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底冲规模“昙花一现” 2021信托的 “辛苦钱”该怎么赚?

    2021-01-14 11:27:07    来源:国际金融报
    关键字:信托


    作为收官之月,2020年12月,集合信托产品成立数量和规模均实现较大幅度增加。同期,房地产、基础产业和工商企业三大投向的产品募集规模均有上升。

    不过,记者采访多位业内人士了解到,尽管年末冲规模是行业历年的保留节目,但这样的趋势并不具有持续性,往往只是短期的现象,特别是在2021年,非标融资类业务的压缩肯定会持续。

    有分析认为,在相关监管政策很明确要限制非标融资的背景下,对于长期从事非标业务的信托公司而言,将会产生根本性的影响。行业需要树立“不赚快钱,赚辛苦钱”的思维。

    那么,信托行业正在发生哪些新变化?赚“辛苦钱”的含义又该如何理解?

    冲规模“昙花一现”

    事实上,信托公司非标类产品的投放依然接受着严格的管控,加上产品收益相对优势的缩小以及年末其他资管机构的竞争,2020年的年末冲规模的力度较往年要小不少。

    某不愿具名的信托从业人士告诉记者,快到年底的时候,伴随着很多产品进入兑付阶段,公司也有一些融资类额度的腾出,也就可以上一些新的项目促进后一年年初业绩目标的完成。

    不过,该人士进一步指出,这样的趋势基本就是“昙花一现”。2021年非标业务的压缩肯定会持续进行。

    用益信托研究员喻智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20年12月份集合信托产品发行微降,而成立规模增长较明显,主要受行业冲规模的季节性因素影响。总的来看,去年上半年集合信托市场的募集情况要好于下半年。

    “事实上,从近5年集合信托市场在年末的表现来看均会出现募集规模大幅增加的情况,但这种增长一般难以持续。”喻智进一步指出,2021年信托行业的集合信托业务大概率还将处于一个下行的通道。

    来自用益金融信托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21年1月4日至1月10日这一周,集合信托行情转冷,募集规模大幅下挫。

    对于这样的大幅下滑,在喻智看来,有一定基数效应的影响,行业在去年年末冲规模之后的无力或是主要原因

    行业有何新变化

    不赚“快钱”,要赚“辛苦钱”。面临着融资类业务的严格管控,信托公司正在加速转型标品信托及服务信托。

    那么,行业有哪些正在发生的新变化呢?

    近日,记者从中国信登处获悉,截至2020年末,全行业服务信托累计存续的初始募集规模已超过4万亿元,其中资产证券化产品在所有以服务信托为主要内涵的特色业务产品规模中的占比到年末已涨至近五成。

    截至2020年11月末,全行业信托产品存量规模为20.13万亿元,较上年末继续下降1.6%。

    而在未来三年,行业信托产品到期规模分别为3.8万亿元、3.37万亿元和2.01万亿元,呈逐步收窄的趋势。

    在信托行业非标转标的大背景下,金融类信托产品是信托公司发力的重心之一,金融类产品中配置标准化资产的比重越来越高。有分析认为,包括证券投资类等产品在内的标品信托或可能成为做大资产规模提升非标额度的一种方式。

    “不过,从去年12月份的情况看,标品信托业务的募集略有下滑,投资者教育也尚需时间的磨合。”喻智告诉记者,但受限于信托公司投研能力不足,以债券为主要资产配置方向的产品依然占据重要地位,而近期债券市场的表现相对低迷,或许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该类产品的募集。

    “就目前来看,信托公司普遍在投研上存在短板,与券商、基金合作发行产品成为这业务转型期间的重要模式。”喻智进一步指出,但随着信托公司自身投研能力的提升,主动管理类产品也将不断涌现。

    可持续发展方向何在

    有分析认为,在相关监管政策很明确要限制非标融资的背景下,对于长期从事非标业务的信托公司而言,将会产生根本性的影响。

    资深信托研究员袁吉伟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时表示,虽然并不是完全取缔非标业务,但也是一个逐步压缩的过程。

    “过往的情况是,在分业经营、分业监管的环境下,信托制度的灵活性赋予其整合各类金融资源的优势,是其他金融子行业无法相比的。而在逐步混业经营的当下,信托公司需要面对更多制度红利的削弱和市场竞争的上升。”袁吉伟进一步指出。

    有分析认为,从信托公司的发展来看,一方面,社会金融因素是持续不断的慢变量;另一方面,监管等因素则是很直接的快变量。为了在更加复杂的环境寻求立足,需要做好未来信托业务逐步放开的准备。

    对于赚 “辛苦钱”的理解,袁吉伟告诉记者,可以理解为在传统业务之外提供更多专业服务。尽管这样的业务流程更加耗时、市场竞争更为激烈、信托报酬水平处于较低的水平,但是业务风险很低。

    换言之,面对未来市场可能发生的变化,信托公司无疑需要调整发展战略并明确发展路线。

    “在财富管理、私募投行、服务信托等此前市场所形成的共识性方向上,信托公司还需要认清所处发展阶段,更重要的是,需要明确在上述各个垂直方向中,与谁竞争、竞争什么以及如何建立优势。”袁吉伟进一步分析,在此基础上加大资源配置和倾斜力度。

    2021年,信托产品管理模式有望发生明显的改变。“对于投资者而言,以往信托产品更多是黑箱式的管理,而在净值化管理之下,信托产品的管理可以更多通过净值得到直接的反映,而其背后是风险、费用、定价等方面的综合因素,这也为打破刚兑奠定了基础。”袁吉伟表示。


    责任编辑:阿wai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