体较为稳定且有收缩趋势。

    2018年,贸易不确定性影响人民币汇率持续下行,汇率自6月14日的6.3923下行至8月15日的6.9049,但远期即期汇率差值却反向变动。

    中信证券研究部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明明表示,这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央行在人民币汇率预期管理方面能力的增强,虽然在此时期人民币汇率出现下行,但市场对于人民币汇率的预期并未明显变化,反而在即期汇率的基础上呈现出信心。

    实际上,近年来,人民币篮子汇率在全球货币中一直表现稳健,中国政府努力在提高汇率灵活性和保持汇率稳定性之间求得平衡,得到了国际社会广泛认可。

    “中国2018年经常账户盈余仅占GDP的0.37%,也没有大量买入外汇,更没有靠汇率贬值获取贸易竞争优势。美国政府很难给中国扣上这顶帽子。”在五道口金融论坛的发言稿中,郭树清特别强调,过去十几年里,凡是人民币出现较大幅度贬值,基本都是由于外部原因,而非有意为之。

    明明认为,本次人民币汇率下行和之前两次情形有所区别,对比来看,短期人民币汇率“破7”仍存在难度,长期仍需观察基本面、货币政策及国际收支相关数据情况。

    申万宏源研究称,从短期因素看,我国国际收支较为稳定,美元指数(97.9312, -0.0005, -0.00%)预计回落,央行稳定人民币汇率预期态度明确,预计2019年人民币汇率不会持续贬值。

    减少逆差效甚微

    “美国固然可以把加税加到极限水平,但这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将非常有限。”在郭树清看来,美国加征关说目标是要减少贸易逆差,但很可能效果甚微,甚至适得其反。

    郭树清分析称,首先,中国国内消费已经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最重要动力。绝大多数输美产品都非常适合内销,中国正处于消费升级时期,快速扩展的庞大市场会消化其中很大一部分。

    其次,市场多元化取得很大进展。我国产品海外销售的国家和地区不断增多,“一带一路”倡议日见成效,美国之外的市场欢迎更多中国产品。

    三是美国无法完全限制中国产品对美出口。相当一部分中国产品还会出口到美国,有的是因为找不到替代品,有的是因为美国进口商愿意分摊加征加税成本。

    四是中国产业结构正在加速调整升级,需要有一定比例的生产转移到海外,这有利于我们实现产业更新换代,进一步提高劳动生产率,加快中国的高质量发展。

    郭树清认为,贸易摩擦对我国金融市场冲击有限。金融市场往往比较敏感,容易反应过度,去年有较强的波动。2019年中国经济开局良好,能对金融市场形成有效支撑,目前的韧性显著增强,进一步的影响会更小。

    郭树清在五道口的发言稿中分析认为,美国的进口商及跨国公司拿到贸易差额中的绝大部分利润,美国对中国货物贸易逆差将近60%来自外商投资企业,其中相当部分是美资企业,销售这些产品最终形成美国公司的收入和利润。而美国消费者通过贸易获取巨大的“消费者剩余”。据统计,美国市场零售商品中四分之一左右从中国进口,中国物美价廉的产品源源不断输入美国,降低了美国家庭的生活成本,提升了福利水平。

    不仅如此,美国输往中国的产品和服务都是中国发挥价格支撑的领域。例如,粮食、能源、飞机、芯片等大宗商品,如果没有中国的大量采购,其价格决不是今天的水平。同时,美国获得廉价资本回流。

    郭树清认为,中国贸易顺差积累的资本以购买美国国债的资产方式支撑着美国的消费和投资。截至去年末,中国有7.3万亿美元的资产,其中一半以上以美元形态存在,使得美国市场资金成本极低,为经济的复苏和繁荣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责任编辑:陈璇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