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看金朝 | “华尔街沉浮录”——约翰·保尔森

    2018-01-22 11:33:00    来源:财视中国
    关键字:华尔街 对冲基金


    文 | 鸿风

    责任编辑 | 王维




    约翰·保尔森,这个在过去十年中背负着“索罗斯接班人”,“危机之神”美誉的华尔街对冲大佬最近过的有些不顺,幸福的人总是相近,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同。而今年不幸的轮盘似乎转到了约翰保尔森的头上。


    新年伊始,随着这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第一人“的名下物质基金被发现巨亏70%,曾经的对冲基金第一人走下了神坛。回望着他过去数十年的金海沉浮,不禁让人倍感唏嘘。


    求学经历影响择业,家庭环境决定习惯

        

    保尔森出生于纽约市皇后区的一个普通中产社区,据纽约当地媒体的报道,年幼时的保尔森出身贫寒,他的商业启蒙教育源于他的祖父。祖父曾教他从超市买来大包装的糖果,然后再零售给同学。他的父亲是纽约的一名普通会计,通过数十年的努力最终成为了一家小企业的首席财务官。自幼跟随父亲学习财务知识的经历对约翰的影响非常重大。这一点在后文将有阐述。

     

    保尔森天资聪颖,他在华尔街一直被人视为学院派的典型代表。1978年,不满23岁的保尔森以全班第一的成绩毕业于纽约大学商业与公共管理学院,紧接着他进入了有着制造“职业老板”的“工厂”美誉的哈佛大学商学院。在哈佛他成功获得了高盛颁发的奖学金,并被哈佛授予了“贝克学者”的头衔(一个只授予哈佛Top5%毕业生的珍贵荣誉)在求学期间他受到了美国财政部长罗伯特·鲁宾关于风险套利的观点和杠杆交易先驱杰里·科尔伯格的理念的影响,这些对未来他从事对冲基金行业产生了深远影响。
     
    如今回头看他的早年经历我们不难发现,求学期间的经历决定了他日后的择业方向,而家庭教育影响了他所奉行的从业手段——对财务分析的笃信和对数据始终保持审慎的态度。
        


    咨询起步善于分析,投行沉浮明悟理念
        

    毕业后的约翰保尔森并没有立刻投入对冲基金的怀抱,毕业时恰逢股灾的他在朋友介绍下进入了名扬天下的波士顿咨询公司。虽然这与他之前进入华尔街的梦想不符,但无可否认在波士顿工作的经历对他未来形成自己的投资哲学有着无可替代的作用。
        

    作为华尔街学院派的代表人物。约翰保尔森对数据的应用一直极其重视。而波士顿咨询公司作为世界最优秀的咨询公司之一,其本身对数据的分析统计乃至于应用都有着一套自己独有的理念。这一段经历帮助当时年轻的约翰理解了数据的本质,他在未来的职业生涯里一直都坚持着自己独有的数据分析方法,绝不轻信或盲从于任何大机构或个人的结论。
     
    除了对数据的深刻认识之外,在波士顿任职期间,保尔森曾受到同事的指点,认识到表面繁荣的房地产行业剥去通货膨胀因素之后,其房产价值增幅会非常微小。尽管在波士顿咨询公司学到了适合自己的理念,得到了大量的积累。但是对华尔街的向往还是促使年轻的保尔森选择了前往纽约。
        

    在极富传奇色彩的奥德赛合伙投资公司(Odyssey Investment Partners)工作两年后,1984年28岁的他意气风发地加入了华尔街五大之一的贝尔斯登并购部门,并顺利成长为董事总经理。年少得志的他并没有如其他人所想的那样,享受着华尔街所给他带来的各种虚荣。
     

    他在最成功的时刻辞职了,这一刻他决定实现理想,拥有一家独属于自己的基金公司。

        

    1994年,约翰·保尔森以200万美元起家成立了自己的对冲基金,而员工只有他和一位助理。之前在贝尔斯登的工作经历使他对公司合并业务了如指掌,他将这支基金专门用于合并套利的投资,即同时买入及卖出两家合并中的公司股票,从而获取无风险的利润。
       

    因为公司规模有限,保尔森的投资方式十分严谨。一直坚持着把财务分析作为核心决策内容的他并不理会权威评级机构的评级结果。这种不为外物所动,一副埋头苦干的态势,在华尔街这个遍地都是精英的地方显得有些与他人格格不入。所以,那个时候的保尔森尽管身手灵活、正当壮年,可是绝对不会有人把他与日后绰号为“华尔街最灵敏的猎豹”联系在一起,顶多算得上一个“华尔街农民”。但是正如毛主席说的那样:“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在每日辛苦的耕耘中,约翰保尔森总结出了一套他独有的投资理念。
       

    “一、对市场下跌准备充分,市场上涨时便不必费心;
        

    二、风险套利不是追求赚钱,而是追求不亏钱。”
        

    这一套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显得过于保守的理念,在当时的华尔街并不受人推崇。追逐着金钱和一夜暴富的神话,充满着荷尔蒙沸腾的欲望,是纸醉金迷的华尔街永恒不变的主题。谁都不会知道保尔森这条大鳄正在磨砺着自己的牙齿,等待着崛起的机会。
        

    21世纪的脚步来临,约翰保尔森正式迎来了自当己人生的转折。猎豹开始了狩猎。
        

    危机之中成就大业,坚持真理鲸吞天下
        

    2000年,一向享受单身生活的保尔森结婚成家,2001年波及世界的网络股泡沫在全球掀起了狂潮,华尔街哀鸿遍野。保尔森获胜了。他敏锐的判断出,很多在虚高股价支撑下的并购案会失败,因此他有计划的在市场上大量卖空。在危机遍布的两年,他以每年5%的速度迅速成长。2003年,他的公司从一家仅有2000万美元资金的小基金成长为了一家掌管六亿美元资金的新贵。随后两年,他管理的总资产更达到了40亿美元。
     

    新千年的伊始,约翰保尔森已经让自己的名字成为了对冲基金界的又一块金字招牌。
     
    但是所有人都不曾想到的是,这一切仅仅刚刚开始。
     
    2005年,已经得到了金钱和名望的保尔森并没有改变自己的工作方式,反而因为成功,他和他的团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充满自信。保尔森过去数十年的人生经验在此刻充分发挥出了作用,他和团队牢牢的抓着自己的独门秘籍——财务分析,这种工作量极大的方法是投资判断最重要的依据。虽然原始,但是每一个数据都是自己得来的,这使得保尔森能够做出最令自己信服的结论。
        

    同时,保尔森早年间对房地产行业的研究经验使得他敏锐地嗅到了一丝不寻常。保尔森果断的对房地产行业进行了调研。其大规模的调研发现,房贷方回收资金正在变得越来越困难。他得出了人类经济史上最有价值的结论之一:“次贷危机”已不可避免。
     
    他设计了一个复杂的基金操作模式:一边做空危险的CDO,一边收购廉价的CDS。随后的几个月,美国房产市场却依然繁荣,丝毫看不到萎靡的迹象,保尔森的基金在不断地赔钱。这一段等待的日子是难熬的,不断地亏损让公司的员工和合伙人们都感到了巨大的压力。身边的战友人心浮动。保尔森以为“世人皆醉我独醒”,但在别人眼中,他已经从一个严谨的学院派变成了一个失去理智的赌徒。在那段艰难的岁月只有他的妻子坚定的支持着他。
     
    事后证明这个女人的眼光是独到的,她挑选的丈夫的确是人中之龙。能让一直信奉独身主义的保尔森选择迈入婚姻殿堂,保尔森夫人的确也有着她独特的智慧。
     
    后来的事情,人尽皆知!
       

    ● 2006年底,次贷危机已经初见端倪。保尔森的基金已经扭亏为盈,升值20%。他的信心越来越足,紧接着又建立了第二只同类基金。
         

    ● 2007年,他名下的第一只基金升值590%,第二只基金也升值350%,基金总规模已达到280亿美元,仅2007年一年,就有60亿美元的资金涌入保尔森的基金。
         

    ● 2008年1月聘请了前美联储格林斯潘加入了自己的团队。
     
    “世界基金第一人”的名号当之无愧,他始终是那个冷静到残酷的学院派基金管理人!
        

    大鳄出手,鲸吞天下。
        

    投资黄金双王对决,十年沉浮走下神坛
        

    此时的保尔森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初到华尔街的青年,昔日的老东家贝尔斯登在次贷危机中骤然倒下。他在2010年的赚钱速度是每秒158.55美元。
     
    然而,站在巅峰的他很快就迎来了自己的滑铁卢。
        

    2009年,约翰保尔森重仓购进了100吨黄金,这一行动一举奠定了他在世界黄金投资者中举足轻重的地位。一直坚持着“不亏钱就是挣钱”理念的保尔森在获得财富后,选择相信了黄金这样的硬通货。可惜,这一次他失算了。
     
    随着2012年全球经济形势开始好转,黄金价格从高位开始走低。保尔森和他的基金开始面临着巨额的亏损。
     
    2012年5月下旬,最终的决战开始展开,索罗斯和自己的接班人展开了一场令人血脉喷张的世纪大战。索罗斯先生老辣的等待着时机,在大势之下用更少的筹码果断出手做空。这一次,叱咤风云数十年的老人索罗斯技高一筹。果断清仓做空的手法打破了保尔森不败的神话。
        

    “华尔街空神”被别人用做空打败。这似乎就像是一个轮回,当年大势在手,凭借极其微薄的股本一战成名的约翰保尔森,最终在这一回站在了历史大势的对立面。而他所面对的对手也已经不是那些被冲昏头脑的交易员。而是那个身在病榻之上,头脑却冷静的让人难以想象的华尔街大鳄。
     
        

    同一时刻,保尔森在海外也遇到了麻烦。在美国已经奠定自己地位的保尔森在2011年决定走出国门,打算前往中国开展自己的新事业。然而对中国情况的不了解,缺乏变通的劣势在他旗下的基金决策中开始显现负面效益。2011年,对中国嘉汉林业的投资被彭博社评为当年世界十大商业失败案例。这一失败的影响是深远的。在彻底准备好之前拒绝涉足中国市场的保尔森,错过了21世纪第二个十年最重要的机会——中国科技产业的全面腾飞。尽管他依旧把握了”滴滴“这样的独角兽。但是相比同行,保尔森落后了一大步。
     
    随后的几年保尔森韬光养晦,然而正如同05年时那样,昔日相信他的顾客纷纷离开。到了2017年保尔森旗下自有基金的比例已经大幅上升。如今媒体们更愿意以“华尔街的大失败者”来称呼他。

    十年,一个轮回。保尔森从当年那个高站云端俯瞰众生的华尔街基金之神,走下了神坛。或许他从未离开,也从未改变。他依旧是那个一丝不苟的哈佛贝克学者。那个怀疑一切,埋头苦干的约翰保尔森。在他的办公室,看不到bloomberg数据终端,也没有全球热点地图。有的只有暖色调的精致装修和12幅出自著名画家亚历山大之手的油画。这个办公室也就像保尔森其人,无论市场如何改变他始终坚信着自己独有的手法与工作节奏。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结语
        

    少年时的家庭背景带给了他对财务数字的敏锐。青年时超一流的的学术背景铸就了他浓厚的学院派操作风格和未来择业方向的兴趣。研究员出身的职业经历养成了他热衷于调查研究绝不轻信评级机构的的工作方式。但也正是这些使得他在面对过于快速的变化时会显现出对突发性事件应付能力的不足。虽然有着这些瑕疵,但无可否认的,约翰保尔森是当今世界最伟大的基金管理人之一。独到的眼光,合理且精准的投资哲学,对工作结论的审慎。给我们这些从业于金融的后辈们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