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收益非标产品消失后 财富管理公司面临生死局

    2019-09-11 10:54:37    来源:腾讯网
    关键字:财管公司 财富管理 刚兑


    在理财产品“打破刚性兑付、向净值化转型”的大背景下,以往的非标固收产品正在由“低风险高收益”,向“低风险低收益”或“高风险高收益”的方向转变。但对长期依赖销售非标固收产品的财富管理行业来说,这种转变则意味着公司生与死。


    选择离开

    在和财务投资人产生严重分歧后,北京一家财富管理机构的CEO张鑫(尊重受访人意愿,化名)黯然离职,这是他投入极大心血的创业平台,曾带给他短暂的“财务自由”,而今却是心头之“痛”。

    “公司在创业初期引入了一个财务投资人,在资金充沛时,投资人很少干预公司的运营,公司发展状况也挺好。我们曾在北京、成都、深圳等地开设财富管理中心,代销和管理的资产一度超过10亿元。但后来投资人自己的公司出现资金链崩盘,需要我们做自融。我说服不了对方,不得不退出。”张鑫叹气道,被财务投资人掏空后,公司的经营状况急转直下,资金链断裂,产生大量违约。

    张鑫告诉新金融记者,在他离开后,公司的财富管理业务变了味,一切从股东融资利益出发,风险不断,客户陆续流失。“只要能销售出去,融到钱就好,风险早就抛到脑后了。”如此蒙眼狂奔一段时间后,张鑫眼看着公司倒下,却什么也做不了,“现在算是退出市场了吧,仅仅是还没有注销或破产而已,但很难有实际业务了。”

    事实上,不只是张鑫的公司,目前国内的财富管理机构处境都十分尴尬,大批中小财富管理公司退出市场,曾经大街小巷随处可见财富管理、投资咨询管理公司的“繁华”景象已经不复存在。“整个行业已有 70%的公司离场;20%的已经不具备独立性,依附于产品发行端,成为别人的分销渠道;剩下的 10%勉强盈利,却也频繁爆雷。”受访人士称。

    其实这也不难理解,因为随着“低风险高收益”的非标固收类产品的绝迹,财富管理公司被迫寻找新的资产,但“风险”却控制不住。

    比如国内“老牌”财富管理公司诺亚财富,就因香港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风险暴露,影响到相关资管产品兑付。据了解,这是一项“应收账款债权转让+股权质押”双重增信的供应链融资,看似安全,但事后才发现承兴国际与京东形成的应收账款债权本身就不存在,底层资产涉伪造欺诈,而增信股票现在也出现股价暴跌 90%并停牌。

    另有券商研究机构统计,钜派投资 2018年亏损 3.88 亿元人民币,目前多只产品逾期,深陷还款资金去向不明等负面新闻;由恒天财富创始人梁越在 2014 年创立的恒宇天泽,2018 年到期产品不能按时兑付、2019 年到期产品全部延期。

    “非标”与“固收”

    说起财富管理机构,在中国发展不超过15年的时间。一般认为,居民人均GDP每年超过5000美元才会催生财富管理行业。如果没钱,又谈什么理财呢?

    2005 年,中国人均GDP只有1700美元,但在少数城市,比如在上海、深圳和广州先富裕起来的一批人逐渐有了财富管理需求,那一年也通常被认为是国内财富管理行业的元年。

    除去传统金融机构(主要是银行)内的财富管理部门,市场化的财富管理公司最初都是以“第三方理财”的概念示人。所谓“第三方”,本意是站在客户与产品之间,做理财产品销售的顾问,收入来源是佣金。但国内却没有为金融服务“买单”的传统,就比如简单的买卖二手房,很多人始终认为应由买方来承担中介费,买理财还要缴纳“佣金”简直是天方夜谭了。

    “我们的工资都是底薪+销售提成的结构,考核的指标主要看每月完成的产品销量、新增客户数量、老客户维护情况等。前段时间公司要求员工每月必须完成100 万元的产品销量,如果没有完成,则会扣除相应底薪。”华南一位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投资顾问表示,大家都在想尽办法卖产品。要引起客户兴趣,肯定得向客户强调收益和项目亮点。

    从资产端来看,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从私募、信托等上游机构获得理财产品,完成销售后获取 1%-3%的佣金收入,产品风险越高,所获的佣金收入越高。具体到每个员工,投资顾问的薪酬与销售业绩直接挂钩,这就导致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展业过程中很难保持独立性和中立性,部分员工为获取更多提成甚至隐瞒产品风险、误导销售,给投资者匹配与之不符的风险产品。

    “这就像是一个市场悖论,由于很少客户愿意为投资知识付费,第三方财富管理行业非常依赖产品发行端,独立性和中立性的天平已经倾斜。”受访人士称,其实投资顾问已经不是代表客户进行财富规划,而是协助产品端来设计融资结构、卖出理财产品。产品发行端要的是融资成功,而客户以为自己可以辨别底层资产真伪、看懂风险,但实际上做不到。

    简单来说,金融机构和“第三方理财”公司逐步发展为产品和渠道的关系,一个生产金融产品,一个面向客户进行销售。后面几年,大家索性也就不提“第三方”概念了,直接以财富管理公司的面目示人了。

    但问题是,为什么财富管理公司能够在一段时间内取得快速发展,这恐怕与其长期销售“低风险高收益”的非标固收类产品有关,这类产品的关键点就是“非标”和“固收”。

    所谓“非标”说的是非标准化,相比标准化产品,非标产品通常透明度低、流动性差,但收益相对较高;而“固收”就是固定收益的简称,比如年化固定收益 10%,年初存款1万元,到期本金合计1.1万元,而与之相对的浮动收益则就是要根据市场实际收益情况来确定。显然,“固收”类产品更迎合国内投资人的理财习惯。

    不仅如此,由于非标固收类产品的两大融资主体――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和房地产企业违约率极低(政府平台通常由直接或间接的政府隐形担保,房地产则受益于国内房地产需求的长期牛市)。这就导致非标固收类产品在近 10 年的时间内,出现了“低风险高收益”这一有违于资产风险定价规律的现象。

    但投资者必须要理解,“低风险高收益”产品,只是中国经济发展特殊阶段产生的阶段性投资机会,注定不可能长期持续。

    谁来为我理财

    从国际经验来看,美国等发达国家第三方财富管理行业在早期也都出现过缺乏独立性、重营销轻风控的阶段,导致投资人损失惨重、信任丧失,最终财富管理公司自食苦果,引发行业洗牌。此后,更具独立性的财富管理公司出现,他们不再单纯赚取代销费用,转而通过向客户收取咨询服务费和资产管理费的模式与客户利益保持一致,进而产生一批财富管理能力较强的专业投资机构。

    当下,国内财富管理行业的调整已经开始。特别是2018年4月至10月间,资管新规和相关细则正式文件陆续全部出台,条文明确要求打破刚性兑付、打破期限错配、理财产品向净值化转型、去嵌套等,这就要求底层风险必须由投资者承担。

    在此基础上,随着国内经济增速放缓和经济去杠杆,很多财富公司的产品兑付风险事件频频爆发,根据信托业协会统计,截止到2018年四季度,信托风险项目规模已达到 2222 亿元,隐性刚兑逐步被打破。



    也就是说,在打破刚性兑付、产品向净值化转型的大背景下,非标固收产品将逐渐从“低风险高收益”变成“低风险低收益”或“高风险高收益”。其实原本这样才是理财产品应有的状态。

    对财富管理公司来说,其想要在未来的市场立足,必须回到为客户进行“资产配置”这个核心理念上。所谓资产配置就是“分散配置”与“长期投资”的结合,即利用不同资产风险驱动因素的差异,通过专业的多元化配置,有效控制投资组合的短期波动,使得投资者更能够坚持长期投资,从而获取风险资产、特别是权益资产的长期回报。

    显然,想要达到“资产配置”需要财富管理公司对理财产品具备系统化的专业分析、层层筛选和动态更新,才能满足投资者特殊而又具体的个性化需求。

    财富管理公司自身面临行业调整期,却还要面对新入局者的挑战。

    2019年6月3日,中国建设银行全资子公司建信理财有限责任公司在深圳正式开业,成为国内首家正式开业运营的银行理财子公司。业内人士当时就表示,理财子公司的目的就是要推动银行理财回归资管业务本源,引导理财资金以合法、规范形式支持实体经济。

    当下,很多银行理财子公司正在进行招聘。有媒体报道,一般理财子公司的薪酬相对于银行内部资产管理部门均有一定程度的上浮。某国有银行前不久就在上海进行了一系列面试,“各地分行都有人来参加,有人为了避免遇见同事,甚至戴了口罩和墨镜。”某位参加面试的银行员工告诉新金融记者,面试者中也不乏财富管理公司履历的人。

    当然,我们最关心的还是,谁能真正担当起国内居民财富“守门员”的职责?


    责任编辑:小蒹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