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里奥:卫生事件对经济资本市场有何影响?

    2020-03-08 09:10:05    来源:智通财经网
    关键字:资本市场 货币政策 新冠肺炎

    本文源自“梅译丽的喵”微信公众号,译自桥水投资公司董事长兼 CEO Ray Dalio 2020.03.03在Linkedin 上发表的文章MY Thoughts About the Coronavirus。

    正文

    我会重复我的整体观点,那就是我不喜欢在我觉得自己没有很大优势的事情上下注,也不喜欢压重注在任何单一事件上,在面对巨大的不确定时,相对于押注,我宁愿寻求如何保持中立。这同样适用于冠状病毒。尽管如此,我们还是不得不弄清楚这种情况可能意味着什么,以及我们应该如何应对它。我还是想分享下我的一些看法,你们可以采纳或者不采纳。在阅读时请意识到,当涉及到病毒时我是一个完全的门外汉,尽管我的确与一些世界一流专家进行过交流。以下是我的一些看法。

    在我看来,有三件不同的事情正在发生,它们是相关的,但又非常不同,不应该被混淆:1)病毒;2)因应对病毒造成的经济影响;3)资本市场的行为。

    这三件事都受高度情绪化反应的影响,其中任何一件或多件都有可能造成巨大的错误定价,甚至会触发我一直担心的因巨大的财富、政治差距和庞大债务周期的结束(债务高企,央行无力刺激时)而带来的经济衰退。

    一、病毒

    病毒本身有两个特点:一是爆发,然后消失;二是对所有人的情绪有巨大影响,从而产生巨大冲击。这极有可能造成一场会带来高昂的人力和经济成本的无法控制的全球健康危机,尽管它的处理方式和后果会因地区而异 (这也会影响他们的市场走势)。拥有以下几点要素的国家和地区能最有效控制病毒传播:

    1)有能力且能够很好、很快做出执行决定的领导者;

    2)国民能听从指令;

    3)有能力的政府机构来执行和管理计划;

    4)有能力的卫生系统来迅速识别并治疗病毒。

    这将要求领导人在病毒加速蔓延前迅速有效地开启“社会隔离”,并在疫情结束时迅速取消。我相信中国将在这方面出类拔萃,主要发达经济体将做的不那么好但也还行,那些在这些方面比他们弱的国家将更加危险。出于这个原因,我得知,在其他国家,疫情很可能会迅速发展,这与我刚才提到的这四个因素以及天气有关(例如,南半球的炎热天气被认为可以抑制病毒)。

    由于它正在迅速向许多国家蔓延,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可能迅速增加,这一消息可能迅速加剧人们的恐慌反应。此外,在未来几周内美国将进行更多的检测,这将大幅增加确诊感染者的数量,可能会导致更严重的反应和更大的社会隔离控制。据我所知医院的压力可能会变得非常大,处理所有病人的病例变得更加困难。简而言之就是我们应该预料到未来会出现更严重的问题。

    二、经济影响

    应对病毒的措施(例如“社会隔离”)可能会导致经济在短期内大幅下滑,然后出现反弹,这可能不会对经济造成巨大的持续影响。历史也已经表明,即使有大量死亡病例,带来的更多是情绪影响而非持续的经济和资本市场影响。我研究过西班牙流感病例,我们最坏的情况就是发展成当时的西班牙,即使这样,也符合我上面的观点,即使发展成其他结局也是如此。 

    虽然我不认为疫情会对经济产生长期影响,但这并不绝对,历史告诉我们当以下几项叠加时情况会变得很糟:

    1)有巨大的财富/政治差距,激烈对抗的左右派民粹主义者;

    2)经济下行期,可能产生更多和更激烈的无序争端从而削弱决策的有效性;

    3)有巨额债务和无效的货币政策;

    4)有新兴大国挑战现有的世界大国时。

    上一次是在20世纪30年代,也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再上一次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当然,在这个超级星期二,贫富差距和可能导致政策变化的政治冲突,以及冠状病毒都将是人们最关心的问题。

    三、资本市场影响

    当下,全球杠杆化程度很高,且仍有大量在场外的资金(大多数投资者持有股票和其他风险资产,相对于股票预期回报率偏低的利率,以及为了提高低回报率加杠杆的行为,使得杠杆规模不断扩大)。而疫情期间限制商业活动的措施会使得收入被削减,直到疫情得到抑制、商业活动出现逆转,进而收入反弹。对于大多数公司来说,这一过程应该(但不绝对会)使公司的财务数据走势呈“V"型或"U"型。

    而在股市下跌期间,尤其在那些受影响很严重的经济体中,市场的波动对杠杆较高公司的影响可能会更加严重。我的猜测是,市场可能无法准确区分哪些公司能承受短期冲击以及哪些不能,并过多地关注疫情对收入的暂时冲击,而低估信贷方面的冲击(一个拥有大量现金并受到暂时重大经济打击的公司,相对于那些受到的经济打击较轻但有大量短期债务的公司,受打击的程度可能会被高估)。

    此外,在我看来,这是百年一遇的灾难性事件,这些灾难性事件摧毁了那些为此提供保险的公司和那些没有买保险来保护自己不受它影响的人,因为他们认为这是他们可以承受的风险(因为这几乎从未发生过)。这部分群体涉及多类主体,比如为我们即将经历的后果承保的保险公司,出售深度虚值期权,计划在市价接近执行价时通过动态对冲风险敞口来赚取期权费的人等等。

    市场正在受到这些市场参与者的影响,并将持续受到因挤兑和逼仓而被迫做出买卖决策的参与者影响,这些决策更多是出于现金流压力而不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基本面分析。我们从很多不同寻常且从根本上说毫无根据的市场行为中看到了这一点。此外,有趣的是,一些拥有良好现金收益率的公司变得非常有吸引力,尤其是在许多市场参与者被淘汰之际。

    就央行政策而言,降息和增加流动性不会实际性提升那些不想出去消费的人的消费活动,尽管它们可以以利率接近零点的代价去一定程度上推高风险资产价格。在美国是如此。在欧洲和日本,货币政策实际上已经耗尽,因此很难想象纯货币政策将如何发挥作用。

    在欧洲,在这种政治环境下,财政政策刺激是否能奏效将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此外,在所有国家,都不要期待降息会带来更多刺激,因为大部分降息早已通过债券和票据收益率的下降而体现了,股票和众多资产也已经为此定价。

    因此,在我看来,遏制经济损失需要协调一致的货币和财政政策,更多地针对债务/流动性受限的实体的具体情况,而不是更多地全面降息和广泛增加流动性。

    你需要照顾的最重要的资产是你和你的家人。至于投资,我希望你能预想到最坏的情况,并保护自己不受影响。(编辑:任白鸽)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