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艰难一年 合规展业承压

    2020-11-17 09:47:03    来源:中国经济网
    关键字:信托


    2020年是信托行业非常艰难的一年,资管新规及房地产融资红线对行业造成较大的影响,风险项目层出不穷,越来越多的信托公司走进了爆雷名单。


    10月25日,根据用益信托网统计显示,2020年信托行业违约金额总计超过1348亿元,其中工商企业领域的产品违约情形较多,涉及金额最大,为754.25亿元;其次为投向房地产领域的产品,违约金额共计达409.07亿元。


    用益信托研究员帅国让表示,从统计的数据来看,信托产品发生违约主要集中在工商企业和房地产领域;一方面受经济下行压力影响,社会整体信用风险暴露概率增加,部分实体企业经营困难的压力传导到信托行业,信托公司业务风险管理压力加大;另一方面,金融行业严监管形势持续加码,控杠杆、控地产、去通道、去嵌套等监管要求贯穿全年始终,信托公司合规展业压力持续增加。


    兑付危机频发


    今年以来,信托风险逐步暴露,兑付危机频频出现,信托公司及行业声誉严重受损。


    6月,四川信托被曝出现多只TOT产品逾期无法兑付。6月17日,四川银保监局副处长周彬确认,四川信托TOT存在未向投资者披露底层风险状况、违规开展管理交易、项目资金存在股东挪用等违法违规行为。


    6月24日,四川信托与投资人代表举行沟通会议,会议回应称TOT项目规模250亿元,涉及45个项目,不存在交叉违约。公司将抓紧开展项目清收,尽力在2020年清收约80亿元现金。


    为了解决兑付危机,四川信托开始不断通过撤资、退股控股公司。截至10月20日,四川信托TOT项目账户资金余额10.7亿元,较9月1日通报新增现金回款1.7亿元,已收回股票、股权、房产等资产对应的项目规模23.37亿元,


    7月,市场爆出武汉金凰珠宝以83.03吨假黄金骗贷200多亿元的消息。涉及金融机构达15家,未兑付的融资160亿元,包括民生信托40.74亿元、恒丰银行38.94亿元、东莞信托33.7亿元等多家银行和小额贷款公司。事情爆发后各大金融公司要求中国人保(601319.SH)履行对质押假黄金的保险责任。


    10月12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裁定书,人保武汉分公司、人保需共同赔偿长安信托8.21亿元。目前,东莞信托和民生信托的案件处于延期开庭中。人保方面提出的东莞信托、民生信托、长安信托的管辖权异议均已被驳回。


    除此之外,信托公司产品逾期现象也层出不穷。


    新时代信托未能按时兑付天安财险16笔信托产品、合计投资本金184亿元;中泰信托恒泰18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逾期超过一年,仍无兑付答案;吉林信托汇融50号信托计划兑付困难,延期到期后宣布再延期至2020年年底。


    值得一提的是,华信信托9月24日至10月29日在其官网共发布了16次信托计划延期公告,公告表示由于融资企业未按期偿还融资本息,导致信托产品按信托合同约定进入延期期间,涉及信托计划达26只。


    资金池兑付危局待解


    信托业不断积累的风险项目,不只是四川信托200亿元资金窟窿、华信信托40亿元待补资金、国投泰康踩雷31亿元通道业务,资金池信托业务一直以来也是备受市场诟病。


    信托公司因为收益率不受限制,可以跨货币市场、资本市场和实业领域进行投资,备受投资者的青睐,即便资金池三个字略显灰色,但还是成了信托公司规模扩张的利器。为谋取更多利润,某些信托公司甚至开始通过TOT模式来做资金池,而这也引起了监管部门的注意。


    5月8日,银保监会发布的《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中明确:“信托公司应当做到每只资金信托单独设立、单独管理、单独建账、单独核算、单独清算,不得开展或者参与具有滚动发行、集合运作、分离定价特征的资金池业务。”这意味着信托公司要进行大规模的腾笼换鸟。


    11月11日,广东某信托公司从业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滚动发售和期限错配都是比较典型的资金池特征,前者产品非一次性募集完毕,而是通过分期发行或开放申购的方式在不同试点分别完成募集,后者是将短期资金投向长期资产。


    “资金池信托一方面会形成影子银行,加大了金融体系的风险并且不利于监管;另一方面在资金池风险暴露之前,发行主体往往通过资金池来隐匿不良资产,使资金池信托成为隐性刚兑的手段。”上述信托公司从业人员表示。


    中国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末,信托业资产风险率为3.02%,较2019年末的2.67%提升了0.35个百分点;信托业风险项目数量为1626个,风险资产规模为6431.03亿元。而第二季度的数据分析并没有提及信托风险资产,推测第二季度信托业风险资产状况不容乐观。


    资深信托研究员曾靳分析称,2020年年底的过渡期即将到期,资金池业务的资金来源正在减少,原有的期限错配模式可能难以按过往操作方式正常运转,在兑付中可能产生一些问题。另外,随着几家信托公司资金池业务风险的暴露,以及近日监管要求压缩同业通道、融资类信托规模,资金池募集资金将难上加难。



    责任编辑:阿wai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