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信托投资“红皮书”

    2021-02-23 10:29:08    来源:信托者课堂
    关键字:信托 财富管理


    2020年是信托业严监管、强转型的开启元年,2021年更将持续进行——就在几日前,2021年度信托监管会议在2月7号下午3点以电视电话会议形式召开,参会人员都是信托业各路大佬:银保监会以及各地银保监局高管、信托公司负责人、中国信登、信托业保障基金、中国信托业协会相关人员。会议释放信号之一:2021年继续“两压一降”。即继续压缩信托通道业务规模、有序压缩违规的融资类信托业务规模以及加大表内外风险资产的处置。这些变化都在大资管行业统一监管框架下有序进行。那么2021年信托投资如何进行?



    01. 浅谈创新业务



    对于信托业务是否传统、创新,这是个相对概念,今日信托分类并非一蹴而就,也是在行业整顿、市场整改中一步步沉淀,在早年,便有信托业务8大类的划分,即债权信托、股权信托、同业信托、标品信托、资产证券化、财产权信托、公益信托、事务信托。但今日如同业信托、事务信托并无本质区别,也是被当下强监管的对象,债权信托、股权信托越发同质化......

    目前更被监管层和业内接受、公认的分类是将信托分三大类:资金信托(主攻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服务信托(如家族信托,解决财富传承)、公益信托(慈善信托)(体现社会服务功能)。

    对于融资类信托业务的规模,在2020年资金信托新规便明确最高上限50%,单一主体融资上限30%,而且其规模大小与净资产规模息息相关。而目前纵观各家信托机构,资金信托规模占比远超50%。如此一来,有三点客观规律是明确的:

    1)资金信托不会退出信托市场,融资类信托仍是目前信托市场的主流;

    2)根据监管要求,融资类信托规模远远超标,压缩规模势在必行(2021持续两压一降,逻辑出处便在于此);

    3)由融资类信托压缩而释放出来的市场规模,至少是万亿级别,必将由创新业务补上(这就68家信托机构都眼红的既新又大的蛋糕,由此各家信托增资、换帅、调整公司治理结构也便尽在不言中)。

    回归创新业务,在新监管政策的鼓励下,近年来,尤其2020年,各类创新业务如服务信托中的家族信托、资产证券化都迎来了重大的发展机遇。

    据中国信托登记有限公司数据显示:2020年末资产证券化产品规模约2.5万亿元,较年初增长57.37%,其中第四季度单季环比增幅最大为27.29%。目前已有44家信托公司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其中排名前三名的信托机构(建信信托、华能信托、华润信托)资产证券化业务规模占比合计超50%,头部效应较为明显。

    家族信托规模较年初增长80.29%,连续四个季度持续上升,环比增幅分别为11.2%、8.34%、35.94%和10.09%。而建信信托、山东信托、中融信托、中信信托家族信托业务规模排名居前,四者规模占比合计超60%。在信托行业进一步夯实受托人定位,积极谋求转型的大背景下,资产证券化和家族信托为代表的服务信托成为结合实际运用信托制度和推行特色业务的创新发力点。

    家族信托的刚性门槛是1000万起,对应的服务人群多为国内的超高净值群,其设立目的是财富传承、资产隔离多于财富管理功能,投资期限少则几十年起,在国内,该板块业务尚属起步阶段,不少大佬选择海外信托以达到配置目的,相信随着国内家族信托业务的完善,一定可以提供投资人更多投资选择。

    此外,如标品信托,资金用途为债券、股票等二级市场,在2020年内都是增长趋势,然创新业务在近年内都有共性弊端:

    其一,业务模式尚在成长、磨合阶段;这对项目还款来源的稳健和多元影响极大;

    其二,收益以及投资偏好不如传统非标业务容易让投资者接受,近来是资产荒和优质项目去化速度加快共存;

    其三,信托公司层面,对于创新业务的团队搭建、制度设计以及人才引进各有进度,形成了套利空间。

    综上,创新业务较往年有着明显增长,但自然人投资者接受程度不如机构投资者,仍需市场磨合。



    02. 简析传统非标业务



    近来,中国信登公布了一组最新数据,2020年末,信托产品存量投资者数量为82.42万个,其中自然人投资者增加了24.12万人,投向房地产的信托产品中,来自非金融企业和自然人的社会存量投资规模占比分别在50%和25%以上。同期金融机构和金融产品资金投资房地产的规模占比持续下降。

    根据官方数据,房地产信托仍是大多数自然人投资者的最爱,同时投向房地产信托的规模占比在下降,在往其他类型转移,如城投平台类信托。



    03. 房地产信托



    国家政策定下房地产行业的主基调:房住不炒。近年来,各地政策执行到位,严控资金过度流入房地产行业。

    资金信托新规、三道红线监管新规、房地产业务单独集中度管理的执行新规,使得房地产企业的再融资效率明显下降,当下,正是经济下行,一旦项目去化不善,资金链立马出现问题,债务纠纷随之而来。

    房地产信托的项目风控多半为:土地+在建工程抵押、集团担保、项目公司股权控制、财务控制加之一票否决权。

    对于单一项目逾期,风控的关键便是在于及时处置抵押资产,(抵、质押物足值、金融机构评估无水分的),本息回归更是是时间问题。这也是多年来房地产业务“诱人之处”。

    对于传统类融资地产业务,建议头部房企优先,在满足基本风控下(必须有实物资产抵押),选择现金流较好,未触碰融资三条红线的头部房企(稀少)更佳。

    另外,房地产信托业务也有创新之举,投资者须格外关注交易结构,去伪存真,抓住核心风控,不以额外风险溢价行动!



    04. 城投平台类业务



    此类业务的交易对手为各地的城投平台,城投平台的股东是:人民政府、财政局、国资委、管委会等,部分还有政策性银行参股;显而易见,实际控制人为当地政府,城投平台承载的是当地基础建设职能,该类业务的资金投向也一般是当地的民生工程、基础设施建设。

    目前此类项目的常见风控手段:

    土地抵押+平台担保;

    政府部门的应收账款质押文件+土地抵押+平台担保;

    政府平台公司相互担保。

    融资方和担保方多为AA或AA+主体评级,也不少平台具备发债资质。

    对于考察、筛选此类业务,核心要素:区域经济及融资环境、政府平台核心程度。就目前市场行情而言,江浙沪地区政信资源排第一梯队,山东地区次之,紧接其后便是:湖南、安徽、江西地区,云贵川等经济落后地区排名靠后。

    城投平台类业务因“城投信仰”,一旦出现资金紧张,多半由当地政府出面协调,(如贵州省划分茅台股份,河北地区依葫芦画瓢)所以经济发达区的政信项目更是从无延期记录。

    政信业务近年来,不存在终极风险,更适合绝大部分稳健投资人。



    05. 工商企业类



    根据中国信登数据,投向工商企业的信托产品中,投资资金主要来源于金融机构,反映了金融机构通过信托渠道投资实体经济有现实需求和领域。近年来,经济下行,资管行业整顿,工商企业类项目风险,较其他类型更前暴露,金融机构偏爱头部、国有企业、地方龙头,普通工商企业很难获得金融机构稳定授信,多重因素叠加,单一项目风险,极易上升到单体机构风险。自然人投资者投资偏好避险,此类业务或将有段时间备受冷落。

    此类业务常见风控措施:资产抵质押、集团担保、实际控制人担保等,不过出现债务问题,风控措施失效可能性大,优选实物抵押等强风控措施防患未然。

    近日,中国信托业协会党委书记、专职副会长漆艰明接受人民网专访时表示“未来一段时期,信托业面临再次转型的历史关口”。2021年初,监管层便定下了继续“两压一降”的基调。2021年,信托公司或将继续增收不增利。而投资人必须严选项目,择优而从,每一步都是关键......


    责任编辑:刘川乐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