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协同,共同抗击洗钱及恐怖融资

    2014-12-11 10:08:25 来源:财视中国


    国际公认反洗钱师协会主席 Ted Weissberg、

    亚太区执行长 邓芳慧

     

     

    【嘉宾简介】

     

    Ted Weissberg自2006年以来担任ACAMS的主席。Ted是一个成功的领导者, 他建立了高效的工作团队,无论在顺境逆, 致力于振兴企业,使之高速成长,成绩有目共睹。在加入ACAMS 之前,Weissberg先生在汤姆森金融集团(现汤森路透)工作超过15 年,担任不同的高级管理职务,包括汤姆森金融集团银行与经纪、全球董事总经理 (编辑及出版), 汤姆森风险经济主席,汤姆森金融证券数据出版总编辑,以及各种著名出版刊物的总编辑,包括《风险资本杂志 》、《收购 》及《并购企业政策》。也曾经是《 经销商文摘》的总编辑。Ted Weissberg先生还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作家, 他曾经出版了两本书:《规则:实践检验NCAA的规则》以及《 亚瑟·阿什传记》,并在众多知名杂志上发表文章,如《财务总监》、《财务策划》、《投资经销商文摘 》与《 当代人物传记》。Ted拥有美国卫斯理大学的学士学位。

     

    邓芳慧女士供职于国际公认反洗钱师协会﹝ACAMS﹞,现任该协会亚太区总部﹝香港﹞执行长。国际公认反洗钱师协会源自美国迈亚密,乃一家专于反洗钱/反恐融资的国际专业协会。协会通过培训和国际认证,以协助反洗钱/反恐融资业界的专业人士提升技能和发展事业,并借着建立由各国政府法规官员、执法单位和金融机构所组成的平台,不断优化反洗钱的实务面和执行程序。目前为止,国际公认反洗钱师协会的「公认反洗钱师」认证是全球业界最受推崇的证书!邓芳慧女士在金融业有超过十五年的经验,曾担波士顿美国联邦银行审查官、新加坡巴克莱资本投资银行经理、新加坡花旗全球消费者银行业务发展总裁和香港汤姆森金融公司亚太区业务发展总裁。邓女士在美国安默斯特学院荣誉文学士学位毕业,并于美国哈佛大学约翰·肯尼迪政府学院公共政策硕士毕业。此外,邓女士精通英语、法语、越南语和广东话。

     

     

    财视中国:随着中国国际化程度日益提高,跨境贸易量迅猛增加,对于跨境转账支持需求激增;同时中国反腐工作持续高压推进,近日中国已经把反洗钱作为国家战略高度,针对目前中国的情况ACAMS未来3-5年在中国发展的战略是什么,在中国有哪些新的合作模式和方向。

     

    TED:国际公认反洗钱师协会一直致力于支持业界及全球各国政府反洗钱工作的开展,为他们提供所需信息及培训,并把全社会的金融机构组织起来,互相分享各自的实践经验,从而得出最佳方案。

     

    邓芳慧:我们的使命和目标是为整个反洗钱业界建立一个社区平台,这个平台需要通过社会四大支柱来建立。第一是政府和监管单位,我们跟很多不同的政府、监管单位进行合作;第二是业界,比如说银行、保险和证券等金融机构,其中包括FATF所说的DNFBP(指定非金融商业机构与专业组织);第三是协会,比如说银行业协会等各行各业的协会组织;第四部分比较特别,就是我们在人才的培养和人才库的建立上,会跟高等学府展开合作。在中国,我们除了在反洗钱、反恐怖融资领域,与中国金融教育发展基金会、北京当代金融培训有限公司展开全方位战略合作,为相关业界人士提供认证和培训以外,还跟上海金融学院展开合作。上海金融学院建立了中国第一个本科合规与反洗钱专业,这是在中国发展的特别的一步。公认反洗钱师协会目前在中国的反洗钱发展计划是考虑如何更好得协助中国,希望通过建立的反洗钱社区平台让中国能得到更多的国际认同。我们也计划把亚太区的最高级别研讨会——亚太区年会再次放在中国举办,时间安排在2016年。公认反洗钱师协会亚太区年会在整个亚洲地区巡回举办,平均有400到500位的来宾,举办亚太年会除了重视这个国家的发展情况,还会让这个国家的反洗钱努力得到国际社会的充分认可。

     

    财视中国:全球恐怖主义持续高发,中国目前也面临恐怖主义的渗透和危险,如何在资金方面限制恐怖主义将是未来国家安全层面的重要手段,在反恐怖融资上,中国有哪些可以快速发展和改进的地方,对这一块有哪些建议?

     

    TED:恐怖融资对全球来说都是面临着的一个巨大挑战,其对金融机构来说非常难以追踪,主要原因有:相对于传统性的洗钱行为,此类融资发生的时候并没有恐怖活动的发生,恐怖活动的发生是在融资之后,而不是之前,从而很难去提前阻止。第二方面是它的金额通常非常小,比如发生在纽约的9.11恐怖主义活动,涉及到的金额千元、百元的也有。所以恐怖融资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大的挑战。但这不代表说完全没有办法,我们可以在追踪个人、发现可疑人物、行为、追踪其所在企业和实体方面多做一些工作。另外就是寻找和运用预测和防止恐怖融资的先进系统。其实,很多的恐怖活动也会与一些犯罪行为相关联。因此,越来越多的有经验的从业者会在恐怖活动发生之前通过关联恐怖活动与其他犯罪类型来发现相关融资的痕迹从而有效预防。利用数据和系统,了解你的客户,进行尽职调查,预测未来犯罪活动,进行有效身份辨识和监控客户。

     

    邓芳慧:就恐怖融资和洗钱的差别来说,可通过以下不同等式形象的加以分辨:

    •     洗钱:犯罪分子 + 犯罪行为 = 金钱
    •  恐怖融资:犯罪分子 + 金钱 = 犯罪行为

    洗钱是犯罪份子通过实施犯罪行为从而来得到金钱,过程中含有犯罪行为且跟钱的关联是比较明显的,因此较为容易追踪。而恐怖融资是犯罪分子利用获得的金钱再去从事恐怖主义活动(犯罪行为),由于涉及到的金钱可能来自于合法来源,所以很难把它关联起来并加以侦测。例如很多恐怖分子就会利用慈善机构来进行恐怖融资活动。

        

    这里也分享一些其他国家政府比如美国是如何打击恐怖主义融资的资讯。在预测和防范恐怖融资活动方面,作为单个的金融机构,各银行都建立了诸如了解你的客户(KYC)系统、交易监控系统、制裁名单监测等系统并结合在一起使用,而当这些可疑交易报告在递交到美国政府的金融情报中心后,他们会将所拥有的所有金融单位的交易报告、资讯数据构建成一个数据库并且加以汇整,通过专业人员深入分析,从而为整个业界提供全面犯罪类型参考和哪种很有可能是恐怖融资的预警式建议。

     

    财视中国:随着银行间转账汇款科技手段不断增强,转账速度大幅提升,同时科技也帮助了资金隐藏其真实用途,未来在反洗钱和反恐融资方面有哪些新的战略方向和战略投入?

     

    TED:主要有两个方面,一个是金融单位彼此间应该多一些合作,分享相关资讯,找出最佳实践方法。因为很难与犯罪手法同步,金融机构更需要加强同业间合作并保持对犯罪的认知与警觉。另一个重要方面在于科技方面,应该找寻更多专业的反洗钱科技人才,针对新的趋势进行分析并统计出一些数据。此外,还应该把更多反洗钱相关系统整合起来,例如KYC和交易监控系统整合在一起,在分析客户的同时也了解他们的交易,从而发现是否有可疑行为,另外数据分析和可疑交易报告、讯息追踪等系统的结合,也会让我们的反洗钱工作变得更为有效。

     

    邓芳慧:目前银行或者金融单位里有很多不同的KYC和交易监控部门,它们都在各自独立的运作。在工作流程上,如果可以把大家都整合起来,就会更加顺畅。例如,我们在接收客户时,如果出现了一个警示,很多银行目前就只停留在这个层面,但是如果能够经过不同部门结合后,把一些解决方案再转回来,整个系统就能不断提升并产生更大有效性。

     

    TED:在银行里,特别建议在推出新产品前,一定要带入反洗钱专家,进行反洗钱的相关分析。

     

    财视中国:由于国家利益和国际合作的不断变化,国际间反洗钱合作如何真正做到统一协调共同执行,如何帮助发展中国家进入国际反洗钱的大系统中?

     

    TED:非常幸运的是,目前全球有非常强大的国际性组织,例如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和联合国等。这些国际性组织会帮助全球制定一些法律法规,让全球各个国家都有一个方向的遵循,而且我们发现很少有国家会不理会这些国际组织的相关指引。在发展中国家,我们也知道他们需要帮助,例如在反洗钱的体系方面如何去建立,包括人才如何培养和建立等,我们也正在帮助他们。

     

    邓芳慧:补充来说,现在我们有一些基本的诱因会让发展中国家积极进行反洗钱的建立,那就是国家声誉。因为大家都会努力去维护自己的声誉,在同样的标准下去努力工作。就全球来说,一些国际的组织也会去进行审查,如果有些国家未达到国际要求的话,将被列入黑名单,这个黑名单对于国家整个经济体系所产生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声誉更是首当其冲。另外,如果被列入黑名单的话,所有体系都将会受到重大影响,特别是国际社会对这个国家的评估,将会有很大的负面影响。所以发展中国家都不会忽略这一块。

     

    财视中国:现在中国的很多银行主要业务都集中在国内,但未来肯定是全球化的。在这个过程中,作为一个专业机构,对于它们走出去的过程中可能涉及到的反洗钱威胁,有些什么好的建议?

     

    TED:首先是要有良好的培训,让他们对整个的国际环境有一个深入了解。很多国际组织都提供了很好的指引,他们需要了解这些国际上的要求。每个国家在法规上有所不同,例如保密法等。除了要符合本国的法规要求外,也要符合国际上的其他国家的要求。例如,我们看到一些巨额罚款的案例,9家在美国的金融机构,他们跟美国政府制裁的国家进行业务往来,如伊朗、苏丹等。这9家金融机构在他们本国的法规上是没有问题的,但在国际上与美国的法律法规是出现问题的,所以就会被罚款。所以我们不仅要对本国的法规有所了解并加以遵循,也要对国际上其他的法律法规有清楚的了解。

     

    邓芳慧:基本上,任何机构进行国际支付时,无论使用何种货币,都需要明白该货币发行国的相关法律法规。从商业角度,他们要清楚了解在国际支付方面的一些风险。以美元为例,从中国用美元汇一笔款项到新加坡,你并不在美元区进行支付,但全球的结算中心在美国。所以你要清楚你的风险在哪里。

     

    财视中国:有什么其它愿意跟我们分享的吗?

     

    邓芳慧:目前全球性的挑战是风险评估部分,自从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在2012年进行了40项建议的修改之后,全球都要进行全球性、企业性的风险评估。了解风险,即知道自己的风险在哪里,就知道如何进行反洗钱方案以更好地控制风险。风险评估是一大挑战, 它需要一个全面性的、跨国、跨部门一致性的风险等级认知,所以一定要有一个整体的了解方案,知道你的风险评估、评级做的怎么样,在全球是否有可比较、可度量的标准。

     

    TED:运用行政手段,直接发布命令进行控制,这个明显是行不通的,所以我们才要采用风险为本的方法,即金融机构需要有自己的分析、评估,因为金融机构自身的资源是有限的,一定要有有效的风险分析和评估才会知道整个资源如何有效运用。


    责任编辑:怡宝