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租赁行业严监管持续发力 僵尸企业加速盘活出清

    2020-03-01 12:45:21    来源:经济观察报公众号
    关键字:融资租赁 金融机构

    在业内人士看来,监管对融资租赁公司管理思路向传统的金融机构趋同。从行业竞争环境的角度来看,本次行业出清效果有限。但随着制度措施的落地,真正有竞争力、服务实体经济的融资租赁企业能够逐渐发展起来,形成良好的行业环境。

    监管加码、风险排查之下,一批批经营异常的融资租赁企业浮出水面。

    2月20日,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下称“深圳金融监管局”)发布深圳市疑似“失联”融资租赁企业名录,排查发现该市830家疑似“失联”企业。经济观察网发现,对融资租赁企业的监管排查,深圳并不是个例。2019年,上海、天津、重庆等地亦公布了辖区内融资租赁企业经营异常名单。

    近十年,融资租赁行业发展迅速,无论公司数量还是业务规模均上升较快。但融资租赁行业曾一度处于监管宽松的环境,导致行业内偏离主业、无序发展,“空壳”“失联”等行业问题较为突出。

    据银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末,中国融资租赁公司(不含金融租赁公司)共10900家。全国融资租赁企业管理信息系统显示,其中处于营业状态的仅有2985家,约72%的融资租赁公司处于空壳、停业状态。

    2018年4月,随着融资租赁行业的经营和监管职责划归银保监会,融资租赁行业强监管已成趋势。2020年1月,银保监会对已起草的《融资租赁公司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对融资租赁公司的监管指标,划出了多条红线,一大批非正常经营类企业将面临出清。

    在业内人士看来,监管对融资租赁公司管理思路向传统的金融机构趋同。从行业竞争环境的角度来看,本次行业出清效果有限。但随着制度措施的落地,真正有竞争力、服务实体经济的融资租赁企业能够逐渐发展起来,形成良好的行业环境。

    各地动作频频行业加速出清

    融资租赁行业监管趋严,是从监管易主开始的。

    2018年4月,融资租赁行业的经营和监管职责划归银保监会,之后各地方金融局对属地融资租赁公司进行排查,并陆续出台了部分地方性监管政策。

    2月20日,深圳金融监管局发布深圳市疑似“失联”融资租赁企业名录的公告。公告称,该局于2019年12月中旬开展融资租赁公司风险排查工作,排查发现该市830家疑似“失联”企业。

    公告称,企业可在2020年2月20日至3月20日期内与深圳金融监管局联系,按照有关监管要求进行整改后,可申请移出疑似‘失联’企业名录。公告期满后,仍未与深圳金融监管局取得联系的企业,深圳金融监管局将按相关规定采取必要的处置措施。

    1月14日,天津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也在其官网公布了天津市处于“失联”状态的217家融资租赁公司名单,要求这些企业限期十五日内主动联系注册地所在区金融工作部门,并按照要求提供相关资料并说明情况。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天津市还公布了两批融资租赁公司“黑名单”。2019年的12月和8月,天津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官网分别公示了13家和22家融资租赁公司“黑名单”。

    2019年11月和12月,上海市也先后公布了两批经营异常融资租赁公司名单,合计554家。排查情况为无法取得联系、未按时填报企业自查表、6个月以上未经营、无实缴资本等。

    一场关于融资租赁企业的清理整顿正疾风劲雨,对“失联”、“空壳”企业的清理被认为是监管动作的重要一步。

    2020年1月,银保监会对已起草的《办法》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办法》要求地方监管部门将融资租赁企业分为正常经营、非正常经营和违法违规经营三类。其中非正常经营类企业主要指“空壳”“失联”等经营异常的融资租赁公司。此类公司若拒绝整改或整改验收不合格,或将逐步退出市场。

    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下称“联合资信”)对经济观察网表示,监管的趋严和规范化以及行业发展的困境使得出现众多原有的“空壳”等企业纷纷“失联”,退出行业。这是行业规范化、专业化和市场化发展趋势的一个阶段性表现。

    联合资信认为,随着监管的趋严和短期行业的经营压力的持续,一段时间内,融资租赁公司数量将大幅下降,而其中规模较大、经营规范、有自身竞争优势的融资租赁公司将留下来,并获得更好的经营环境。

    一位融资租赁资深业内人士也对经济观察网表示,国内一千多家租赁公司中,实际经营的不到3000家,剩下的是“僵尸”企业。“《办法》其实已经给出了比较明确的信号,就是希望这些空壳公司,或者打着政策套利行为的租赁公司,逐渐被市场淘汰,真正做实体经营的可能才会存续下来。”

    牌照价值水涨船高?

    2018年以前,融资租赁公司监管和审批主要由商务部负责,相应的准入门槛较低,从设立到业务拓展方面均较便利,加之当时国内经济发展较快,融资需求大,融资租赁行业被看好,因此融资租赁公司纷纷设立,亦有很多设立只为获取牌照,因此成为空壳公司。

    联合资信认为,这种现象是监管政策和行业发展的阶段产物。随着监管政策的规范和空壳公司的清理,融资租赁公司牌照会大量减少,同时保持牌照的难度亦是明显提升。

    前述业内资深人士认为,未来能够生存的租赁公司可以只有两类。一类是金租或央企背景的大型租赁公司;一类是小而美、小而专的租赁公司。(因为聚焦于某一个细分领域,持续多年经营已经形成一定的积累,一般的租赁公司或   金融机构难以切入。)

    记者从多位代理注册、转让融资租赁公司的业务员处获悉,严监管之下,目前国内多地已经暂停新设融资租赁公司,或新设难度较大,壳资源交易也面临执照变更难的问题。一位从事壳资源买卖人士预计,待本轮出清之后,融资租赁壳资源将水涨船高,价格随之翻番。

    联合资信则持不同观点。融资租赁公司作为一个业务相对单一的企业,其多是依赖发起人或是股东的渠道和资源开展业务。因此,联合资信表示,从牌照价值自身很难脱离股东背景等因素来看,即使业内较强的融资租赁公司,若发生转让,自身价值亦会因为股东的变化而变化,同时,实力较强的发起人又通常不会通过收购的方式获取牌照或者壳公司。

    前述业内资深人士告诉经济观察网,在经济下行期里,目前融资租赁行业的日子并不好过,主要表现为“资产荒”和“资金荒”。例如,大的融资租赁公司可能面临资产荒的问题,即有钱但找不到合适的资产,尤其是现在国家三令五申不让投政府项目;而中小租赁公司因为信用能力有限,“拿钱”能力弱,一些业务可能就没办法开展。

    在整个行业不景气的情况下,该人士亦不看好融资租赁企业壳资源价值。

    据wind数据,近3000家处于经营状态的融资租赁公司中,规模较大(注册资本10亿以上)的大约600家左右。根据租赁行业协会官网显示,2019年共有103家融资租赁公司、20家金融租赁公司通过发行 ABS(含 ABN)、短期融资券、中期票据、金融债、公司债、PPN等产品进行过融资。这些企业作为行业内主要的参与者,占行业业务中的绝大多数的份额。

    据此,联合资信认为,虽然最终空壳企业出清完毕,整体行业企业数量会大幅下降,但是租赁行业主要企业仍是规模靠前的100家左右。因此,从行业竞争环境的角度来看,本次行业出清效果有限。但从长远来看,此次行业出清有利于监管进一步管理行业和制定规则,有利于行业龙头企业的发展以及行业整体在金融市场地位的提升。

    #企业战疫故事#全网征集

    中国企业还从来没有在这样的紧急状况下证明自己的能力和价值。目前,更多的企业也正在为自己、为中国经济全力一战。

    即日起,经济观察报全媒体推出#企业战疫故事#话题征集。你的企业复工了吗?在企业复工的过程中,你都经历了什么?如果你有关于企业在疫情时期的线索和故事,或是对当下经济运行的建议和呼吁,期待你的发声!

    内容形式不限:文字信息不少于140字,最长不超过1500字,图片、视频务必原创。

    参与方式: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