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转债“魔幻剧”:权证式炒作重出江湖

    2020-10-27 13:35:52    来源:中国证券报·中证网
    关键字:可转债


    一周多以来,潮起潮落,暴涨暴跌,在游资乐此不疲的推动之下,可转债市场演绎了一次次难以用经典理论解释的离奇走势。26日,面对监管部门联手狙击,一些交易资金仍不罢休,可转债“熔断潮”继续上演。



    从看着正股炒转债,到拉抬正股炒转债,再到抛弃正股炒转债,可转债炒作“打法”不断升级的背后,是活跃资金利用可转债独特交易机制开展的过度投机,重现当年炒权证的疯狂。

    博傻的游戏难有赢家,击鼓传花终有鼓声停止的一刻。可以预见,随着制度的“补丁”打上,爆炒可转债的“魔幻剧”将落幕。

    刀口舔血

    26日,可转债市场“熔断潮”继续上演。当天有超过20只可转债盘中因大涨临时停牌,多只个券两次临时停牌。其中,通光转债盘中一度上涨近130%,换手率高达7105.78%。

    过去一周,可转债炒作愈演愈烈,“熔断”并不稀奇。不过,面对监管部门联手出击,“熔断潮”顽强上演,多少还是有些出乎意料。

    23日晚,中国证监会公布《可转换公司债券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特别提到针对近期出现的个别可转债被过分炒作、大涨大跌的现象,着重解决投资者适当性管理不适应、交易制度缺乏制衡、日常监测不完备等问题。随后,沪深证券交易所发声,将重点监管可转债交易,严密防控交易风险。

    监管狙击之下,爆炒可转债无异于“刀口舔血”,参与者究竟是何种心态?

    “监管的态度已经很明了,主力这个玩法的确过火,不过一夜暴富、迅速翻倍的诱惑让我难以抵挡。反正我不可能是击鼓传花的最后一棒。”一位投资者坦言。

    “玩的就是心跳”“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在网络论坛上,类似言论不少见,更有人信誓旦旦地表示:“可转债行情还会继续,毕竟人性这东西,控制不住。”

    “权证时代又回来了!”老股民发出如此感慨。脱离价值的价格、大起大落的走势、畸高的换手率,以及对监管动作的漠视,这些都让眼下的可转债行情陡增几分当年爆炒权证的疯狂色彩。

    投机进阶之路

    当年,权证从诞生之初到退出市场舞台,关于“炒作”“投机”的非议始终挥之不去。可转债市场炒作也演绎了一条步步惊心的进阶之路。

    可转债攻防兼备,这是其为人所知的基本特性,也是不少投资者涉足可转债的初衷——向下有债性打底,向上有股性加持,能够比纯债“多收三五斗”。曾做过可转债研究员的老刘说,在这一初衷下,投资者或通过可转债埋伏股市向上拐点,或分享股市上涨红利,又或者开展条款博弈,构成可转债投资主流模式。

    有主流,就有“非主流”。在一些投资者看来,可转债不仅多了股性,还保留了债券的优势——“T+0”、不设涨跌停板,甚至可质押融资放杠杆,有了这些特性在身,就可解锁超越股票和债券交易的“高级技能”。

    “正股会涨停,可转债则不受涨跌停板限制。若看好正股,可借道转债抢筹码,又或者开展可转债与正股的套利。”老刘说,这是可转债投机的1.0版本。

    更高级的玩法——2.0版本,则是利用可转债与正股相互配合,借题材,拉正股,炒可转债,有些类似股市上的“堵板吃溢价”。在2019年7月的泰晶转债、2020年3月的再升转债身上都能看到这样的“配方”。

    “与股市‘堵板吃溢价’不同的是,正股只能隔日交易,可转债当天就能做完,甚至不止一次。可转债‘T+0’、不设涨跌停板的交易特性,为实施正股与可转债套利、日内套利赋予了极大灵活性。”中金公司发布的研报点评这一现象。

    然而,不论是1.0版本还是2.0版本,炒的还是正股的故事。最近这轮行情则全然不同。“爆炒性质更加纯粹,炒作品种几乎完全表现为脱离正股的估值扩张。”广发证券发布的报告如是分析。

    如果说蓝盾转债率先爆发,还带有2.0版本痕迹,后面横河转债卷土重来,以及正元转债“旱地拔葱”,则完全抛弃了正股路线,是赤裸裸的炒作。10月23日,可转债市场单日总成交额逼近2000亿元,史所罕见。

    “这就是博傻,玩的是击鼓传花游戏。”越来越多的人看到这一点。博傻,正是当年不少人对权证炒作的看法。

    权证疯狂过后是一地鸡毛,如今的可转债也不由得让人担心。“脱离了正股,可转债走势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击鼓传花游戏终有鼓声停止的一刻。”老刘说。

    监管打“补丁”

    从收益增强工具的朴素定位,再到游资炒作的超级利器,是什么导致可转债异化?

    在业内人士看来,“非主流行情”不会是传统可转债投资者所为。此前可转债投资者主要是债券型基金,现在的投资者群体壮大且更加丰富,可转债交易策略自然迎来“百花齐放”。从某种程度上说,交易模式变化是中小投资者等可转债新势力崛起的结果。

    “散户的涌入正在将传统投资者挤出这个市场。”老刘表示,在剧烈波动面前,传统投资者会显得无所适从,毕竟这些人以债券投资者为主,不愿甚至未曾想过承受如此大幅波动。

    可转债炒作兴起可能与市场环境不无关系。兴业证券发布的研报认为,当前A股震荡市赚钱效应不明显,具备“T+0”、涨跌幅不受限、参与门槛低特征的可转债市场特别容易成为活跃资金的聚集地。

    在股市,活跃资金偏爱中小盘股,这在可转债市场也不例外。2019年以来几轮可转债炒作的对象几乎都是小盘可转债。

    “小盘可转债适合游资炒作。”老刘表示,“T+0”意味着一笔资金一天可以多次买入卖出,对于擅长短线炒作的游资来说,可转债比“T+1”的股票无疑具有更大的投机价值。无涨跌幅限制,也令众多高风险偏好投资者对可转债青睐有加。另外,可转债交易免收印花税,降低了炒作成本。

    站在监管角度,这些则有可能成为需要完善的方面。天风证券孙彬彬团队认为,《管理办法》重点提出“解决可转债的交易规则与其‘股性’不匹配、信息披露规则与其‘债性’不匹配等问题”。“后续可转债交易规则方面可能会结合正股交易特征进行修改,比如引入与正股相同的涨跌停板制度,调整‘T+0’等。”该团队预计。

    市场人士普遍认为,随着监管出击,可转债市场炒作会逐步降温,价值回归是大势所趋。然而,财富的转移,资金的博弈,交易者的悲喜,机制的缺憾,从可转债市场躁动之中,各方可以思索的东西有很多……


    责任编辑:阿wai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