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松信托“拆雷”的“道与术”:化解存量,聚焦增量,剑指协同

    2019-11-16 19:50:19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关键字:雪松信托

    距离承诺的兑付期限尚有2个多月之时,雪松国际信托针对历史遗留的逾期项目问题,已经开始加速“拆雷”。

    11月10日,雪松国际信托发布《关于部分4月22日前逾期项目兑付的公告》(下称《公告》),《公告》称,将分批有序开展逾期信托计划提前兑付本息工作,第一批兑付项目包括金鹤248号、金鹤194号、金龙86号,后续安排将及时披露。

    《公告》也再次明确,将确保在明年1月22日前妥善、有序地解决历史遗留问题。事实上,雪松控股接手中江信托后,对逾期产品进行了重点梳理,有计划地进行催收,逾期项目的催收及处置已取得了阶段性成果。

    在解决存量问题的同时,雪松控股也在为雪松信托输入新的“造血干细胞”,在控股公司特色金融的发展规划指引下,雪松信托以供应链金融业务为主要突破口,逐步开展恢复经营的工作,截至目前已经成功发行了鑫链一号、长青12号、长青13号等多款供应链金融产品。

    此前,雪松控股也曾在不同场合多次表示过雪松信托要走特色金融之路,做联通雪松上下游的供应链金融、产业链金融,助力实现“中国嘉能可”的目标。

    化解存量

    据了解,自4月22日发布《敬告投资者书》以来,雪松国际信托一直在稳步有序地推进逾期项目的解决工作,并在7月22日前完成了近2000名投资者逾期信托计划的收益权转让面签工作。

    “按现有的监管规则,由于雪松国际信托此前的逾期项目涉及投资者众多,且需要签署相关协议后才能兑付,分批处理可避免出现投资者扎堆兑付的情况,也利于更有针对性地服务好投资者。”一家总部位于华南的大型券商信托分析师称,“从此次发布的公告判断,雪松国际信托在完成第一批提前兑付后,应该很快会启动第二、第三批的逾期项目提前兑付工作”。

    上述《公告》中也明确,在兑付前“雪松国际信托将安排专人,与已签订收益权《转让协议书》的受益人通知确认,在受益人自愿前提下,协助受益人提前做好相关协议文件的签署工作。”

    至于兑付资金的问题,雪松控股董事局主席张劲9月6日面对媒体时,曾给出了明确的答案,“收购中江信托(已更名为雪松国际信托)的股权对价上已充分考虑了逾期项目问题,对价中已经包含了处置不良的款项,整体没有超出我们的预算”。

    值得一提的是,《公告》中还称,对于持有过逾期项目的投资者,雪松国际信托将为其提供专属的定制化服务,回馈给这些投资人。

    与此同时,对逾期项目的梳理和处置也在全面展开中,雪松国际信托专门成立了风险处置工作小组,通过实地摸排,制定“一户一策”解决方案,对于仍有还款能力的融资人加大催收力度。

    目前,金马382号、金马508号、金马499号和金龙80号等多个项目本金与利息已基本收回,其他项目也有部分资金已经归还,雪松信托有信心也有能力按承诺处置好逾期项目的风险问题。

    除了加大催收,雪松信托对逾期项目的解决方式还包括向雪松控股转让契合雪松控股自身产业发展的债权、向资产管理公司转让债权等,整体的处置进度符合预期。

    据接近雪松国际信托的人士透露,经过催收,此前已有多个项目收回了项目逾期本金并完成兑付,现在启动逾期项目的提前兑付,为明年1月22日前彻底解决历史遗留问题预留了充足的空间。

    聚焦增量

    接手中江信托半年以来,雪松控股也对雪松国际信托的公司治理结构进行了重构。

    9月24日,雪松国际信托在官网发布董事会换届公告,公告显示:选举产生林伟龙、陈晖、刘湖源、黄旭斌、李婵娟、蔡建城6名非独立董事和朱大旗、王华、徐枫3名独立董事,共同组成公司第三届董事会,任期三年。

    在雪松控股接盘前,原中江信托在管理上一直存在股东缺位的问题,而此次董事会换届完成,不仅有利于其提升内部管理及风控能力,同时也是业务重回正轨的信号。

    此前,雪松控股董事局主席张劲曾对外表示,目前已理顺雪松信托的基本情况,下一步是理顺经营,已有明确的思路和路径,即发力特色金融、供应链金融。

    8月23日,“雪松信托•鑫链1号”正式成立,这也是雪松国际信托更名后的首单主动管理信托产品。

    “鑫链1号”底层资产为大宗商品供应链上下游企业,融资人文金世欣商业保理(天津)有限公司为国资控股,应收账款债务人的控股股东均为大型央企、国企。

    事实上,大宗商品供应链金融项目正是雪松控股的强项。

    据了解,雪松在大宗商品供应链领域深耕近20年,积累的上下游企业近8000余家,未来雪松服务的上下游企业还要扩展到3万家,强大的资源积累有助于雪松构建庞大的供应链金融业务资产池。

    如果再结合雪松国际信托的金融优势,势必为其供应链金融服务插上了腾飞的翅膀。

    此前,雪松控股曾在不同场合多次表示过雪松信托要走特色金融之路,做联通雪松上下游的供应链金融、产业链金融,助力实现“中国嘉能可”的目标。

    剑指协同

    上述总部位于华南的大型券商信托分析师认为,雪松控股与雪松国际信托在供应链金融方面的协同效应,不仅仅是借助了雪松核心企业的产业背景去支持发展供应链金融,更能有效的控制风险。

    ”首先是在客户推荐和客户识别方面,雪松在大宗行业的经验和认知深度,相比传统金融机构具有明显优势。另外,在风控方面,雪松可在信息流、商流、物流、资金流、技术流这“五流”里实现风控,整体的风控能力相比传统银行金融机构要强。“该分析师说。

    该分析师同时认为,在货物处置能力方面,雪松也比传统的金融机构要更加擅长。毕竟处置担保品(货物)是风控管理最后的补救措施,处置的速度和回收效率关系到损失可挽回程度。比如某企业资金链出现问题,要卖货时(比如的批钢材或有色金属),雪松控股可以很快就找到有需求并愿意接货的客户。而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实际上不具备这个能力。这个优势也只有供应链核心企业才能具备。

    尤其是,雪松控股能够为雪松国际信托提供强力支撑。

    作为世界500强企业,雪松控股本身有多年产业经验的核心企业。一直以来,产业重构、资源整合能力一直是雪松控股的强项。

    实际上,雪松本身作为核心企业,结合金融做供应链金融具有诸多优势,尤其可在供应链特定场景下,为中小企业提供定制的金融服务,解决融资难的问题。

    国际上成功例子包括:美国联合包裹公司UPS,通用电气公司GE,它们均设有金融部门为产业链上的中小企业提供金融服务。

    究其原因是,核心企业作为供应链金融的策动者,既可担当资金提供方的角色,也可以与银行合作,帮助银行开拓中小企业信贷业务。

    总体上,无论哪种方式,最终都能为产业链上的中小企业解决融资难题。

    与此同时,独特的金融服务能力也有助于核心企业提高对上游供应商的议价能力,以及增加下游客户的粘性,最终积累更多行业资源的良性循环,实现自身的转型升级,提升自身的核心竞争力。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