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引领 银行业下半年发力方向明确

    2021-07-13 13:56:35    来源:金融时报
    关键字:银行


    7月9日,人民银行发布公告,决定于7月15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已执行5%存款准备金率的金融机构)。据悉,本次下调后,金融机构加权平均存款准备金率为8.9%。


    这是7月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适时运用降准等货币政策工具”释放降准信号后,人民银行及时响应,为银行业进一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促进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提供了空间。


    人民银行在公告中表示,下一步,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坚持稳字当头,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搞好跨周期设计,支持中小企业、绿色发展、科技创新,为高质量发展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


    上述政策举措为银行业在下一阶段如何更好地支持经济发展明确了方向。



    降准为银行业的支持措施提供了空间,为何在时隔一年多后再次降准?



    “受宏观经济下行和外部不确定性双重冲击,我国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生存和发展仍然面临较大压力。随着向实体经济让利工作落实,银行息差呈现缩窄态势。特别是中小银行,受限于负债成本高企,息差回落显著。因此,在多种因素影响下,金融机构尤其是银行‘不敢贷、不能贷、不愿贷’的三角困局仍然不同程度地存在。”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兼职研究员董希淼在接受采访时如是说。


    此外,小微企业作为吸纳就业的重要力量,是做好“保市场主体”工作必须要关照的领域。


    “首先,我们要清楚地认识到,小微企业,特别是服务业的小微企业恢复情况还不尽如人意。服务类的小微企业是我国吸纳就业非常重要的主体,如果这一类主体的发展状况不好,就会给就业带来较大困难,而如果就业出现问题,那么就会导致消费增长恢复缓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在我国经济恢复发展的过程当中,消费是三大需求(消费、投资、出口)中比较疲软的,这和我国当前就业形势压力较大不无关系。


    因此,仍然需要对小微企业继续强化支持。并且,曾刚强调,为进一步改善消费水平,提升消费能力,让经济结构能够尽快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正常状况,国家对小微企业的支持政策和银行对小微企业提供的具体支持措施,都还需要再维持一段时间。


    曾刚还提到,最近一段时间,受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影响,很多企业的利润空间被挤压比较严重,对小微企业来说尤为困难。在这种背景下,在原材料成本无法控制的情况下,就必须要通过降低其他方面的成本,来为小微企业创造更好的条件。“因此,降低综合融资成本可能会成为未来一段时间,支持小微企业和实体经济的非常重要的抓手。”曾刚说。


    正是因为如此,能够降低银行的融资成本、给银行带来一笔低成本的长期资金的降准,成为当前政策的首选。“可以为银行在资产端进一步降低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创造条件。”曾刚表示。


    董希淼表示,适时实施降准,为银行提供长期、稳定的低成本资金,在增加银行体系流动性的同时降低银行资金成本,有助于提升银行服务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意愿和能力,巩固降低实体经济综合融资成本等政策效果,使银行让利实体经济的行为更具持续性。


    值得一提的是,不同于上次的定向降准,这次的降准是全面的。对此,专家表示,此次降准将大型银行也囊括了进来,对于政策的影响力和对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来说,都较之上次有明显增强。



    银行业支持企业走好绿色发展之路



    在国务院常务会议和人民银行相关表述中,都提到了绿色发展的相关内容。随着我国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确定,绿色发展成了各行各业都颇为重视的内容之一。


    7月7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不仅提到了“在试点基础上,于今年7月择时启动发电行业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上线交易”,同时还有一个比较新的说法,即“设立支持碳减排货币政策工具”。


    “去年新冠肺炎疫情以来,人民银行运用了很多行之有效的货币政策工具,有短期的,也有长期的。而对于发展绿色、低碳经济来说,显然是需要一个长期工具。因此,我认为,中长期再贷款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曾刚表示。


    在曾刚看来,这样可以将一部分中长期再贷款资金交给金融机构,由金融机构把再贷款资金贷给符合条件的企业和项目。“银行在拿到再贷款资金之后,以比较低的利率和中长期贷款的方式去对这些符合要求的项目进行支持,这样能够保证资金的长期性。”曾刚说。


    专家认为,目前,在绿色金融发展的过程中,中长期低成本资金的来源还是相对比较缺乏的。“商业性机构目前提供的资金还是相对有限,所以需要用诸如再贷款的货币政策工具去进行支持,进一步达到‘撬动’的目的。”曾刚表示,因为人民银行的再贷款资金如果投到了绿色项目当中,能够带动其他商业性资金,甚至是政治性资金的跟进,这样可以撬动更多的商业性和社会性的资本进入到相关领域,从而更加充分地发挥货币政策工具的作用。


    董希淼则表示,在今年的“两会”上,碳达峰、碳中和被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这对绿色发展提出新的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要以支持碳减排货币政策工具设立为契机,用好人民银行提供的低成本资金,大力发展绿色金融,增加绿色信贷投入,创新发展绿色债券等,通过金融资源配置和引导,鼓励地方政府、相关企业和项目正确处理好短期和长期的关系,将生态保护、绿色发展和社会责任纳入核心价值观,推动构建由绿色产品、绿色项目、绿色园区、绿色供应链、绿色企业等要素组成的绿色发展体系,在绿色发展中获得新的市场机会。”董希淼说。


    责任编辑:Wing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