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暴跌,又无缘国会定向救助 美国能源业遭遇寒冬

    2020-04-01 14:08:25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关键字:原油

    [ 3月30日国际油价重挫,纽约商品交易所5月交割的西得州中质原油(WTI)期货价格下跌6.6%,收于20.09美元/桶,创2002年2月以来新低。 ]


    在上周美国国会通过的2万亿美元救助计划中,能源业,特别是页岩油行业并没有获得像航空业那样的定向支持。美国能源部已经暂停了为美国战略石油储备(SPR)购买原油的计划,此前该项目要求的30亿美元资金被排除在刺激计划之外。美国能源部发言人海恩斯(Shaylyn Hynes)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美国中小型能源公司及其雇员应得到与美国其他经济部门同样的救济,能源部门是美国经济的一个主要驱动力,如今正受到严重损害。


    受到疫情及沙特与俄罗斯价格战未出现缓和迹象影响,3月30日国际油价重挫,纽约商品交易所5月交割的西得州中质原油(WTI)期货价格下跌6.6%,收于20.09美元/桶,创2002年2月以来新低。高盛预计,本周石油需求将下降2600万桶/日。


    油价重挫令资金杠杆高企的美国能源行业面临巨大压力,包括雪佛龙、埃克森美孚在内的众多企业都已宣布削减资本支出、削减股息和裁员等措施。能源板块是今年迄今表现最差的标准普尔500指数板块,自1月份以来下跌近50%。


    石油经纪商PVM高级分析师瓦尔加(Tamas Varga)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油企而言,市场环境正在逐步恶化。就目前的情况看,由于沙特与俄罗斯价格战延续,全球能源供应将在未来两个月内很可能继续大幅增长,供需失衡的局面可能达到空前的高度。


    米德兰产原油一度跌至10美元/桶


    21世纪以来,由页岩油革命带来的美国历史性的石油繁荣改写了全球能源行业的规则,近两年美国已成为世界上产油量最大的国家,如今美国原油日产量接近1300万桶,其中页岩油产能超过800万桶。


    达拉斯联储上周最新公布的季度能源调查显示,美国当前的油气行业活动出现了历史性的下降。在包括得克萨斯州、新墨西哥州和路易斯安那州大部分地区的11个区域中,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的广泛商业活动指标从-4.2降至第一季度的-50.9,为四年来的最低点。


    持续的低油价令产油商开始减少开支。油服公司贝克休斯3月2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当周美国石油活跃钻井数减少40座至624座,为2015年以来的最大降幅,总量降至2017年3月以来新低。随着技术升级,页岩油成为美国能源独立的重要因素,而如今低油价正在让行业再次陷入寒冬,得克萨斯和北达科他两大产区均无法幸免。


    然而这一切似乎并不会产生直接效果,瓦尔加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受市场供应充足影响,减产很难对油价产生重大影响。对于受到冲击的页岩油生产商而言,支出和钻探活动的减少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在实际产量数据中显现出来,而沙特等国的增产对供应面的冲击则是立竿见影的。


    得克萨斯有“石油之州”的称号,过去十年当地原油产量翻了两番。产量激增主要来自米德兰(Midland)周围的二叠纪盆地,其产能在年初达到了270万桶/日。近期国际油价持续重挫正在冲击得州的现货市场,3月30日,米德兰产原油市场价格一度跌至10美元/桶,为1998年底以来最低水平,这表明市场预期供需形势将进一步恶化。


    在北达科他州的页岩油产区巴肯(Bakken),生产活动也在逐步减少。赫斯(Hess)在当地的六个钻井平台已经暂时关闭了五个,部分小型页岩油商已经启动了数以百计的裁员计划。


    能源行业专家、北达科他州共和党参议员帕顿(Dale Patten)表示,现金流成为企业面临的重大挑战。一口典型的页岩油钻井成本约为400万美元,压裂成本类似。去年夏天,当油价达到76美元时,企业可以在10到14个月内收回资金。现在油价不到当时的三分之一,未来可能需要三年多的时间才能有足够的资金来启动下一个项目。


    2014年,沙特通过价格战打压美国页岩油生产商,造成不少企业裁员或倒闭,北达科他州部分地区就业率下降了40%。如今这一幕似乎正在卷土重来,美国劳工部表示,上周超过15.5万名得州人申请失业救济,创下30多年来的最高纪录,能源行业从业者居多。而在北达科他州,能源业也贡献了当地近10%的就业。


    需求不足,炼油厂被迫削减产能


    原油价格下跌并没有让炼油厂获得利益,因为成品油价格跌得更狠。纽约汽油期货价格上周一度跌至41美分/加仑,为199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与上游生产商一样,炼油厂也暴露在疫情的打击面下。一方面,随着美国多地采取严厉隔离和交通管制措施,导致航班停飞,日常用车需求也受到影响,燃料利润率受到挤压。另一方面,为了防止疫情在员工间传播,不少公司取消了例行停机维护的计划,一定程度上加大了市场的供应。


    美国各地的炼油企业被迫缩减业务,相关产能已经占到美国燃料生产能力的10%。埃克森美孚放缓了得克萨斯州和路易斯安那州工厂的开工率,而洛杉矶和费城周边的其他工厂也在采取类似行动,以遏制汽油、柴油和航空燃料日益过剩的局面。


    美国能源信息署(EIA)数据显示,如今美国原油库存已经达到了2017年以来同期最高水平,用于储备各类原油产品的储藏空间正在消耗殆尽。能源对冲基金Again Capital 合伙人基尔达夫(John Kilduff)表示,由于需求急剧下降,炼油企业正面临巨大困境。通常廉价的原油为炼油厂创造了一个极好的经营环境,但这一次企业必须进一步降低开工率以维持运营。


    事实上,炼油厂减产范围正在扩散。上周,意油石油化工(Gruppo API)无限期暂停其在意大利的工厂,直到燃料需求恢复。3月30日,加拿大纽芬兰北大西洋(600558,股吧)炼油公司(North Atlantic Refining)宣布停工,成为北美首家因新冠肺炎疫情停产的炼油厂。全球顶级石油贸易公司之一贡渥(Gunvor)联合创始人托恩奎斯特(TorbjoernToernqvist)表示,在全球范围内,炼油企业都将被迫减产,成品油过剩让世界无法承受。


    限产、休眠、反倾销……美国能源行业各种自救


    为了应对目前不利的市场环境,美国各地和企业都在积极寻找办法度过危机,以下是第一财经记者汇总的部分措施,有些已经开始施行,而有些短期内落实的可能性有限。


    环保署延长冬季燃油销售期:美国环境保护署(EPA)决定放宽夏季汽油标准的规定,允许至少在5月20日之前销售冬季汽油,以应对目前燃料过剩的局面。该机构还表示,计划给小型炼油厂更多时间,以满足美国生物燃料授权的要求,但没有透露其他细节。


    巴肯油井“休眠”:北达科他州石油委员会表决通过决议,巴肯当地油气生产商将获得费用减免,以使油井在油价暴跌期间保持未完工或不活动状态。政策有效期为一年,生产商可以申请续签,直至WTI原油价格在50美元/桶以上维持90天。


    得州考虑限制产能:一些石油生产商建议减产以阻止油价下跌,得州从上世纪70年代以来就没有限制过产量,但监管者们有权这么做。得克萨斯州油气专员西顿(Ryan Sitton)此前已与欧佩克秘书长巴尔金都进行了会面,并获邀出席6月的欧佩克大会。


    不过得克萨斯州石油委员会的三位委员中有两位对该计划表示怀疑,委员会主席克里斯蒂安(WayneChristian)表示,想法是不切实际的,因为机构缺乏人员和技术来实施和执行这些限制。


    反倾销调查:9名共和党参议员已经要求美国商务部对沙特和俄罗斯发起反倾销调查,理由是这些国家向市场注入了“前所未有”的原油。参议员克莱默(Kevin Crame)建议对来自俄罗斯、沙特和其他欧佩克国家的原油实施禁运,称美国必须立即发出信号,不应该将此视为理所当然。美国商务部尚未作出回应。


    责任编辑:琳琳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